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学生干部

发布于:2016-06-01 10:31:10
分享到:
 中国社会的生态复杂,决定着一所高校的生态清浊。但只有入局做事,方知究竟何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朝着理想的社会前进,换个无悔无怨。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学生干部

-本刊记者 陈敏

 

多年前我在湖南一所高校读书。

 

班上的团委书记是个白净女孩,喜欢读诗词歌赋,聚会时也能喝点酒,是个古典的女汉子。当时竞争上岗,她的演讲词很简单,就是要打造一个“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团队。

 

愚人节前夕,她说弄个联谊活动,让女生悄悄抓阄,抓到哪个男生的名字,就给他写封情书,务必充满贴合实际的赞美,落款为“暗恋你的人”。虽然是场虚妄的表达,但毕业多年后,班上很多男生还保存着这封情书,记着“第一次心动”。

 

这位书记颇有个性。当年系里一位教授性情耿直,跟某位领导有学术分歧,被压制甚至病倒。她组织大家筹款买花买书,不惧领导,去看望他。每次上面有文件学习,活动安排,她充分听取意见,计划细节。周末,她上午带大家探望孤儿院,下午看电影《泰坦尼克号》......追她的男生不少。

 

她读到博士毕业,如今教书,日子幸福。每个人都会怀念这样的“团委书记”吧。

 

同校还有一位学生会主席,见谁都是满面笑容,为了忙档晚会,可以干到凌晨两点。但是遇到同学有什么困难,他是一概打官腔能推就推;策划活动也一概以老师为准,打压其他“刺头”同学,不唯实只唯上,虽有行动力,缺乏头脑见识。听说他进了家百强企业,就再无消息。

 

一生总会遇见几个学生干部。到20155月,全国高等学校共计2845所,学生干部应该就上百万。不同学校不同院系,学生干部风格都不同,很难用某个标签定义。

 

曾有一个农民子弟,希望从政做大事,于是报考了人民大学社会学系。入校后,他勤工俭学,曾在周末抄信封4万多封,赚取生活费。大二时,他担任系学生会副主席,雄心万丈地准备入党。但因为有同学给老师送礼,他被排挤,失去了预备党员资格。他备受打击,从此放弃从政:“我是较真的性格,如果从政,怕没有能力保护好一个县。”

 

他是刘强东,1996年大学毕业,在中关村摆四平米的柜台起家,1998年创建京东公司,奋斗多年,2015年首次入选《财富》“全球50位最伟大的领导者”。

 

“小强”成为中国贫寒子弟励志成功的榜样,同时呼吁“杜绝假货,保护知识产权”,推动中国经济良性循环。也许你会为刘强东庆幸,当时改变了进学生会的志向。

 

换一个故事听听。

 

一个河南姑娘,北大读书时屡获奖学金,后参加校研究生会主席的竞选,高票当选为北大历史上第一位女研究生会主席。2004年毕业前,她决心到基层工作锻炼,因为“民族振兴的大业,需要一大批有文化底蕴有人格境界,有战略眼光的社会管理者”。接到河南省安阳市安阳县的入职通知电话时,她正在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访学,回国后就赴县履职。

 

她是李若鹏,河南团省委副书记。在基层任书记时,修建马路、建厂引资,做低调实干家。写过一文,《视民如伤》,说周文王对待子民就像对待自己的伤痛一样,怀有仁爱之心。

 

“足寒伤心,民寒伤国。从政需有仁爱心。”

 

李若鹏选择了另一条路,正如马克思·韦伯所言:“政治是件用力而缓慢穿透硬木板的工作,它同时需要激情和眼光。”

 

前不久龙应台来京演讲时,回忆在台湾“文化部”任职的几年,“如果要促成社会进步,必须忍辱负重,被误会、被攻击的时候,都没有时间回应”。有人问她是否觉得悲惨?她说,“这是我个人的选择。胡适之在80年代就说‘好人要进政府’。如果有一天,正派的好人都不愿意进政府了,那个社会才真的是‘悲惨’。”

 

中国社会的生态复杂,决定着一所高校的生态清浊。只有入局做事,方知究竟何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朝着理想的社会前进,换个无悔无怨。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