谔谔与诺诺

发布于:2016-06-06 11:29:18
分享到:

 谔谔与诺诺

文-路来森

 

编者按:青年干部是耿直敢言的“谔谔”者多,还是同流合污的“诺诺”者多,决定了社会政治的生态环境。有时候,一个备受夸赞的“成熟”的人,或许是消磨自我程度最甚的人。一个不合时宜的狷介者,或许更是坚持独立思考的人。

 

青年干部在自己的岗位敢于发声,敢说真话,在大潮流里怀有忧思,为人民忧患代言,方能担起责任,赢得信任。

 

“谔谔”,《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形容直话直说。“诺诺”,则解释为:答应,顺从的样子。

 

这是两种不同的行为表现,同时也代表了两种不同性格,乃至不同品性的人。

 

“谔谔”者,多耿直、狷介之士。他们不人云亦云,不随声附和,不和光同尘;他们心存大局,明辨是非,不惧位高权重;敢于为正义,为百姓奔走呐喊,乃至于杀身成仁。他们,常常是社会群体中的“少数者”,是生活中的“孤独者”。

 

孔子是主张“中庸”的,但他又说:“不得中庸而与之,必也狂狷者也,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狂人常常勇于进取,狷者则能明辨是非,对于狂狷的“谔谔”者,孔子不是持否定态度的。

 

古代的廷谏者,犯颜直谏者,乃至于“逆龙鳞”者,多为“谔谔”之人。因为“谔谔”敢于说真话说直话,难免逆势,犯了众怒,陷入“诺诺”者的包围之中。若无“明君”当道,就会应了孔子那句话:“小人成群,斯足忧矣。”孔子骂人是绵里藏针——有古语曰:“三人成众,三兽成群。”“小人成群”,孔子是把小人看作“兽”,非人类也。

 

“谔谔”者多忠言,但忠言逆耳。当小人成群的时候,谔谔者就难免不幸;要么停职罢官,要么身败名裂,要么家破人亡。但“谔谔”者不怕,他们心中无私,天地自宽;他们一心为公,很多时候,能凭一己之言,力挽狂澜。故而,垂青史者,多“谔谔”之人。

 

“诺诺”者,则与之相反。

 

“诺诺”者,一唱百诺,随声附和,惟命是从,一副奴才相。“诺诺”者的生存哲学是:明哲保身。为了保全自己,他们不惜牺牲正义,牺牲公理,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甚至于牺牲国家民族利益。其行为客观上会助推社会邪恶,损坏社会的公平正义;会禁锢言论自由、文化自由,会为专制独裁,酿造温良的土壤,培植腐败势力的根基。

 

“诺诺”者,安于一己,常常是社会中的“多数者”;在泥汤脏水中,他们也活得滋滋润润。苟且地活着,大多是指这样的人。

 

“诺诺”者,是“乡愿”。因为四面讨好,八面玲珑;因为媚俗趋时,烂“忠厚”而无道德原则,故而孔子说:“乡愿,德之贼也。”“诺诺”者,是社会道德的戕害者,是社会公德的敌人。

 

自古,“诺诺”者,可为社会生活中的“得势者”,却是青史中的“泯然者”,甚至于被“贬斥者”,遗臭万年者。

 

因此,早在《史记·商君列传》中,司马迁就曾言:“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谔谔”者,虽属“少数”,但却常常成为一个社会的“脊梁”,成为一个社会的擎天立柱。常常为“多数人”的社会,提供正能量。

 

社会承平日久,“诺诺”者似乎就会越多;但一个健康发展的社会,呼唤“谔谔”,多一些正直、警醒的正能量。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