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读书写字不会辜负你

发布于:2016-05-26 13:49:23
分享到:

 每次我把自己那些并不算好的文字读给他听,他褶皱的脸庞便弥漫出自豪感。

 

唯有读书写字不会辜负你

-欣望

 

爷爷活了八十一岁,终生信奉“耕读传家久、诗书继世长”的古训。对子孙的愿望简单而质朴:多读书、写好字、谋得一技之长坦荡体面做人。

 

他也是这样影响我的父辈和我们的。我家祖辈世代耕田、识字不多,到了爷爷这一辈,他想当一个有知识、有手艺的人。年轻时,他勤奋学习医术,又拜一位老中医为师,不出三年就能开药诊病了,后来一直是当地的一方名医。

 

父亲长大后想南下打工挣钱,他说,“你还是跟着我学这门手艺吧”。他把自己年轻时的医书交给了父亲,带着父亲上山采草药,给父亲讲药理医术。父亲后来成了一名"赤脚"医生,又有了自己的诊所。几十年来,两人薪火相传,解决了十里八乡村民的日常病症,而且总是待人和气、收费低廉。父子两代人悬壶济世、备受尊重,是爷爷一生的荣耀。

 

到了幺叔这里,眼看考中专无望,也准备出去打工了,爷爷说“你还是学好一门手艺再走吧,有手艺还怕找不到饭吃”。这一次,爷爷没有教他医术,而是逼着他在家练了三年字。写字也是手艺,也能找饭吃,幺叔不解。爷爷买来颜真卿书法字帖、庞中华钢笔字帖,寒来暑往每天早上陪着他练字,“哪一天你的字写到我都说好了,你就可以出门了”。三年后,幺叔当兵,被安排在团部当文书,他的一笔楷书那才叫漂亮,在部队也就有了用武之地。又过了三年复员时,团长把他推荐到南方一家外资企业上班。他终于明白了爷爷当初的话,那一笔字改变了他的命运。幺叔从五岁起就开始教女儿练习毛笔字,还时常陪着她参加书法培训,那笔字写得超过了幺叔。每次回老家,小妹妹把自己写的条幅拿给爷爷看,他都高兴得合不拢嘴。

 

对我,爷爷倾注了莫大的期望。“你只有把书读好、把字写好,将来才有出息”。打我记事时起,他就教我读唐诗,还给我讲说岳全传、杨家将。每天我书包背回家,他在检查完作业后,总要我大声背诵课文。有时我不愿背,他就说“多好的诗呀,‘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你就不能把它背熟?”背完了还要一笔一划地用毛笔写出来,就像他每回陪我练习书法时那样。再后来,他就出一景或一物或一事让我作文。“提笔能写、出口成章才算你真正学好了”。我也是从那时起培养了读书、作文的兴趣。

 

爷爷钟爱律诗,有时候也写上一两首,但总是不满意、说像打油诗,他说是自己只上了三年私塾、不懂平仄、不会用韵的原因,让我一定要把做文章、写诗的根基打牢(尽管我知道现在写诗的用处不大了)。有一年,我专门给他买了一本谈律诗的书,他奉若珍宝,虽然一只眼已失明,还是要戴着老花镜,佝偻着背,像小学生一样一字一句的学着。看他吃力的样子,我很心疼,但又不敢劝他,因为我知道他的性格,后来视力和精力实在不济了,不得不放弃。他遗憾地对我说,我是不能再读书了,你可不能浪费时光呀,要多读好书、学做好人呀。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让我做他从小讲给我听的说岳、杨家将故事里那些正直坦荡的人。

 

工作了以后,每次回家我总会给爷爷带两本他喜欢的书回去,他那摩挲封面、酷爱不舍的样子,就像小孩拿到了自己心爱的玩具。受他的熏陶和影响,我最大的爱好也是读书,有时也写一些文章发表在报刊上。为了让他老人家高兴,每次我把自己那些并不算好的文字读给他听,他褶皱的脸庞便弥漫出自豪的神情。他希望我多写一些文字,有一天他走了,我们每年到他的坟头拿给他“看一看”,他说这是对他最大的告慰。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