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去,给青春添个新玩法

发布于:2016-01-19 15:50:47
分享到:
    当每个人都成为天使投资人,当每个人都能更近距离地见证商品的诞生,当每个人的梦想都能由大家共同助力实现,这就是改变世界的力量。


众筹去,给青春添个新玩法

文/本刊记者 张斯絮


    这是刮自欧美的一场飓风。在这个互联网思维的大时代里,撞上了“众人拾柴火焰高”的东方智慧——

    普通青年说:来,凑个份子;文艺青年说:创意生活,追逐梦想;二缺青年说:没钱,我也想任性。

    什么意思?众筹去!

    有人筹婚礼,有人筹旅行,有人筹公交专线,中国的草根球迷甚至用众筹拯救了一支西甲球队......小到几十元的月饼,大到数十万的演唱会,过百万的智能健康秤、实体书店,上千万的太阳能发电站。段子手调侃,如今寺庙里的和尚出门都不好意思叫化缘,要叫众筹了。

    悄然间,点名时间、追梦网、天使汇、众筹网等众筹平台已经异军突起。瞄准快速崛起的青春热潮,互联网巨头们当然不甘示弱。淘宝出了“淘星愿”,京东力推“凑份子”,阿里打造“娱乐宝”,百度又杀出“百发有戏”......
    从轻众筹到股权众筹,从智能硬件、粉丝经济,到创业孵化、互联网金融,一个又一个新兴的社会热点是如何被引爆?且看众筹风云。

    去资助一个梦想

    2010年,有一家网站位列美国《时代》周刊评选的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发明之一:Kickstarter。
    
    浏览Kickstarter上的项目,着实五花八门:一碗土豆沙拉、一本漫画书、一张爵士乐专辑、一只盲文手表、一台3D打印机……除了产品更新奇,貌似与淘宝无异?不!在这里,你花了钱,但不仅仅是购物而已。当你了解到那位“文艺腔”的创作故事,当你走进那位创客的妙想世界,当你可以和成百上千人一起“用钱投票”,决定这碗土豆沙拉的配料和口味......你会发现,这件产品如此与众不同,甚至不去在意是否为它多花了两块钱。

    因为,你是在“资助一个梦想”。

    于是乎,被叫做CrowdFunding的“大众筹资”概念风靡开来。在一个个神奇的互联网平台上,无数年轻人开始疯狂地发起项目展示创意,而来自四面八方的陌生人将一笔又一笔的资金汇聚,以示支持。只要在设定日期内达到或超过目标金额,项目即成功——打破传统银行、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的局限,现代众筹以低门槛、多样性的开放胸怀加速了小众艺术家、无名创业者的草根项目与普罗大众互联互通。
    
    权威分析师预言:当“网购”一步步改变了商品的营销和运输,“众筹”要从最初的计划、生产环节再为电子商务发起一场革命!当每个人都成为天使投资人,当每个人都能更近距离地见证商品的诞生,当每个人的梦想都能由大家共同助力实现,这就是改变世界的力量。
    
    依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4年中期,仅在Kickstarter网站已累计发布10万多个创意,超过500万粉丝共融资近6亿美元,而在火爆的2013年,平均每分钟的吸金额就有913美元。随着美国模式的成熟,除了早期Indiegogo、Kickstarter等综合众筹平台备受瞩目,更多专注于细分行业的垂直众筹平台风起云涌,包括致力于房产投资的Fundrise,致力于酒业的Craftfund,致力于股权众筹的AngelList甚至被看好超越纳斯达克。这或许已经不是新闻了,海外的众筹音乐网站已诞生了6个格莱美奖和10个格莱美提名,而在2013年度斩获第85届奥斯卡奖最佳纪录短片的《控诉》,也正是一部众筹影片。

    只有想不到,没有筹不到

    忽如一夜送春风,千人万人众筹来。2011年7月,国内第一家众筹网站“点名时间”上线;紧随其后,致力于打造年轻人轻众筹生活方式的“追梦网”、扶助中小微企业股权融资的“天使汇”纷纷启动......三年半时间,逾百家众筹网站在全国遍地开花,渗透进中国青年的生活圈。

    是粉丝,也是人气股东
    
    “投那英,还是投乐嘉?”因为众筹,如今丝小伙伴打招呼有了这种新的模式。

    汲取海外众筹之长,文艺路线率先吸引一大拨眼球:乐嘉的新书一天众筹过万;依据粉丝的支持力度,那英的全球巡演落地深圳;“快男”电影因在20天内筹集500万宣布登陆院线;人气动画电影《大渔海棠》在完成百万筹资后,负责人梁旋自信地说:“如果政策允许,下一部电影我都不用找投资人”......
    
    在明星就是生产力的时代,粉丝即人民币。可是买张票的渠道太多了,“后起之秀”众筹缘何能吸金?这里有你在别处买不到的参与。

    前央视制片人罗振宇深谙此道。2013年,《罗辑思维》发布了两次“史上最无理”的付费会员制:普通会员会费200元,铁杆会员会费1200元。买会员不保证任何权益,却筹集到了近千万会费。
    
    大家愿意用众筹养活一个喜欢的自媒体节目。因为罗振宇说,自己读书再多积累毕竟有限,需要找来自不同领域的牛人一起玩。他的每期节目,都是众筹参与者们,名曰“知识助理”,共同出谋划策、确定选题的结果。一位人民大学的李源同学对历史颇有研究,被“老罗”在视频中多次提及,也小火一把。正是“老罗”开创的“知识众筹”,为《罗辑思维》源源不断地培养微信粉丝150余万,每期视频点击量均过百万。
    
    做最懂你的智能硬件
    
    最近,号称“吻一下就上网”的kisslink路由器火了。创始人张兆龙的睡眠很少,他要始终保持打鸡血的亢奋。这边,众筹项目还未完成筹资额度已蹿升到285万,那边,一笔数目相当可观的A轮融资已经到位,这家成立不满一年的小公司估值过两亿。
    
    相比于明星项目自带的粉丝优势,无名“科技咖”的创业奇迹才能真正凸显众筹的造梦实力:淘宝众筹“全家一站式”智能脂肪秤突破两百万;仅用10条微信,11个小时,土曼智能手表即在朋友圈众筹超过900万;而在京东金融的平台上,已经诞生了包括“三个爸爸”空气净化器、手机大可乐3等四个千万级众筹产品。
    
    如何形容众筹与智能硬件之间的关系?京东众筹负责人高洪和众筹网合伙人王炜炜给出的答案都是“水和鱼”——做众筹首先要从用户思维出发,由此衍生的智能硬件才最接地气。
    
    在“三个爸爸”的产品发布会上,创始人之一戴赛鹰自豪宣称:我们的产品解决了用户十二大痛点,也就是12个尖叫点!12个尖叫点源自何处?早在产品研发阶段,团队即组建一个包括700名父母在内的粉丝社区,广泛征求意见:采取下进风模式,除去地表30厘米处的浮尘,机身全部采用圆角避免磕碰一系列体贴入微的设计细节,都让这款产品成为市场上最适于儿童、也最懂父母的空气净化器。
    
    也正因为众筹,目前kisslink的Q群、论坛上已经聚集了数千名粉丝。其中最活跃的支持者已经拿到测试版产品,他们通过视频、社交媒介等各种渠道自发传播产品测试体验和评价。“大家的建议非常重要,可以帮助我们把产品变得更完善。”张兆龙相信,不间断的根据反馈试错、升级,最终一定能把最完美的产品送达客户手中。

    当股权众筹被国务院提名
    
    这是被誉为中国股权众筹“第一人”的故事。
    
    回溯到2012年10月,淘宝出现了一家店铺,名为“美微会员卡在线直营店”,店主朱江曾在多家互联网公司担任高管。千万别小觑一张小小的会员卡,你除了能够享有“订阅电子杂志”的权益,还可以拥有美微传媒的原始股份100股。4个月间,1194位会员共募得资金120多万——这起公开募股事件一时间引起巨大争议。果然还未等交易完成,店铺就被淘宝官方关闭,朱江本人被证监会约请,他不得不向所有会员全额退款(按照证券法,向不特定对象发行证券,或向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累计超过200人,都属于公开发行,必须经过证券监管部门的核准)。
    
    朱江的试水无疑是失败了,可是在这一案例中是否有闪光点可以借鉴?能否在政策允许范围内转移到更适合的平台去众筹募股?无数和朱江相似的创业者“脑洞大开”。诚然,对于真正处于艰难爬坡的小微企业而言,回报式众筹平均不过数万元的吸金额不过是杯水车薪。
    
    其实早在2011年11月,我国首家股权众筹平台“天使汇”已上线,其后,又有“大家投”、“原始会”相继激活民间资本市场。为了帮助创业青年快速高效地对接志趣相投的天使投资人,他们不断创新投融资模式。例如“熟人领投+陌生人跟投”、“投付宝”(为解决投资人和创业者的信任问题设立投资款托管,将投资款先打入由银行托管的第三方账户,待公司正式注册验资时再拨款至公司)都是有益的本土化探索。

    纵然股权众筹自出生之日起就一直饱受非法集资的诟病,但2013年美国“乔布斯法案”(《创业企业扶助法》)颁布后,中国的股权众筹业也逐渐被照进更多阳光。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仅“天使汇”就已为国内100个创业项目募集了2.5亿元,“原始会”也成功融资1亿元。只有想不到,没有筹不到!2014年2月“联合光伏”牵手众筹网发起建立全球首个兆瓦级分布式太阳能电站的众筹项目,筹资总目标为1000万元,每份筹资金额为10万元,支持者即成为股东。史上最“高大上”的股权众筹成功,极大地提振了全行业的信心。
    
    2014年11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首次提出“要建立资本市场小额再融资快速机制,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进一步采取有力措施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等问题。

    中国的股权众筹市场是否将迎来春天?值得拭目以待。

    莫把众筹变“众愁”

    有人进,就有人出。奇怪的“围城”现象,在众筹界依然上演。
    
    2014年8月,铭记在中国众筹大事记里的“第一众筹”网站“点名时间”决意告别众筹,转型智能硬件首发平台;发布会上曾因“百发有戏”众筹大数据赚足眼球的电影《黄金时代》仅收获票房5000万,在已然挺进亿元时代的中国电影市场实在显得惨淡;权威分析师提醒出资1000元即可“拿”下千万别墅的众筹模式已经触及法律红线,必须警惕“房宝宝”变成“钱跑跑”;年初走红的创业明星团队“西少爷”肉夹馍不到年底便开始因为股权众筹闹拆伙;自2012年起开始红遍大江南北的“很多人的咖啡馆”也因为“很多人”难经营而纷纷歇业关张;社交网站上,不断有消费者吐槽,众筹的智能硬件又跳票了......
    
    一时间,中国式众筹变“众愁”,闹得人心惶惶。
    
    调查显示,截至2014年上半年,中国众筹领域共发生融资事件1400余起,募集资金总额约2.3亿元,实际参与人数仅10余万。然而同期,美国众筹业成功项目数达5500多个,总募集资金高达2.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3亿元),超过280万人参与其中——甚至有媒体把中美两国的众筹市场喻为“冰火两重天”。
    
    那么,众筹中国梦与众筹美国梦的差距,到底在哪儿?
    
    让“点名时间”创始人张佑一度倍感困惑的是:当概念滥用成灾,被恶俗的自我营销充斥,以及一系列类似“让我去旅行”、“让我去留学”等纯粹“化缘”性质的项目出现,众筹变成了一种不怎么“高大上”的玩法。
    
    而对于坊间“国内智能硬件跳票率高达70%”的传言,硬创邦(硬件创业孵化平台)CEO张路如此解答:不论在国内国外,众筹产品在质量、发货时间等方面都存在很多不可控因素。而出现这类问题,美国用户大多会表示理解,而中国用户才不管那么多,要么退货,要么退款——很多中国人依然把众筹当成掏钱买东西,而众筹的本意是买创意、买想法,出钱去见证产品的诞生,参与产品从设计到生产的过程中。
    
    无论是在陌生的筹资者和支持者之间,还是在因股权众筹才走到一起的陌生合伙人之间,难以建立信任,才出现了屡见不鲜的“用脚投票”。
    
    何以解“众愁”变“众乐”?归根结底,要从法制入手。要尽快出台规范众筹行为的法律法规,明确众筹平台的尽职调查责任,建立风险隔离机制,确保众筹资金更独立、透明、安全——只有规范才能化解风险,让每个人更安心。

    20年后,中国众筹梦的蛋糕有多大?
    
    尽管就目前的形势而言,处于青春培育期的众筹在中国还稍显“水土不服”,然而已经有权威机构对于未来发展前景抱有十足信心。

    世界银行发布的《发展中国家众筹发展潜力报告》显示,目前众筹模式已在全球45个国家成为数十亿美元的产业。预计到2025年,全球众筹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美元,而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众筹市场,占据460亿~500亿美元的份额。
    
    发展空间如此巨大,看来这股青春大潮势必会来得更加汹涌澎湃。那么以众筹之名,一起玩吧!
    
    在这个集合预售、团购、私人定制、民间融资、创业孵化和天使投资于一身的众筹世界里,可以筹钱,也可以筹人、筹力、筹乐、筹智......

    去筹划一个属于开放、个性和创意的全新时代,梦想属于每一个人。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