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或者不信

发布于:2016-05-27 09:41:48
分享到:
 各个星座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正因各具特点,才组成了这个气象万千的世界。

 

信,或者不信

统筹-本刊记者 陈敏(巨蟹座)

 

信星座,有逼格

 

独人(水瓶座)

 

我是水瓶座,每当我失落的时候,我就会打开浏览器,搜索我的星座,试图在星座中寻找人生的方向。水瓶座的守护神是雅典娜,雅典娜是智慧女神,我觉得这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我心里悄悄地、反智地想:或许水瓶座真的比其他星座有智慧。

 

“水瓶座的人内心像冬天一样冰冷”,这虽然看起来是缺点,可是也让我觉得自己很特别。星座既给了我独特感,又给了我归属感,还莫名其妙给了我被关注感,因为我从网站上看见描述自己的东西。

 

星座还有另外一个用处。有一天一个女生说:“我是天秤座的。”我说:“我是水瓶座的,水瓶座与天秤座百分之百协调,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于是她成了我的女朋友。

 

读书明理,格物致知

 

杨立华(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客观而言,星座描述一定有几分道理在,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流行了。星座本身很复杂,有人真的能把星座玩得特别厉害,能将星盘看得很细,都是玩星座的高手了。

 

但现在很多孩子热衷于每日星座运势这些,我倒不是很赞成。星座不能变迷信,否则就会变成人生的一种限制。星座知识基本上只是性格分析,然后将之加以组合,形成一种人格的基本判断。但如果将之当成一种迷信那就糟糕了,人生各方面都会受到影响。

 

这涉及到年轻人在面对未知时,如何增强内心修为的问题。中国古人讲“占以决疑”,但其实很多事情,最终我们还是按照道理去做的,不能做的事情还用去占卜吗?比如行贿受贿,这用占吗?这是一定不能做的事。

 

我始终赞成读书明理。道理真明白了,就能学会用理性驾驭情感,格物致知就是这个意思。面对未知的世界,更重要的是更充分的理解。知识、道理、智慧,这是三个层次。你判断一件事一定是从知识出发,在此基础上,你还要有道理和智慧,这就是用理性来引导人生。

 

信星座不也算有个心灵寄托么?

 

方十一(白羊座)

 

暗恋某人智商狂跌的时候,我也信星座。

 

做题的时候不会解,会找参考答案解题思路吧?平时打游戏的时候遇到打不过去的地方会看攻略吧?泡学什么的,半信半疑学一点吧?

 

连对方基础数值都不知道的感觉太难受了。所以,哪怕是假的也希望心里有点底!而且万一是真的呢!?万一是呢!?人类太麻烦了,也许大家就是想过得轻松点。

 

信信星座不也算有个心灵寄托么。

 

第一层的“信”

 

李松蔚(北京大学博士,心理学家)

 

很早以前,我在北大上过一门佛教史的课,讲课的老师打过一个比方:信佛也有不同的信法,就好比看别人走钢丝,有的人“信”,是站在安全的位置,说我相信他不会掉下去。而另一些人的“信”,则是敢于让走钢丝的人背着他走,亲身参与。信星座的这种“信”,我想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再怎么言之凿凿,其实也就只限于第一层吧。

 

我另外有一个朋友,在还有BBS的时代,每天兢兢业业地把十二星座的星运贴到版上,其他人各种转贴,交流在自己身上的应验情况,有时“哎呀果然”,有时“呜呜不准”。我们都是理科生,但不妨碍我们每天聊这种伪科学话题傻呵呵地开心。

 

我一直有个观点:大部分“受骗”的人,往往是心甘情愿地让自己“受骗”。星座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可以认为写星运的人骗了我们,但反过来说,也可能是我们骗了写星运的人。

 

我有朋友当了占星师,我经常感觉他的工作和我的工作(心理咨询师)性质有一部分重合,我们各自用不同的方式去聆听和解读别人的人生。人生是什么呢?就是一部分可知,而一部分不可知的一个混合体。不管你从哪个角度看——科学的或非科学的——都应该得到这个结论,否则就是不客观。

 

从这一点出发,我跟他站在科学与非科学的不同阵营里,竟能找到奇妙的共同点。我遇到过不少寻求心理咨询的来访者,他们找我咨询之外,也找人解盘、合盘,为的是解决关系中的不确定感。

 

所以要我说,什么样的人会信星座呢?就是在生活中遇到了问题的人:沟通的问题、关系的问题、不确定感的问题、自我怀疑的问题、没有话题可聊的问题、过去未解决的问题、将来没发生的问题......而星座,就是他们用来解决问题的一种工具。这个工具好不好用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

 

星座是一种客观存在

 

路也(射手座,大学教师,著有《山中信札》《风生来说没有家》等多部诗集)

 

星座是茶余饭后的谈资。我在一首写林昭的长诗里提及她是射手座,我也是。我还在一首写济南的长诗里提到过那些与这个城市相关的文人,并设想以星座来划分章节写一部文学史——一个人的艺术风格往往与其所处星座有极大关系,如果以一个人的详细的星盘特征来解读其作品,进行文艺评论,基本不会出错。

 

我不会根据星座来预测,只是关注别人研究的星座运程并且汇综起来进行解读。我比较信任的是美国的苏珊·米勒关于年度运势和月度运势的预测,以及“猫石对话”对于每天运势的预测。

 

热爱谈论星座的人,各色人等都有吧。布罗茨基认为人类对于世界的认识方式有三种:分析、直觉、天启。诗人这三种方式都使用,而且后两者使用得更多些。喜欢谈论星座的人可能好奇心较重,有些神秘倾向,相信在这个上帝创造的宇宙中,行星运行、大自然变化以及个体生命之间会存在着某种联系和一定规律。诗人叶芝就是一个神秘主义者,他写过一本很奇怪的书叫《幻象》,以此来谈论人类历史命运和规律,书里涉及星相学。

 

我对星座感兴趣,觉得好玩而已,钻研并不深。我就是一个贪玩的人,无他。我没有把星座看成文化,也没有看成时尚,更没有看成占卜,我把它看成是一种客观存在。看哲学书,顺便看到作者生平,发现世界级大哲学家基本上全让金牛座们给包揽了,我们只能想到极个别大哲学家竟然不是金牛座的。读某个人的文章,发现语速过快,一查,怪不得啊,射手座,想慢下来都难。读鲁迅书信集,发现与他通信的好友全是风相和火相星座的人,被他骂的人全是土相和水相星座的人,太有趣了,由此可见鲁迅是个性情中人,也是非理性的。鲁迅与周作人的矛盾,看了文学史上那么多解释,最后我认定有一个内在因素被忽视了,鲁迅是天秤座,周作人是摩羯座,本来就是死顶的嘛。谈恋爱找对象,常常说,跟这个人有感觉跟那个人没感觉,其实就是在找星座星盘与自己合适的人而已。在西方,风相和火相的人更受欢迎,而在中国文化里,土相水相星座的人生存得更好,当然,“五四”时期是一个特殊时代,新文化运动主将们则以风相和火相的人居多。

 

各个星座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正因各具特点,才组成了这个气象万千的世界,缺少了哪一类,都不行。在日常生活中,对于人与事作判断时,星座只能仅供参考,绝对不能以星座取人或因星座废人。当遇到跟自己合不来的星座人并且真正产生了现实冲突时,也须默念《圣经》中的教导:要爱人如己,甚至,要爱你的仇人。这是必须强调的原则而且是首要原则。如果失去了这个大原则或者大前提,星座不谈也罢。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