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谋杀案”

发布于:2016-05-25 16:43:43
分享到:
 

游戏并非一个完全的虚拟世界,当人们在制造网红,把他们推上头条这权力宝座的时候,也在“谋杀”一批批的网红。

 

网红“谋杀案”

文-桑子文

 

网红,顾名思义“网络红人”,从网络红起来的人。作家张爱玲很早就说过,“出名要趁早”,搭上网络时代的快车,我们已经不满足于抢沙发,最好是趁早上头条。天下网红揭竿而起,云集响应,这一幕不由得让人脑洞大开,“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们在制造网红,把他们推上头条这权力宝座的时候,也在“谋杀”一批批的网红,从他们身上榨取最后一滴“色拉油”,然后毫不留情地把他们丢进历史的垃圾桶。

 

第一阶段:安妮宝贝的纠结

 

1998~2003年,文学类网红大行其道,文学是网红的龙兴之地,这一时期的网红都来源于文学网站、博客。1998年,蔡智恒的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在BBS上大热,为当年网络充斥着直男审美的撩妹教程上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泡妞是以陌生人社交为核心的互联网兴起的重要诱因,也是我们无法忽视的人性,而如今“泡学”已经成为了一门网络学科,一些网站标榜自己是中国泡学文化的发源地和集中地,搭讪美女和被美女搭讪的秘诀都有着详细的教程解析。

 

1998年诞生了一位红到今天的安妮宝贝。安妮宝贝在“榕树下”文学网站发布了处女作《告别薇安》,书里的文字到今天还能给人以震惊,“到最后我们总是会发现,感情是最难带来温度的物质。因为它不成形。因为它不持久。所以不值得信赖和依靠”。安妮宝贝是那个时代纠结的网红,网络写手在没有“互联网+”正名的时代是一个不务正业的象征,安妮宝贝一开始在银行有着稳定的工作,她想辞职做网络写手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对,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在漂泊流离中不停地写作。不久,激烈反对她辞职的父亲离世,受此重大打击,她的作品风格大变。安妮宝贝所面临的这种代际的冲突,也是她的网络读者所直面的,这些冲突的情感流露是她的作品受欢迎的真正原因。

 

到了2003年,木子美的《遗情书》风靡网络,她用真名对往事做了露骨的情色描写,这在一个有过《金瓶梅》却遮遮掩掩的国度无异是丢下一枚重磅炸弹。木子美的出现也标志着中国网红史中“文学网红”的顶峰,此后“网红”面对着大多数男性网民的审美需求,正式转向以女性化为主。

 

第二阶段:一枚不变质的奶茶

 

2004~2009年,图片和视频恶搞类网红主导了这一波网红的浪潮,这伴随的是以猫扑、天涯为代表的话题网站的兴起。此后的几年中,2005年芙蓉姐姐在水木清华、北大未名的BBS上发布了自我暴露的照片而成为网红。天仙妹妹、公交妹妹、张辛苑等人都是通过网络发布的一系列个人美照而相继成为当年的网红。这些网红在虚拟的网络媒介形象和真实的社会人之间不断转化,女性的美貌在网络作用下被放大,契合了网民的审美、审丑、娱乐、刺激、偷窥、臆想以及看客等心理。

 

2005年这一年胡戈改编了陈凯歌的电影《无极》,命名为《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在网络上引起疯狂的下载,其下载量甚至超过了《无极》的下载量。在一个没有弹幕的年代,陈导演的这部巨作成为了狂欢中的众矢之的。视频恶搞构成了当年网红发展的一个重要转向,大家忽然发现了一片除了文学就能一举成名的网红蓝海。

 

2009年的奶茶妹妹,一张手捧奶茶的照片在猫扑被曝光,网友“笔袋男”发帖子称“哥散尽全部家当求此女”,引发了一部分撩妹不成饥渴难耐的宅男关注。

 

奶茶妹妹后来成为话题女王,大量的事件插曲构成了奶茶。实际上,奶茶MM不需要强东哥就很强。关于她的内容可以同时上娱乐、音乐、图片、校园、时尚、女性、情感、亲子等众多频道的头条。奶茶嫁给东哥也证明了一点,网红不可能是全能,不可能尽善尽美,赢得所有人的关注,这关注有可能是审丑的痛骂,也有可能是审美的膜拜。如果只是一个点,很难产生爆炸性的反应。但凡是红的越厉害的网络红人,就越不是只有一个点。同时短时间内的爆红,并不能代表其可以在飞速变化的网络舆论中持续保持如此高的关注度。要想成为影响力更广更深远的网络红人,还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第三阶段:发微博的哈士奇

 

2010~2012年,这一阶段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审丑为主要特点,这种审丑主要是代表着反常,异于常人。或许当网络展现的美丽过了头,网民们渴望着暴风骤雨般的“丑陋”“激进”降临世间。这一阶段的网红开始借助于微博,靠着140字微博来积累粉丝。犀利哥和凤姐一炮而红。如今凤姐则靠着前往美国打工、对撕杨幂、微博众筹1000万创业而反转成为了励志典型。同时期的还有郭美美靠着炫富、干爹、红十字会总经理这些标签受到千夫所指,如今已因赌博卖身等罪入狱。

 

首富之子、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被誉为“国民老公”“娱乐圈纪委书记”,他靠的就是言论出格,揭黑娱乐圈。王思聪的爆红创造了新一轮的网红蓝海,以“思聪同款”为名的产品广受淘宝买家欢迎。连思聪家的一只名为“王可可”的狗都开了自己的微博,炫耀自己奢华的狗活,因为它爹是“国民老公”王思聪,沾了它爹的光,王可可已经晋级为“国民狗”。无数花痴女渴望期望以及盼望的,让王思聪带着坐豪车出游,爱马仕奢侈大牌随便买,这些愿望都被这条叫王可可的狗实现了。一只哈士奇也能成为网红,这正是网络泛娱乐化的产物。

 

第四阶段:Papi酱的黄袍加身

 

2013~2015年是视频脱口秀类网红的风云时代,各种视频直播、短视频娱乐软件的促成了短视频的流行。papi酱无疑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在网络上听papi酱讲段子成了我们这一代人的相声剧场。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papi酱尽管没有好身段和事业线,但是却自信满满地号称是集美貌与才华为一身的女子,通过手机视频软件应用发布视频,凭借超强的语言切换能力,各种段子烂熟于心,信手拈来。

 

Papi酱今年年初拿到1200万的融资后,不停地向她的经纪人抱怨“压力大”。的确,“中国第一网红”这一黄袍加身并不是那么容易,其他的网红也跃跃欲试,模仿papi酱,大有取而代之的意图。

 

网红的使命:乱世求生

 

互联网的乱世是网红混战厮杀的大背景,每一代的新媒体都试图消灭传统媒体,电视想要消灭广播,门户网站想要消灭纸媒,视频网站想要消灭电视,手机想要消灭台式电脑,网红只是在这大潮中的一颗流星。这一场场摧枯拉朽的网络战役,背后的推手、水军、娱乐网站靠着制造一拨拨的网红,这些人肉炮弹很大程度上成为吸引广告和制造轰动效应的超级武器。如同物质守恒定律一样,社会的注意力也是恒定的,网红只是分割着巨大注意力市场中的一杯羹。网红也只是一个细分市场的重要标志,它是这个背后人群的某一特征的无限放大。

 

获利生存是“网络红人”苦心经营自己的终极使命。通过“搏出位”,获得了注意力,进而实现自己的商业价值。这中间也有一个“二次售卖”的过程,即“网络红人”将自己的身体和言论免费地呈现给网民,获得网民的注意力进而获得知名度,再将这种知名度在现实社会中通过商业的娱乐行为转化为经济效益。

 

2016年人工智能“阿尔法狗”火爆朋友圈,明年的话题会不会是“阿尔法狗五马分尸papi酱”呢?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