共青团中央主管 中国青年杂志社主办

微信

微博

手机端

最新一期中国青年
大家爱看

范旭东:科技创新,工业救国

发布于:2016-01-28 17:28:15    |  查看: 2390
分享到:



青年范旭东


范旭东:科技创新,工业救国



    (1883.10.24.~1945.10.4) 【清光绪九年(癸未)九月廿四日生,终年62岁】

    浏览20世纪前半的中国工业史,最令国人沮丧的,莫过于重工业之弱小和工业整体技术水平之低下。惟读到化学工业时,虽仍不乏遗憾,却似有一种柳暗花明之感。如史家指出:抗日战争前10年,作为重工业的重要部门,“化学工业是该期产生和突起的产业……化学工业的迅速发展,不但向轻工业原料国产化进了一步,而且为抗战时期的战时工业打下了基础,这是战前中国工业所取得的瞩目的成绩”。〔注1〕又如:“旧中国的工业生产技术是很落后的;但是也并非一无成就,‘侯氏碱法’,就是名闻中外的技术创新”——其发明者侯德榜,是永利化学工业公司总工程师;而“‘永利’的主要创办人范旭东,是爱国的民族资本家,又是化工技术专家和企业管理专家。他的创建民族资本基础化学工业,为中国的化学工业作出了重大贡献”。〔注2〕

    范旭东,原名源瀼,字明俊,生于湖南湘阴。6岁时,祖父和父亲相继去世,家境由小康而一贫如洗。因姑母资助,才得以就学。17岁时,随兄源濂东渡日本求学。〔参看《范源濂》〕时值戊戌政变不久,庚子国难正甚,于是他改名锐,字旭东,“表示一辈子锐意进取的决心”。在日本,旭东涉猎政治、哲学、武术、医学等科,最终立志“工业救国”。1908年,他考入京都帝国大学应用化学科,两年后毕业,留校任教。至辛亥革命消息传来,当即决定回国。〔注3〕

    民国元年,范旭东回到北京,得时任民国教育总长的乃兄照应,任职财政部。翌年,奉派赴欧洲考察盐政,回国后,不料政局发生变动。在梁启超、范源濂等支持下,他辞去公职,在天津塘沽集资创办了久大精盐股份公司,自1915年投产,至30年代成为中国最大的精盐企业。〔注3〕不过,范旭东创办“久大”并非初衷:“他原准备从制碱入手”,“创建中国的重化学工业”;因制碱技术复杂,故决定先从盐业干起。〔注2〕

    1918年底,范旭东和陈调甫等创办永利制碱公司,两年后在塘沽创建碱厂。由于收到种种掣肘,“永利出货极慢,债台高筑,四面八方受到嘲笑、谩骂、攻击、阻碍”。〔注4〕后聘侯德榜为技师长,采用当时先进的“苏尔维法”,于1926年6月生产出碳酸钠含量99%的高质量纯碱。两个月后,永利纯碱以“红三角”品牌,参加在美国费城举行的万国博览会,获金质奖章。到此时为止,制碱工业在中国“还是空白”。〔注1〕其后,“红三角”进入市场,仍经过了艰苦谈判和无数周折,才打破德国卜内门公司在中国碱市独家垄断的局面〔注4〕——“永利与卜内门达成的中国市场(包括香港)配销协议规定,永利占55%,卜内门占45%。在旧中国,一个民族资本企业在同帝国主义垄断企业的竞争中,不被兼并巳属运幸;至于在配销比例上压倒帝国主义的垄断企业,则更为罕见了”。〔注2〕同期,范旭东创办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是为中国“私人企业中设立的第一个化工研究机关”,除为久、永两企业提供技术,还从事理论研究和资源调查。抗战时期,黄海迁往四川,继续“发生很大的作用。”〔注4〕

    1931年,南京国民政府实业部着手筹建制酸工业,聘范旭东为委员。在跟英、德两国的公司谈判破裂后,考虑中国自办。范于是踊跃承担,在南京卸甲甸兴建永利硫酸錏(即硫酸铵)厂,1937年建成。其技术、规模“远远超出了三十年代初期我国的工业水平”;当时有美国工程师赞叹:在兴建錏厂方面,“就进度快和质量好而言,中国稳居第一”。〔注5〕事后,政府虽给了永利20万元奖励金,但事前所作的暂代其垫付公司债和豁免原料税等允诺,却迄未兑现。〔注6〕抗战前,范还在青岛创办永裕盐业公司,在江苏大浦建久大分厂,于1934年组建永利化学工业公司。抗战爆发后,他和李烛尘等率职工转移四川,开辟新的化工基地,又建立多家新企业。〔注3〕


1940年代的范旭东

    抵川后,永利遇到了新问题:四川的盐卤浓度低,盐价贵,而苏尔维法对盐的利用率仅75%。在范旭东支持下,侯德榜开始研究新的制碱法——“侯氏减法是连续地循环式生产,是碱、铵联合制造,能充分利用原来碱厂和铵厂的三废,从而把盐的利用率提高到98%以上。这一新技术的发明,把制碱法推到一个新的更高的水平”。史家称:“当时中国的工业技术十分落后,但是它〔永利公司〕能够克服各种技术上的困难,抵制帝国主义在华企业的压迫和干扰,引进技术,终于建立起中国的酸碱基础化学工业,以至创立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新制减法——‘侯氏减法’,向印度、巴西等国输出技术”,“这是中国的光荣,受到国际化工界的推祟”。〔注2〕其后,范旭东着手筹建合成氨厂,拟用侯氏制碱法生产纯碱和化肥。1944年,成立海洋化工研究室。抗战胜利后,永利从日本拆回全套硝酸设备,恢复了天津、南京两厂的生产。范逝世前不久,还提出筹建永利十大化工厂计划,欲向美国进出口银行借款1 600万美元;惟此款需中国政府担保,因孔祥熙扯皮而未果。〔注3〕1945年,范当选为中国化学学会(1932年成立)理事长。此前,他曾于1924年出任中华化学工业会(1922年成立)副会长。

    有必要说明:在范旭东之前,榜上的企业界人物已有张元济、张謇、何廉、盛宣怀、宋子文、孙越崎、李国鼎。不过,他们虽都或长或短经营过企业,但纵观其毕生所为,则分别是以学者、官僚或兼具二者身份,在文化、教育、学术和社会政治等领域,留下了显著影响。而他们那些企业,或者利润动机、经营观念淡薄,或者太多谋求和依赖其垄断地位,直接或间接面向乃至隶属于官府、受官僚买办操纵〔参见相关各文〕,所以很难被视为本来意义的企业家了。而范旭东作为中国近代最重要的化工企业的创办人和成功的经营者,堪称榜上现代企业家行列中第一人。

    上个世纪之交,以华侨陈启源〔简历附后〕回广东家乡投资缫丝业为起点,中经有识之士反复倡导,民间投资兴办工厂,逐渐演化成一股“工业救国”潮流。可是,真干起来却谈何容易!以范旭东为例,尽管起初也有其兄范源濂及梁启超等高官赞助,但他所经历的磨难——诸如筹资融资之艰难、技术基础之薄弱、专业人才之匮乏,以及股东目光之短浅、外商挤压之蛮横、市场发育之病态,等等等等,实令后人难以想象。其间,范旭东曾因盐场建设进度延迟而被董事唾骂,因有了“名气”而遭军阀绑架勒索,因产品畅销而面对卜内门公司的不正当竞争,直至逝世前呕心沥血搞出的宏伟计划,在宋子文、孔祥熙的勾心斗角中不了了之……〔注3〕了解这些故事,更看出前述成果来之不易。可以说,范旭东一生,更为集中地浓缩了那一代企业家忍辱负重、脚踏实地、锲而不舍和远见卓识的时代精神。

    海外史家指出:“20世纪20年代初,(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十分活跃,出现了新一代从事工业生产和采用工资雇佣制的企业家。然而,都市经济和社会的这一显著进步,更多地来自第一次世界大战所造成的经济奇迹,而很少受惠于一场被军阀长期占有其成果的革命。在半殖民地的中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必然性是受外部的国际关系的演化所制约的。”但无论如何,尽管遭遇了长期战乱和打压,“1949年以前弱小的现代经济部门,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提供了熟练工人和技术人员,提供了有经验的管理人员,提供了经济活动的组织框架”。〔注7〕

    1995年6月,天津渤海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渤化”),以每股2.5元发行6 898万股股票,募集资本约16亿元。公司招股书称,其前身之一的天津碱厂,“由本世纪初成立的久大精盐厂和永利碱厂在1955年合并组建而成”。1994年,天津碱厂的主导产品仍然是纯碱,产量已达到70年前的140倍。同年,按销售额排序,“渤化”(26.6亿元)在中国500家最大型企业中居第65位,在化工系统百强企业中居第3位。〔注8〕此外,范旭东于1937年初建成投产的南京永利硫酸錏厂(时称永利宁厂或永利铔厂),也已演变为今日中国主要的大型化工联合企业之一南京化学工业公司。

    范旭东对百年中国的影响不止于此。即从世界范围看,亦如学者所说:“在20世纪,科学和工业的联系日益密切,它表现为出现了许多不同类型的技术人员。与此同时,商业企业形式和组织的发展与变化,在价格体系和大型的等级体系结构——即国有或私营企业——的作用下,已经形成了一种德国社会学家称之为‘后期’或‘组织型’资本主义的社会现象。以技术形式表现出来的现代科学,和在现代金融与企业管理制度中体现出来的资本主义,已经共同形成了一种特别强大的人类文化形式”。“如果说科技知识已经使人类生产活动有了更多的组织形式,那么,决定生产力的更重要的因素将是工人-经理对企业文化的心理调试,而不是技术或经济的最佳条件。”〔注9〕从范旭东的创业经历中,今日企业家仍可从中汲取许多有益的具体经验,包括技术创新、管理创新以及资本运作诸方面。


位于南京的范旭东铜像

    尽管如此,对包括范旭东在内的企业家的综合历史影响,也不宜高估。否则,难免落入《剑桥中华民国史》指出的那种误区:“由于‘示范效应’有很强大的吸引力,似乎只有通过大规模的现代工业化,才能达到繁荣昌盛。在这种情势下,人们往往过分地重视很小的现代经济部门,同时,又倾向于过分看重手工业状况周期性波动中的低落阶段,忽视其高涨阶段,并据此作出各种结论,尽管从实际经验中得到的可靠资料往往与这些结论相矛盾。”而事实上,“在中国这部历史长剧的发展中,中国经济,至少在本章限定的年代里(1912-1949),没有占据显要位置。它只是一个配角——也许有几句台词——听命于帝王、官僚、外交官、将军、宣传家和党魁的摆布”〔注7〕——主要因为考虑到这一点,我把范旭东和另几位企业家排在了90位以后。

    〖附〗陈启源(约1825~约1905)   广东新式缫丝厂的创始人之一,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先行者。字芷馨,广东南海县人。他自称其家世代以农桑为业,自己广涉诸子百家、星象舆地诸书,曾和外国人有接触。1854年出南洋,遍历各埠,在越南或泰国看到法国式“机械制丝,产品精良”,遂蓄意创办缫丝厂。1872年回国,在故乡南海简村办起名叫“继昌隆丝偈”的缫丝厂。最初规模很小,丝釜不过数十部,但由于采用锅炉热火蒸汽煮茧,并使用蒸汽动力和机器传动装置,劳动生产率显著提高,工效相当于手工缫丝的六至十倍。此外新法所缫之丝,粗细均匀,丝色洁净,弹性较大,因此售价较手工缫丝高三分之一。80年代初,南海一带已有丝厂多家,并出口缫丝。机器缫丝受到丝业行会反对,一些手工业者起而鼓动风潮,要拆掉缫丝厂。1881年因蚕茧歉收,工人失业,“锦纶行”(手工业行会)的手织工人聚众二三千,捣毁了一家丝厂。继昌隆虽幸免于难,但不得不暂迁澳门。后来手工缫丝业中,效率较高的足缫机渐代替手缫机。陈启源设计的一种半机械缫丝小机,渐为手工业者接受。这样,在20世纪初的广东缫丝业中,手工缫丝和机器缫丝形成“并行不悖”局面。30年代以后,广东缫丝工业开始衰落。继昌隆也经多次转手,营业不振。(据《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卷)



〔注1〕刘国良著,《中国工业史近代卷》,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年。

〔注2〕祝慈寿著,《中国近代工业史》,重庆出版社1989年。

〔注3〕熊尚厚,《中国化学工业的开路先锋和奠基人——范旭东》,载熊尚厚主编《民国著名人物传(三)》,中国青年出版社1997年。

〔注4〕陈调甫,《永利碱厂奋斗回忆录》(1960),载《工商史料第二辑》(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出版社1981年。

〔注5〕黄汉瑞,《回忆范旭东先生》,载《文史资料选辑》第80辑,文史资料出版社1982年。

〔注6〕邹秉文,《永利硫酸錏厂建厂经过》,《文史资料选辑》第19辑,文史资料出版社1961年。

〔注7〕费正清主编,《剑桥中华民国史(第一部)》(1983), 1991年中译本。

〔注8〕《天津渤海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招股说明书》,1995年6月。

〔注9〕〔美〕R..W.布利特等著,《20世纪史·工业与商业》(1998),江苏人民出版社2001年。



         来源网络
(0) (0)

匿名用户!

验证码:
captcha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