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所以迷信,只是由于恐惧

发布于:2016-05-27 09:34:48
分享到:
 走投无路的人就容易迷信,而且是什么都信。虽然原因让人同情,但放弃理性总是软弱的行径。

 

人之所以迷信,只是由于恐惧

文-尹小隐(巨蟹座)

 

十二星座为什么会流行?

 

因为它神秘。

 

这场全球流行的文化流感从欧美爆发。

 

上世纪60年代,战后婴儿潮一代长大了,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物质很繁荣,但精神很没劲的环境里。他们迫切需要一些好玩的东西。借用古迹总是方便又安全,年轻人们就把占卜、符咒这些早就被三百年前的“启蒙大叔”扫到角落里的老玩意儿进行简化和包装,很快流行起来,并传到了日本等亚洲国家。这个颇值得玩味的现象,背后其实是古老的神秘主义文化的一场华丽复活。

 

真理只有一个

 

所谓神秘主义,也就是通过玄想、直觉、启示等途径得到知识的文化传统。它往往被纳入非理性主义而与理性主义相对。其实,它们俩的关系要复杂得多。

 

“神秘”和“理性”这小哥俩本来关系亲密无间,一起愉快地玩耍了好几千年。可有一天理性突然发达了,就觉得神秘很烦人,总是在拖它后腿,于是借康德的嘴,把不可知的一切都挂上“物自体”的不可知标签,从此装作看不见。于是,理性主义一统江湖,圣经渐渐蒙尘,老尼采只能叹息一声“上帝死了”。

 

在所有知识体系中,科学,是神秘主义当之无愧的“天敌”。同样是对真理的追求,科学讲的是提出假设,然后通过实验去验证这假设到底对不对,而神秘主义讲的是直觉、启示、征兆和信仰。很明显,这是两种截然不同、堪称对立的思维体系。

 

达·芬奇曾说过:“真理只有一个,它不在宗教中,而是在科学中。”达·芬奇生活在宗教势力十分强大的文艺复兴时期,能说出这样的话,十分勇敢。事实上,以思辨哲学和科学为代表的理性主义,与以基督教信仰为代表的神秘主义在三百年来可没少打架,坚持科学发现的哥白尼和伽利略就受到了教会的迫害,甚至被送上了火刑架。随着宗教改革和科学革命的成功,欧洲各国结束了教会的神权统治。在社会生活中,属于启蒙主义的科学精神逐渐占了上风,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这下轮到教士们低眉顺目了。

 

神秘主义的另一大代表——巫术,也曾备受教会打压。在中世纪,不管骑不骑扫帚,只要是巫婆,抓到了就要处以火刑。甚至有一段时间,欧洲流行起一场轰轰烈烈的抓巫婆运动,猎杀了近二十万的所谓巫婆,很多无辜少女也因此冤死。即使如此,当时欧洲的教士和贵族们倒都是占星术的粉丝,因为《圣经》明文禁止妖术,但不禁止占星。这导致了两千年来占星术在欧洲一脉相传,到了后来,干点什么都要查查占星的历书,跟中国人查黄历简直没什么两样,不能不说是很有趣的现象。

 

两种主义并不对立

 

那个据说预言了1999年世界末日的诺斯特拉达穆斯(又译诺查丹马斯),是一位占星术士中的超级巨星,在他那个年代,各国国王争相延请他过去占星,他的书影响了世界三百年,连《浮士德》开篇,都提及这位“大神”名讳。著名天文学家开普勒,对,就是那个“第二地球”的开普勒,也是一位占星术士,他曾“预测”1595年土耳其攻打奥地利,当年冬天冷得百年一遇云云,结果还真应验了,让他声望大振,成为一位畅销历书作家。

 

等到科学昌明之后,占星术也开始没落,沦为一种迷信。但没想到,占星术的生命力还是很顽强的,这不,它就成功转型为广受今天青少年欢迎的星座文化,迎来人生第二春。在欧美,占星、看相等占卜活动也仍然拥有市场,比如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首府新奥尔良,就有“算命一条街”,美国还曾有一个叫“占星之友”的公司,通过电话提供占星服务,一年能赚一亿多美元。

 

对神秘的东西感兴趣,是人类的一种基于好奇心的本能,是推动人类社会取得种种成就的一种原发性动力。根据直觉、征兆等对事物做出解释和预测,就被称为神秘主义,是人类经验、知识和文化中的重要方面。许多时候,对神秘主义文化不分青红皂白的一概否定,本身就是一种来自理性的傲慢和偏见。

 

其实,神秘主义并非完全和理性主义对立的。

 

要是追根溯源,神秘主义可比讲求推理的理性主义老资格多了。不仅所有传统宗教都是起源自神秘主义的,而且多种重要的哲学传统也被归为神秘主义,包括瑜伽、禅宗、易学、斯多葛主义等等。同时,欧洲的神学和亚洲的佛教,也都见长于理性思辨,而大多数近现代哲学也或多或少与神秘主义有关。所以说,理性主义和神秘主义恰恰是一体两面的关系。也就是说,当人们试图追问理性的最初源头时,往往会一脚踏进神秘主义的花园。而多种流派的神秘主义本身也是以理性来构建其体系的,比如十二星座,它的基础是古希腊天文历法,而天文历法恰恰是对人类经验的理性归纳总结。这是特别典型的“神秘+理性”套餐。

 

因此可以说,起源于古希腊神话传说和天文学的十二星座文化在中国的流行,恰恰是世界性的神秘主义文化“反攻倒算”潮流的一部分。

 

人之所以迷信,只是由于恐惧

 

在西方,随着启蒙运动和宗教改革不断刷新人们的思想观念和生活方式,宗教和巫术为代表的神秘主义文化不可逆转地走向式微。教堂或是被拆毁,或是被改造成商店。在东方各国,流传了几千年的祭祀和巫术活动也都被送进了博物馆,从日常生活中彻底消失。必须看到,这种改造与悬置,造成了一种文化上的缺位。

 

那些原本在任何一种文化中都汗牛充栋的神秘经验和知识,那些由于科学的昌明和强势而被现代社会宣判了无期徒刑的部分,恰恰是最令年轻人感兴趣的部分。钻研神秘主义文化这一行为,本身就是对主流文化秩序的一种不动声色的解构,一种对现代禁忌的挑战和赏玩。

 

于是,当人们的生活越来越现代,越来越科学的时候,各式各样的神秘主义文化,反而在社会青年群体中流行起来,变成一种时尚。19世纪的法国上层社会沙龙中,即流行占星和扑克牌占卜。当中国的年轻人玩十二星座、塔罗牌的时候,美国流行的则是瑜伽、阴阳风水、十二生肖和藏传佛教。无论哪种,都是被打造成快速消费品和流行文化的神秘主义。自改革开放以来,各种各样的西方流行文化进入中国,塑造了青少年的文化消费趣味。在青少年中流行的“世界十大未解之谜”、UFO和外星人、水怪和野人的传说、各种“灵异事件”等等,也都属于这个范畴,是当下最热乎的神秘主义文化现象。当我们的生活不断经受理性化加工而变得越来越“压力山大”的时候,这些都成为一口接一口有效的安慰剂和解压药。

 

但是,星座也好,塔罗牌也好,毕竟只是安慰剂,更多地算作一种娱乐,不能太迷信,否则反受其惑。正如法国启蒙思想家霍尔巴赫所言:“人之所以迷信,只是由于恐惧;人之所以恐惧,只是由于无知。”

 

我们终将意识到,这世上并没有那么多“救命稻草”,归根结底,我们逃不脱做出选择的责任能力要求。十二星座这样的神秘主义文化的流行,也是一份提醒:在一个浮躁的、生命缺少指引的环境里,我们总是要找到一些东西,让惶惑的心灵有枝可依。但我们也不应该忘记王小波的警言:“走投无路的人就容易迷信,而且是什么都信。虽然原因让人同情,但放弃理性总是软弱的行径。”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