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还是继续怀疑?

发布于:2016-06-01 10:35:00
分享到:

 信任,还是继续怀疑?

文-白姜江

 

编者按:信任,常常被称为社会生活的润滑剂,社会组织的黏合剂,社会凝聚力的基础以及社会发展的驱动力。如果没有最起码的信任,我们的生活将寸步难行。

但是,放眼现实,我们耳闻目睹的,是信任被践踏,是太多的欺骗,是假货横行,是以邻为壑......

正如白姜江在文中所言,“在当今社会,信任仿佛逐渐演变成了一种奢侈品,

越来越多的现象让我们对自己所信任的社会产生了怀疑”。

那么,青年朋友,对白姜江文中所述,您有怎样的观点和意见?

对白姜江发出的疑问,“是应该选择信任,还是继续怀疑”,您又将如何作答呢?

期待广大读者和青年朋友给我们来信、来稿;

同时,对您长久以来对本刊“精神家园”栏目的关注和支持,我们也致以衷心的感谢!

 

有一位心理学教授组织自己的学生做救助实验。他让学生站成两排,前面一排学生背对着后一排同学,后一排的同学做好救助准备,待他喊“开始”后,前一排的同学就往后一排相对位置的同学身上倒。结果,大部分前排同学虽然按照教授的指令,身子一点点慢慢地向后倾斜,暗自却掌握着身体的平衡,并没有完全把自己“撂倒”在后排同学的身上。后排的同学本来已经拉开架势准备接应,可由于前排同学送过来的重量太轻,他们只好扫兴地用手轻触一下对方的衣服就算完事。只有一位男生听到教授的指令后,紧闭双眼真的向后倒去。他后排的“救助者”是一位瘦小的女生,当她感到这位男生毫不掺假地倒过来时,先是一怔,接着就倾尽全力去扶,虽有些力不从心,但却顽强地撑起了男生。

 

这个实验表明,信任他人能够给被信任者注入一种巨大力量。正如徐向前元帅所言:“信任也是战斗力。”那位站在后排的女生,虽然自己弱不禁风,却同样可以撑起一个虎背熊腰的男生。

 

信任是人类文明大厦的基石,是社会生活最根本的基础。然而,在当今社会,信任仿佛逐渐演变成了一种奢侈品,越来越多的现象让我们对自己所信任的社会产生了怀疑。

 

日常生活中,当我们花费巨资购置了四十余件达芬奇家具,自以为高昂的价格意味着高档的做工,但是这些家具自从送来,便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后来经央视曝光,人们得知这些所谓进口家具,不过是冒充贵族血统的劣质产品。于是,达芬奇家具的销量在两周内下跌九成,连其他进口家具品牌也失去了人们的信任。这样的欺骗真真切切地存在于我们生活的当下世界。

 

是的,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对这个社会敞开我们的信任大门,因为不知何时,我们的信任就会被任意地践踏。也许你在商场中乘坐的扶梯会突然改变方向,将你重重摔落;也许你在街边饭馆中吃饭时,后厨的师傅正往锅里倒地沟油;也许你为某慈善组织的募捐箱投上十块钱,回到家中打开电视,发现你和其他人捐出的钞票,可能正好圆了某个炫富女的玛莎拉蒂之梦......

 

所以,很多人选择了怀疑,选择了不再信任。而这种态度,导致了一种严重的社会病,就是信任危机,它弥散在整个社会的各个方面,不仅存在于不同人群、阶层和行业之间,也不同程度地存在于每个社会细胞内部。在购买商品时,我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是,这是不是假货?无论是对街头小店,还是对国营大店,都有这种怀疑,因为我们被骗怕了。掺有工业酒精的假酒,黑心棉的被子,苏丹红的鸡蛋,盗版的书籍,假名牌服装假的商品俨然成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损害着消费者与合法商家的利益。

 

除去假货,就连真货也不得不让人掂量三分。牛奶怕有三聚氰胺,奶粉怕有激素,蔬菜怕有农药,猪肉怕注水,油怕是地沟油......看着餐桌上的盘盘美食心里想的却是新闻上曝光的桩桩黑幕,再加上铺天盖地的将“老鼠”描述成“大象”的夸张广告,叫人们如何去相信?

 

在社会层面,信任危机表现为社会成员之间的极度不信任。

 

不跟陌生人讲话,这恐怕每个父母都会对孩子如此嘱咐。大家可能会想,陌生人,我也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的,为什么要信任,可仔细想想我们一天要与多少陌生人打交道。卖早点的阿姨,超市的服务员,马路边的交警,出租车司机......如果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我们如何在社会上生存。而现在的我们,有人问路会怀疑是别有他图,借手机怕诈骗,换零钱怕假钞,去医院看病怕医生乱开药。

 

对亲人朋友不信任。与陌生人相比,亲人与朋友该是最值得我们去全心付出与信任的人,然而现在,在本该互相信任的人之间也出现了不信任因素。“杀熟”的现象已经见怪不怪,合伙办公司的好朋友反目为仇的故事也时有所闻。传销网络往往更是依靠熟人和亲友关系建立起来,病态的传销使很多人上当受骗,而直接的骗子,即传销者的上线,往往是自己的熟人或亲友......

 

以上这些“信任危机”,都是一些我们主观上的不信任,可信任问题还包括另外一个危机,就是我们作为客体的不被信任,即“被信任危机”。

 

南开大学的一名本科生,把自己完成的一篇论文投给国内某家有名的学术期刊,得到的回应令人无语:论文符合发表要求,但希望最好把导师的名字署上,而且导师必须是第一作者。最终,这位还没有导师的本科生,只好按照编辑部的这一特别要求,让指导老师充当第一作者,论文才得以见刊。有类似遭遇的本科生不止一例;有的学生因为不愿意向身份歧视”低头,结果论文无法发表。

 

一则“中国在美8000留学生被退学”的信息,曾在国内和留学生群体中引起了反响。虽然学生因学术问题被退学这个“规矩”始终存在,不是中国学生的独有问题,但也不能忽视目前中国大都是独生子女,在国内时比较被溺爱,到国外后难以适应宽松且讲究自觉的环境,缺乏刻苦学习精神的现状。留学生在国内成绩较好,而到了国外就成绩变差。这就导致一些美国大学怀疑中国学生成绩单的真实性,越来越多的大学在招生的时候,要求中国学生提交经过认证的成绩单,他们要通过这种认证来确认中国学生不会在成绩单上造假......

 

而在日常社会生活中,这样的“被信任危机”也是比比皆是:当你善意地想为一个陌生人提供帮助时,对方首先就会质疑你的动机,甚至会认为你根本就是“图谋不轨”......

 

所以,我们要不要信任别人和我们能不能被别人信任,这两个由信任引发的问题,已经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极大的困扰。那么,作为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面对这样的“危机”,是应该选择信任,还是继续怀疑?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