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我暗恋桃花源

发布于:2016-06-06 10:34:06
分享到:
 《暗恋桃花源》的观看过程,本身就是一场渐深的爱恋。

 

许我暗恋桃花源

文-王真

 

佛说,人生有七种苦难:“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在“豆瓣”近百页的影评里,有人给了《暗恋桃花源》这样的主旨:“求之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我是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看到这部剧的,正是客观无意或剧中有意的陌生化,让我产生了一种耳目一新、相见恨晚的情感。话剧本身就是一种鲜活的艺术形式,精致艺术与大众文化的巧妙平衡,更使得《暗恋桃花源》的观看过程,本身就是一场渐深的爱恋。

 

赖声川导演讲述《暗恋桃花源》的诞生:“我丢给演员一粒种子,演员们就去全心全意孵蛋了。慢慢地,大家看见自己如果怀的是黄豆,生出来的也许是黄豆也许是绿豆,甚至是瓜。排练像游戏,演员们由生而熟成为知己。好像一群大人在玩小孩子的游戏,搞童年往事,好玩极了。”最初的创作灵感就源于偶然,而后的形式更是在不断撞击中达到成熟,而《暗恋桃花源》最显而易见的魅力,就在于此。以两个剧组同用一个舞台的闹剧事件,构成时空冲突,古今交替悲喜交加,建舞台于舞台之上,缔造出了令人惊喜的艺术效果。看过一些评论,大抵是将“暗恋”归一段,“桃花源”再一段,的确,两部剧风格迥异,从理性分析的角度并不能将二者融为一体地去描述。但追溯创作的原意,赖声川坚持不将题目中的“暗恋”与“桃花源”用标点割裂,因为它们本就是一个整体,古今交汇,悲喜杂糅,从最初我们因它的不和谐而哭笑不得,直至两剧组同台,台词对接,同一画面中交融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和谐,我们重新理解到这样的荒诞中包裹的是真挚。“暗恋”中的失散与“桃花源”中的离散互文成悲,“桃花源”中人有与“暗恋”同样的无奈,历经乱世的“暗恋”中人心中又何尝没有幻想过一片“桃花源”?“暗恋”本是悲剧,而结尾主人公相见的场景却油然生出一丝暖意,“桃花源”通篇令人捧腹,但剧末老陶再回家时的场景也使人蓦然生出悲凉。如此,悲欣交集,奈何人生!

 

话剧是语言的艺术。印象较深的是第三幕,“桃花源”的幕布上,莫名其妙的出现一大片空白,而舞台上多出了一棵“逃出来”的桃树。

 

“小林:前几天听顺子说你喜欢这种留白。

袁老板:留白?

小林:他说这种留白很有意境。

袁老板:意境?意境?嗨哟,那边怎么会有一棵树呢?

老陶:那棵树是我们的吗?

小林:这不是你们要的吗?

袁老板:这又是我要的?

小林:顺子说,您会喜欢这种关系。

袁老板:我喜欢什么关系呀?

小林:就是这棵桃树逃出来的关系嘛!”

 

这样一种荒诞的形容,瞬间成为现场观众的笑点。我偏爱这处细节,“逃”字用得极好,“逃”“陶”谐音,老陶是去是留,逃离现实又去向何处,小细节之处的大文章,是《暗恋桃花源》的语言魅力之一。与此同时,“暗恋”的写实主义与“桃花源”的表现主义特色对照鲜明,前者语言风格与现实生活相近,而后者则具有离间性,甚至词语是破碎的。人物受语言所困,又在语言中得到释放,剧本的创作风格还原到最初提到的随性自然的创作环境中,就不足为奇了。

 

1986年至今,历经二十年的岁月,从台湾到大陆,前后四次完善与重塑,《暗恋桃花源》的舞台在观众眼中从未暗淡。其实,与其理性分析其魅力所在,不如强调作品对社会文化的关怀。《暗恋桃花源》无疑在赖声川的一生中有着重要意义:“她是我在台湾现在这一个混乱的局面之中,找到的一个平衡、一个人们渴望的秩序。”创作的灵感,本就源于台湾社会的一个真实场景,更重要的是,当时的台湾,正弥漫着这样一股浓浓的政治文化伤感。也许有太多的江滨柳和云之凡,海峡浅浅的一弯,自此两厢离散,余生漫长又苦短,精神世界中有着自己的“桃花源”。如今距离两岸互相观望的日子已经过去多年,今天的大陆观众,更期望在《暗恋桃花源》中,找到团圆的希望。在“暗恋”与“桃花源”中他们共用着一个舞台,各自都以为自己是舞台的合法继承人,所以不断地发生争执,却又在争执中沟通,在争执中互文,在争执中融合。我想,正是这样融合,渗透出了对家国统一、社会和谐的祈盼,也正是因为希望不灭,掌声才经久不衰。

 

《暗恋桃花源》突破了戏剧艺术往往囿于小范围、小圈子的障碍,恰当地引导着最普遍的社会情绪,在剧场的小群体与观众的大群体之间自由流动,让社会情绪在这里得到了释放。无论赋予这部作品再复杂的意义,它都难以让人忽视它的初衷,对人生的体味与思考,是从古至今,人类永恒不变的主题,而对于情感的迷茫与困惑,更是无数文艺作品所探寻的终点。作者在完整的剧情中安插了爱情的线索,暗恋中的承诺、追寻与难忘,桃花源中的心酸、徘徊与无奈,戏里戏外是对爱情的永恒追问,除此之外,戏中有这样一个耐人品味的角色,一个寻找刘子骥的女人。“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看似无意的安排,却巧妙的联合了暗恋与桃花源,一个未果,追问的答案仿若已了然,人生的单程车难免裹挟了失望呼啸而至,若是永远这样追下去,不知结局又会如何。看似一声捧腹笑,错误戏中几重悲。

 

“他在讲述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个体,聆听个人的故事,体察个体的微妙感受。然而这些看似片段的情绪,展现的却是现代社会的某些症结。看上去,他只是触碰了一些与个人息息相关的细微末节,而其实,那些像原子一样细小的个体,却是社会之根本,牵一发就能动全身。尽管碰到的只是神经末梢,却会让整个社会神经震颤一下。”有评论如此认为。对于文学与艺术,我并不爱精确理智地分析其种种,只是希望通过这样的载体,创作者与关注者的灵魂可以得到触碰甚至交融。人对于戏剧或文学作品一样会产生一见钟情的喜悦,而当人再次从文艺世界走向现实,艺术的影响就会持久悠长。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