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

发布于:2016-05-27 11:19:02
分享到:

 声音

 

什么叫二代?二代就是社会地位向下一代传递,强者恒强,弱者恒弱。这个合理吗?当然不合理。这不都是最基本的常识吗?只要稍微正常都能理解这种常识性的道理。但是中国今天难就难在这儿:常识变成了异端。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谈底线公平

 

历史没有终结。黑格尔认为当时崛起的西方民族国家是最终的国家形式,但没过多久,欧洲民族国家之间就发生了无穷的战争。同样,福山在20世纪90年代认为西方民主是最终的政体形式,历史又可以终结了,但进入21世纪以来,西方民主也出现了巨大的危机。中国有开放包容的历史,中国模式是开放的,只有开放才是可持续的,才会是永久的。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谈中国模式

 

换。

——“台湾2015代表字大选”票选公布,“换”字在50个候选字中拔得头筹。这与台湾“大选”不无关系。代表字大选自2008年起,“换”字是继“乱”“盼”“淡”“赞”“忧”

“假”“黑”之后,选出的第8个台湾年度代表字

 

就像演出要结束了,不可能谢幕之后再演一遍,我们不可以在年轻人都在做事的时候,还占着位置,也不可以只觉得自己是对的,年轻人是不对的,这种心态本身就是错误的。当年接班的时候,老同事谆谆教导、帮扶,让我们充满自信。今天,我们也处在他们的位置,要给年轻人让个位置。

——针对媒体报道即将退休的消息,北京人艺副院长濮存昕表示

 

大家可以默默想象,我们在同时为这个剧场剪彩。

——近日,赖声川表演工作坊的首个专属剧场“上剧场”开幕,开幕仪式充满创意:赖声川一个人走至舞台中央,号召全场观众举起自己的双手做剪刀状,为剧场虚拟剪彩

 

从《三峡好人》到《山河故人》,我们会发现这两部片子里都有一个“人”字。10年前,我觉得当社会匆匆往前赶路的时候,不能因为要往前走就忽视那些被时代撞到的人们;10年后,我觉得即使赶路,也不能忽视我们的情感。我希望能为中国电影留住人情。

——电影导演贾樟柯讲述自己10年来的心路历程

 

今天国学的问题,正在沦为心灵鸡汤。我觉得,要区分两种完全不同的国学:一种国学是顺从的、奴性的、自我封闭的,拒绝反思,拒绝自我批判,唯我独尊;另一种国学是批判的、反思的、自由的、开放的、包容的、多元的。毫无疑问,我更喜欢后一种国学。

——在2015冬季腾讯思享会年终团拜会上,著名学者、文化批评家朱大可谈国学

 

俄罗斯文学的有趣之处在于,它讲述了在一个大国实施一场实验的故事。我经常被问到:你为什么总是写悲剧?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现在我们住在不同的国家,但是“红”人无处不在。他们来自同一个国家,曾拥有相同的生活,有着相同的记忆。

——去年127日,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在斯德哥尔摩瑞典学院发表诺贝尔奖获奖演讲

 

我们这一代能消除贫困和饥饿么?我们能够为每个人提供基本的卫生保健么?我们能够建立包容和令人愉悦的社区么?我们能够在各个国家的人民之间培育和平和理解的关系么?我们能否真正赋予每个人权利——女人、孩子、少数族裔、移民和未融入社会的人。这些使命——拓展人类潜能和推进平等——实现这些目标的所有工作,都需要新的实现途径。

——2015121日,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和其妻子普莉希拉宣布了他们的女儿麦克斯的出生,同时发布公开信称将在接下来的人生中捐出他们99%Facebook股份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