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信奉的名利,都会变成铁栏杆

发布于:2016-05-26 14:13:51
分享到:
 让人羡慕的,是半路逃仕的陶渊明,终身不仕的王冕,居陋巷不改其乐的颜回。关押我们的不是别人,自己是自己的监狱长。你所信奉的名利,都能变成铁栏杆。

 

你信奉的名利,都会变成铁栏杆

文-凉月满天

 

普希金说,没有幸福,只有自由和平静。

 

那就不说幸福。只说自由和平静。

 

平静。波平水静,不起浪,不浮尘。花来照花的影,月起照月的影。无花无月照天照云。

 

可是心如湖水,曝露荒野,春来百花开,掉一片花瓣便能激一圈涟漪。夏来雨至,哪滴雨不是滴在湖心?秋日金风刚猛,水面是被吹皱的青绸碧绫。冬日雪花皑皑,铺上湖面。一年里能平静几季?

 

李叔同平静么?前半生留学、演戏、作词作曲,后半生才挣脱羁绊脱樊笼。就是唐三藏,不是遇到女妖精要和他生小和尚,就是被熊精树怪缠上。动不动绑得像个葫芦,吊在架上,要被煮被蒸;猪八戒和孙猴子也不安生,气得他脑仁疼。虽然他会骂,念紧箍咒,可是我不信他的心里真的能够不着纤尘,不留片云。

 

所以平静是很奢侈的。

 

那便说自由罢。

 

风雨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是自由。可是人不是风雨,否则就叫不靠谱。所谓的谱,就是线,是网格,世间如棋盘,你在哪个格子里,便要依循哪个格子乖乖走--靠谱的都不自由。

 

想自由的,就离了谱。就是那言所不当言者,行所不当行者,思所不当思者。从这个角度说,秦始皇帝游会稽,渡浙江,项羽见之曰:“彼可取而代也”,是离谱的。刘备少孤,舍东南角篱上有桑树生高五丈余,遥望见幢幢如小车盖,他说:“吾必当乘此羽葆盖车”,也是离谱的。

 

那种主动的、清醒的、知道自己不靠谱的不靠谱,让人羡慕。比如半路逃仕的陶渊明,终身不仕的王冕,居陋巷不改其乐的颜回。

 

出去吃饭。同座一位朋友,言谈话语,字字不离上司,行行不离机关,在在不离事务。问他累否,答曰不累,“我干得好,就能衬得别人干不好。别人干不好,抢我的位置就抢不到。与人斗,其乐无穷。”

 

又有位朋友参加颁奖仪式,听到同事在质问上司,为什么我没上榜?上司说,有活往后逃,有荣誉往前冲,要名不要脸,说的是你?好比一锅沸油里煮着一锅葫芦瓢,锅下是峥嵘的名柴利薪,锅内是滚沸的社会大环境,葫芦是你瓢是我,得名得利不自由。

 

肖申克被关进铁窗,用调羹一勺一勺地挖也要挖出一个自由,逃进下水道里忍着污秽之气也要爬出牢狱,追寻自由。最后他寻到了。

 

我们寻到了吗?

 

关押我们的不是别人,自己是自己的监狱长。你所信奉的名利,都能变成铁栏杆。

 

神说上天堂的路是窄的,富人进天堂,好像骆驼穿针眼。神又说十诫:“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忌邪神。”佛也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又说不可杀生,不可偷盗,不可邪淫,不可妄语,不可口舌,不可怒詈,不可说谎,不可贪、嗔、痴。

 

这也不可,那也不可。

 

因信条越多,身上的缚仙绳缠得越紧,人越想挣脱。结果打破神与佛的戒律,却又一跤跌进了市俗的油锅。

 

所以我爱禅僧。因为禅僧能把木佛劈了烧火;也爱鲁智深,因为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坐。

 

一切都是你的自由。真的神和佛是不说话的,你做一切事、说一切话皆被悦纳。你自由地选择自由地生活,或不自由地生活。

 

当一切都发自内心,不劳种种规矩,便成完美的方圆。方圆里未必无名无利,却是与人皆安,与事皆安,人世于他,是三月春风暖绽在枝头的花,开也由他,落也由他。

 

而幸福如帷幕,缓缓降下,遮没了胡天胡地,漫漫风沙。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