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尽头仰望星空

发布于:2016-06-06 11:00:26
分享到:
 他只是一个在世界尽头仰望星空并脚踏实地的普通青年,他的坚韧,让他的照片成为那片唯美极光的化身,感动了作为观众的我们。

 

在世界尽头仰望星空

-本刊记者 郝志舟

 

那时,没有太阳,几个月里都没有。也没有灯光,四下里是绵延不绝的沉寂。

 

海风裹挟着冰冷的海浪,掠过坚硬的大地。在笼盖四野的穹庐下面,空气凝固,时间也凝固。唯有璀璨星河和瑰丽极光,如同眷侣翩翩,在天幕中自由地绽放,奇异地变幻,将人间化作仙境。

 

李航如往常一样,在深夜出走,在已经沉睡了千万年的冰原上找到他的位置,支起三脚架,架好相机,对准那片绚烂的夜空。沉静的冰原,迷人的色彩,似真似幻、飘忽不定。在连续数月的极夜里,他就这样站在世界的尽头,仰望无边无际的星空,用一台简单的相机,记录下南极最精彩的星野,记录下最动人的一抹色彩。

 

去南极之前,李航是武汉大学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的在读博士生,主要进行大地测量学与卫星导航相关的研究。“我们中心在南极中山站设有常年的观测站,所以每年都会派出一名博士生参与国家的南极考察”。两年前的一个下午,看到南极考察通知的李航第一个冲进导师的办公室,他想去南极,“自己也没怎么多想,完全是一股趁年轻的劲头将我带到了南极。所以准确来说,在南极科考站工作,也算不上梦想,因为我从来没有为此做过准备......”

 

201411月,李航登船,踏上南极科考之路。这次旅行,也是他成为一个星野摄影师的开始。秉承中国人“勤俭节约”的习惯,他在出发前不久购买的相机和镜头都是很普通的配置,连镜头带机身以及三脚架全算下来约1万元——对于星空摄影爱好者来说,这基本属于初浅入门级别。李航在帖子中曾经自嘲,“我用的机身和镜头浑身透着一股子寒酸劲儿。”

 

没有电话没有网络,乘着雪龙船在海上漂泊的一个多月,也是李航把自己关在屋里学习的一个月,这让他有了充足的时间入门。事实证明,心无旁骛的专注才是出成绩的捷径。

 

南极的夏天也依旧是寒冷的冰雪世界,六七级大风常常席卷站区。度夏队员随雪龙船回国后,偌大的站区就交由十八名越冬队员驻守。李航的日常工作主要是负责南极卫星观测站的运行与维护,以及一些常年或季节性的观测任务。除此之外,他的闲暇时光基本花在了摄影上。与世隔绝,长达两个月不见阳光的极夜,以及长达9个月的越冬生活,给李航提供了绝佳的进阶机会:每年的3~10月,南极大陆因为免受极昼的干扰,为天文和极光观测提供了良好的观测场所。而中国中山站还享受着特殊的地理环境“加成”——每天两次穿越南半球极光带,因此而成了世界上观测极光的最佳场所之一,这让李航疯狂地迷恋上了星野摄影,“当第一次在屏幕上看见自己拍摄的极光的时候,我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开心地笑了起来。”

 

去南极之前,李航还是一名摄影的门外汉。到一次南极不容易,对于“南极大陆夜空中所展现的大自然的神秘和美丽”,要抓紧每一次机会去体验、记录和展示,他不断地给自己坚持到底、不服输的心理暗示:“从一开始,我就暗自给自己定了目标——我要在每一个有极光的夜晚出门拍摄。这种自我履行的诺言,让我拍摄到了很多后来让我引以为傲的作品,也让我切身体会到了每张照片后的付出和辛酸”。

 

201551日,李航开始在微博上以南极星野为专题更新他的作品。

 

十多天后,他的极光以组图的形式登上了央视新闻。两个月后,他的作品“南极洲上空的银河与极光”被NASA的每日天文图选中。李航回忆那个夜晚时说,“极光仿佛火山熔岩般从地平线喷薄而出,颜色绚丽,明亮度也很强”,队友老董走到半路停下来想接着拍几张,在他按快门等待长时间曝光结束的时候,他的身影和满天的星辉、极光一起被定格在了李航的影像上。渺小的人类和壮丽的景观形成了奇妙的对比,这让李航的作品里有些耐人琢磨的意味。

 

而他的作品也自此有了与别人不同的特点,并使其“笔”下的极光拥有了有趣而不同的个性:“紫色浪漫”,是从云层间的缝隙透射出来的紫色极光穿透薄薄云裳,辐射状似天女散花;“银河落酒天”,那是大范围的红紫色极光渗入夜空,似一抹酒红从天而降,夜光如醇酒般笼罩微醺的中山站;“仙女的裙摆”,则指极光无视月光,在天际肆意流淌,仿佛天宫的仙女下凡,斑斓的裙摆在微风的轻拂下摆动,动感十足或明亮或暗沉,或轻盈或凝重,赤橙黄绿青蓝紫,色彩斑驳而慑人心魄,如此种种,让遥不可及的极光前所未有地与观者亲近。“我以前绝不会想到,在这世界上荒无人烟的角落,还有如此奇伟瑰怪的壮丽景象。满天的星空和极光构成的美妙画面,将自然的壮丽和柔美诗意地结合在一起。抬头仰望满天的熠熠星辉的同时,极光在头顶瞬息万变,无时无刻不令我感到震撼和惊叹。”

 

李航说,在南极科考站,难忘的事情很多。比如,每一次被星空和极光所震撼的时候,和队友开着雪地摩托在海冰上撒欢的时候,冒着大雪和寒风外出作业的时候。即使在这些时候,他也往往相机不离身,“在身体和心灵感受的同时,用影像记录这些体验,好在未来的日子里回首这段难忘的记忆。”当然,拍得多了,他逐渐觉得器材不够用了。“机身不是全画幅,高感比较吃力;镜头方面,画质较肉,畸变明显,边缘不能看”,没办法,南极大陆不比咱祖国大地,电商们无计可施,因为“顺丰不到南极啊!”

 

有多少人是生来就会摄影的?几乎没有。每个搞摄影的人都是从一张白纸开始登堂入室。但是学习摄影数年而依然在门外徘徊的,也大有人在。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从零起步到成为星野摄影的好手,要么是天才,要么是真爱。天才值得点赞,真爱则更值得褒扬。

 

善用天时地利,成就一番佳绩,不仅要求头脑要够用,更要求付出加倍的辛苦努力。坦率地讲,李航不算天才,他只是一个在世界尽头仰望星空并脚踏实地的普通青年,他的坚韧,让他的照片成为那片唯美极光的化身,感动了作为观众的我们。

 

李航说,“2015年的每一分一秒,我都在呼吸着世界上最纯净的空气,饮用着最洁净的水源。无数个夜晚,我目睹了这个星球上最梦幻的色彩,最壮丽的星光。灵魂受到荡涤,心灵得到抚慰。何其有幸,在南极!”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