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

发布于:2016-06-06 10:41:40
分享到:
 我的身体状况还是好的,只是年纪大了一些。年龄老了,思想不老;年龄越大,思想越新;年龄一年一年大,思想一年一年进步才好!

——在“走向世界走向文明——周有光先生111岁华诞座谈会”上,被誉为“中国文化史上的奇葩”的周有光先生,通过视频向与会嘉宾致意

 

老辈人都有这样(好玩)的天性,贩夫走卒,老革命,老干部,甚至监牢里放出来的人,都非常会说话。现在上海人变了,浙江人变了,都变了,年轻一辈不会逗乐,不会说反话,听不懂语带双关,不会反唇相讥......各地语言越来越同质化,风趣的语言没有了。木心走了,我最难过是逗乐的人没了。

——陈丹青在木心纪录片《归来的局外人》放映交流会上批评当下的语言越来越乏味

 

中国人的心性在《三国演义》《水浒传》出现之后,往坏的方向恶性发展,双典中的反人性成了民族的集体无意识。迄今为止,中国已到处都是“三国中人”和“水浒中人”,即善于权术、善于伪装、善于计谋阴谋阳谋之人和动不动使用行为暴力和语言暴力嗜斗嗜杀之人。

——学者刘再复接受媒体采访,谈文学与人性

 

现在中国大学的人文学科教育已经非常糟糕,一流的人才都不选文科,我们复旦中文系都找不到第一志愿的孩子,全都是调剂来的,这很可惜。我的那个年代,最好的人才都是读中文系的。

——作家王安忆谈当下的人文教育

 

我们今天进入了一个全球化的信息时代,开始大量读图,大量读图是会限制一个人的抽象思维能力的,读图的危险逐渐向人类靠拢,但我们浑然不觉。今天纯文字的书已经非常难卖了,包括我自己的书都拼命地往上配一些画,来让你理解它。抽象思维能力是我们人类几千年来积攒的财富。

——收藏家马未都谈读书

 

希望每一个微信用户都能够尽快地离开微信。如果你每天在微信里花太多时间,我们很担心。

——“微信之父”张小龙在2016年微信公开课广州站时表示

 

如果仅仅由于空闲无聊而上网,漫无目的地点击一个个链接,就容易变成网络上正在爆炸的信息的猎物。人失去了上网的目的,成为网络俘获的小傻子。有系统地阅读、思考与交流,是需要多花些工夫的,总有些东西是互联网无法取代的。

——作家王蒙对青年人身处的互联网环境谈看法

 

美国也有关于IP的概念,他们从上个世纪6070年代就有非常规范的电影故事版权购买机制,这个故事大概是500字~1000字,故事本身就能卖钱。大的制片公司和独立制片人每年要收购很多这样的故事。“IP”是一个伪概念,电影电视都是从一个故事来的,但是最终需要专业的编剧把它变成剧本。

——热播电视剧《少帅》的导演张黎谈IP电影

 

我从1985年到北京上大学,到1989年毕业,正好贯穿了华语流行音乐最辉煌的这段时光。那个时代,千差万别的个性色彩,格局更大。不像现在,可能很多的歌曲就是描述爱情,而那个时候有相当多的歌曲与爱情无关。罗大佑和达明一派的很多东西已经完全超越了流行音乐,我觉得那是知识分子对世界、对社会、对人生的一种关注。因此对于我们那代年轻人来说,当然是非常鼓舞的东西。

——央视主持人白岩松谈流行音乐

 

任何事情需要积累,需要夯实的过程,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现阶段我们需要找的是树人的这个人,我们必须要有大面积的教练员基础,慢慢沉淀出精华,才能结出果实来。

今天找一个,明天找一个,失败了,臭骂一顿,猴急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我们都知道种树需要那么长时间,但我们给没给这个时间?

——男足国奥队小组赛三战皆负,无缘里约奥运会。主教练傅博为自己过去七年国字号教练生涯做总结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