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侠”大鹏:想红是一种敬业

发布于:2016-05-27 11:14:11
分享到:
 2015年,被网友戏称为“大龄不红男主持”的大鹏,因为一部《煎饼侠》,

奇迹般的火了。他说:“我想红,想与众不同的红。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就那么想红呢?’我觉得,明星是一种职业,想红是一种敬业。”

 

“煎饼侠”大鹏:想红是一种敬业

文-孙丽

 

大鹏原名董成鹏,1982年生于吉林省集安市。

 

2007年,大鹏在北漂多年后,担任脱口秀节目《大鹏吧》主持人,这档立足于互联网平台的娱乐类脱口秀节目中,大鹏针对热点事件,进行麻辣点评,500多期节目,使其影响力日显。

 

自幼学声乐,7岁登台演出,13岁尝试创作。2000年开始组建地下乐队的大鹏一直想红,为了红这个梦想,大鹏一直在努力。

 

20128月,《大鹏吧》全班人马,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拍摄《丝男士》。凭借大鹏幽默风趣、夸张大胆的风格,该网剧竟然火了,24小时点击率1792万,累计36亿,创中国互联网历史纪录。

 

2015717日,大鹏处女作电影《煎饼侠》上映。在这部自导自演的电影中,他过足了喜剧瘾。无论是个性的塑造,还是电影的各项元素,都可以看到大鹏的专属印记。

 

《煎饼侠》票房超过11亿元,入围电影频道传媒大奖最佳新人导演。大鹏才向世界振臂高呼:“我终于火了。”

 

这喊声声嘶力竭、春风得意。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大鹏蜕变的背后,几多辛酸,几多无奈。

 

我满意过往的人生阶段

 

记者:《丝男士》第一集播出,就引起强烈反响。从中看出,你试图用夸张荒谬的手法,提炼生活中可供玩味的点。有人说,你的疯狂自嘲与自贱,很“二”,既娱乐自我,更娱乐大众。你怎么看?

 

大鹏:“丝”一词,最早是网友对李毅吧“粉丝”的戏称,现在被扩大化,成为一种自嘲式的生活态度,不少精英也爱死了这个头衔,以自嘲来消解正统,以降格来反对崇高。当然,也有人以此来减压,也有人从中获得了共鸣与温暖。不过,我是“国产丝”,相信大家通过我,会获得一种特别的力量。

 

记者:从《丝男士》的制作中看,你被称为娱乐圈最大艺人统筹。能请来这么多大腕儿,有什么秘诀?

 

大鹏: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我就是脸皮真的很厚。

做《丝男士》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像《煎饼侠》表现的那样,堵在明星的门口,抓住一切机会“蹭明星”。孙俪就是这样蹭来的。当时《甄传》非常火,她访问搜狐,我就想——要是穿上皇帝的衣服去求合影,会不会很有效果?因为不认识孙俪,我就厚着脸皮给邓超打电话,绕弯子跟邓超说想让他媳妇帮自己录个节目片段,没想到孙俪欣然应约。我窃喜《丝男士》又多了一位明星大腕,再请明星时,我就说,孙俪都来演了呢,就这样,我又“蹭”来了吴奇隆、林志玲等大腕。

 

记者:有人说,你是逆袭成功的代表。因为在《丝男士》中实在太丝了,你怎么看待逆袭?

 

大鹏:我对“逆袭”这个词,从来就不喜欢。因为逆袭意味着,你从前真的很逆,你真的是很低潮的时候,完成了什么样的跨越。但事实上,在我的任何一个人生阶段,我都很满意。

可以说,《丝男士》和《煎饼侠》都是虚拟与现实的结合,或者说是一部向我自己致敬的虚构自传体。

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下,我也没有放弃一个丝走红的梦想。坚持是件很难坚持的事,如果你不能在枯燥的坚持中有那么一点点儿乐观的心态,就真的很难坚持下去。哪怕你是笑着哭,也要坚持坚持再坚持。

 

记者:有人评价你的成功就在于重新定义丝,抓住了这个群体。让自我感觉生活在社会底层、又不甘心底层的这群人,有了一个集体焦虑、反抗、宣泄和笑一下的出口,这也是《丝男士》《煎饼侠》走红的原因。

 

大鹏:说的很有道理。我本身就是丝,当然也懂得如何找到丝的笑点和痛点。我们讲述的草根故事,都是从编剧团队收集的上千个草案中精选出来的。挤地铁、去医院看病、做足疗、送孩子上学从生活的碎片、细节中,提炼出了众多笑点。

另一个,明星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清高,很多人在戏里玩得很疯,竭尽所能地“自黑”,有的还主动给自己加戏。平时,明星都要保持正经的状态,我只不过把他们正常的一面找到了。

 

是大家让我变成英雄

 

记者:电影《煎饼侠》产生的背景是什么?对你影响如何?

 

大鹏:拍煎饼侠的时候,我找不到导演,就自己拍。我觉得自己还真的挺会拍的,有超强的组织能力。《煎饼侠》放映前一个月,没有人会知道是什么样,我带着电影去全国各地,然后跟每个观众讲。很多人没看就说:“煎饼侠?什么鬼啊?三个字好烂啊!”但是一个月后,情况逆转——它变成11亿元票房的电影。连我妈都打电话问:“这11亿元有多少是你的?”我告诉我妈,自己真的没有赚到钱,因为我有导演费用和片酬。我和张朝阳签的是一个分成的协议。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份工作,我要全力做好。

 

记者:起名《煎饼侠》是什么原因?你对自己的表演打多少分?

 

大鹏:我特别爱吃煎饼,根据酱、葱花和鸡蛋的颜色,设计了红、绿、黄掺杂的服装,所以叫《煎饼侠》。这个理由也许让人觉得很任性。我给自己打满分,而且都要溢出来了。我做到了自己的最好。

 

记者:《煎饼侠》上映后,被美国媒体关注。他们说,煎饼侠讲述了一个超级英雄,但为什么会是大鹏这个人?你怎么看这件事?

 

大鹏:《煎饼侠》讲的是一个超级英雄,而我相貌平平,看上去柔柔弱弱。要帅不帅,还戴了一副运动眼镜,没有什么天赋,穿得也很普通,多少年一直北漂,从来就不是什么英雄。但我想说的是,正是因为有了很多支持我的人和很多观众,还有那些愿意来参加《煎饼侠》的每个演员,是你们让我变成了自己的英雄,我感谢你们。

 

记者:《煎饼侠》对你的改变是什么?

 

大鹏:我现在走在路上,很多人喜欢叫我“煎饼侠”。有人看到我说:“哎,你看,那个丝!”无论是谁,无论他怎么称呼我,我都很开心。因为我被大家知道了,被大家了解了。通过作品,我向大家传达了我想要传达的东西。

 

记者:你预测过《煎饼侠》的票房收入吗?网友们如何看待这部作品?

 

大鹏:开始的时候,别人让我预测一下票房,我说还是别说了吧。因为我怕说出来的数字,会让他们觉得我很狂妄,会来骂我。我觉得真的可以到三个亿至五个亿,没想到一下子超过了10亿元。这事失控了。

电影刚开播时,网友在我社交平台留言:“太好看了,太好笑了,我支持你。”到了5亿元,事情就变了,大家都看不惯了,说:“凭什么就要到十亿元啊?”很多是骂我的。

这个电影,我看了有数百遍,每次都清空自己。即使闭着眼睛,我也能说出每句台词,甚至那个表演节奏。

 

记者:你还会拍《煎饼侠2》吗?以后还会导演电影吗?

 

大鹏:我特别喜欢做这些好玩的事儿。我甚至为60岁的大鹏写的剧本里,在想有哪些东西是现在可以拍了,留存为素材的。即使现在不用,30年以后再拿出来用,那是很酷的事儿。

我预感到我60岁时,还可以拍一个《煎饼侠2》,就写当年33岁的大鹏拍《煎饼侠》红了,十多亿元的票房,大家都在议论他,但是他的晚年却不幸福。他回想起满墙挂的都是《煎饼侠》年轻时候的海报,多酷啊。60岁的大鹏演一个《煎饼侠2》,我一定要重新穿回那个战袍。

 

记者:你曾在多个场合直言不讳,你想红!这是你内心真实的独白吗?

 

大鹏:我想红,想与众不同的红。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就那么想红呢?”因为明星是一种职业,想红是种敬业。我的女儿六岁半了,今后有望在新作品中“上镜”。她说拥有我这么一位很逗的爸爸,她很幸福,她也要红。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