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洪炜:禁区不在于距离而在于内心

发布于:2016-06-06 11:36:26
分享到:
 “选择一个方向,努力工作,坚持不懈,只要坚持,每个人都是英雄。”

 

胡洪炜:禁区不在于距离而在于内心

文-本刊记者 董铁莹

 

在高耸入云的铁塔导线下,轻微的“滋滋滋”瞬时放电后,一个矫健的身影从吊篮中顺势一“钻”,进入了±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强电场。

 

“当我慢慢靠近高压电时,眼前瞬间产生了一道耀眼的电弧,感觉脸上有好多小针在刺,耳边出现嗡嗡的环绕声。”胡洪炜告诉记者。

 

这是从来就没有人敢闯的禁区——特高压超强电场。世界首次实践,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

 

一旦出现作业人员先于电位转移棒接触导线,将危及作业人员的生命。

 

胡洪炜身着金属屏蔽服,和特高压电来了一场生死较量,他赢了!

 

恐高的“业务超人”

 

胡洪炜就是一个普通的电力工人。在城市或乡村,你们经常看到的那些攀上高压电塔维修的工人之一。

 

容易被忽视的职业,关注度极低。人们习惯了灯火辉煌,就像习惯了水和空气。

 

如果某一天突然停电,在焦虑中打一个电话给物业,“啪”,灯又亮了,就这么简单。

 

但这一切理所当然的背后,是某一群人的默默付出。他们是安逸的绝缘体,随叫随到。

 

今年37岁的胡洪炜是地道的武汉人,当兵退伍后就成为湖北省电力公司检修公司输电检修中心的一名普通线路工人。

 

他不是这个职业的最佳人选,先天恐高。最初的训练就从爬软梯开始,每天爬三四个小时,直到慢慢适应这样的高度。

 

24小时待命,“电话来了,就得紧急出动,不得耽搁。”

 

201512916时许,完成抢修作业的胡洪炜回到单位,手机再度响起:“宜兴二回366号上相双串绝缘子单串断裂,请立即组织抢修。”

 

极短时间,经过办公室和备品备件库的几轮上下穿梭,训练有素的他已将抢修所需的工器具准备停当,带头跳上车,再度出发。

 

到达现场时,已是晚上8时,现场一片漆黑,刺骨寒风呼啸。胡洪炜带头上塔,到达横担后,手脚已经麻木。

 

他紧紧注视着地面工作的开展情况,当地面工作人员将新绝缘子拉至横担的瞬间,胡洪炜一个闪身,熟练的连接起球头和钢帽,随后迅速下至导线侧连接绝缘子与导线端,仅一小时,一起危及主网安全的重大隐患即告消除。

 

普通人登塔一次都会筋疲力尽,而胡洪炜却是一天内四次登塔。持续5天的风雪,他一天都没有落下,处理的严重、危急缺陷达十余处之多。

 

在贵州、广西支援现场;冰灾、奥运、世博保电征途;烈日下的特高压试验场......有心人总能见到胡洪炜频繁的身影。

 

胡洪炜21岁参加工作,数字可以为他说话。14年间,1800余小时的超、特高压等电位作业时间,1200多公里高空走网,登塔9000多基,地面巡视12000多公里......

 

很多人觉得枯燥的岗位,胡洪炜干得很带劲儿。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熟练,他成为了一名业务能力超强的电力工人。

 

禁区勇士”练成记

 

2009年,胡洪炜接到任务,要在北京国家电网公司特高压直流实验基地完成±800千伏特高压带电作业试验。

 

在国家“十二五规划”中,国家加强了“±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带电作业”项目的攻坚,经验丰富的胡洪炜成为技术攻坚人选。

 

你问我当时害怕吗?我当然会害怕,但是我相信我一定会成功。”面对记者提问,胡洪炜坦然作答。

 

作为一名电力工人,能第一个进入世界最高直流电压等级,对于胡洪炜来说,确实是一件既紧张又激动的事情。

 

610日,高耸入云的铁塔导线迎来了胡洪炜,与同事配合,两人在高空精准操作了一个多小时,顺利完成了±800千伏特高压直流等电位作业人员安全防护参数测试、等电位导线修补、等电位间隔棒更换等多项操作项目。

 

特高压带电作业世界第一人”“全国青年岗位能手”“共青团中央全国最美青工”“湖北省五四青年奖章”......荣誉纷至沓来,平凡的岗位收获了不平凡的人生。

 

18岁当兵,19岁入党,21岁复员,在电工岗位上平凡而认真地干了16年。荣誉不期而至,他不曾想过如此闪耀。

 

被冠以“禁区勇士”的头衔,胡洪炜说真正的禁区不在于距离而在于每个人的内心,“选择一个方向,努力工作,坚持不懈,只要坚持,每个人都是英雄。”

 

亿元电工”也寂寞

 

为什么要挑战危险系数如此高的工作?能不能停电检修呢?

 

胡洪炜的回答是:“相比停电检修,通过带电作业对特高压线路进行检修,每小时至少挽回直接经济损失300余万元。”

 

为了给国家省钱,胡洪炜在平凡的岗位上苦练技术。现在有人说他是世界特高压带电作业第一人,已然“身价过亿”,这个说法其实一点也不夸张。

 

如今中国的特高压带电作业技术全球顶尖。通过带电作业对特高压线路进行检修,每小时至少挽回直接经济损失300余万元。按胡洪炜带电作业的年限来计算,他的身价已经超过1.5亿元。

 

按照检修公司带电作业队20人的队伍来计算,整个带电作业队一年能为国家挽回直接经济损失过亿元,挽回因为停电造成的间接经济损失,更是无法用数字来计算。胡洪炜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亿元电工”。

 

平凡岗位上,没有那么多的关注和喝彩。胡洪炜说:“一个人巡线的时候,也会感到很寂寞,在野外巡线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这些我觉得都是小困难。有人说,我们这一行太危险,风险太大,我觉得工作嘛,和平常许多普通的工作一样,要做就要做好。”

 

“我的想法没你们那么多”

 

20158月,胡洪炜当选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第十二届委员会委员。在和与会精英的热烈讨论中,他向抱怨成长环境的人说“不”。

 

湖北省电力公司邀请他给新进员工上课,畅谈青年成长这方面的问题。很多人问他:“你的工作辛不辛苦?拿多少钱?可不可以安排到轻松一点的部门?”

 

胡洪炜这样回答:“我跟你们很多人相比,学历没有你们高,我顶多就是高职毕业。想法也没有你们那么多,对我一个工人来说,我只想把自己的事情一步步干好,能够圆满完成领导交给我的一个个任务,我心里就已经很满足了。同时我也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考上高级技师,完成对于我自己的人生规划,其实这些东西都是最好的。”

 

胡洪炜从小住在单位大院里,经常跟着老师傅们学习电工技能,师傅们也总是尽心尽力地手把手教他。就是在这种传、帮、带过程中,胡洪炜被师傅们这种吃苦耐劳、艰苦朴素的精神所深深感动。

 

“师傅们每天550就起床,在武汉三、四十度的大热天里,我给他们拉一整天的绳子,直到晚上六点半。”这份感染力,让他深深热爱手头的这份工作,“带电作业是一个团队,需要整个团队的默契程度,所以我们特别有兄弟情谊。我获得的荣誉不是我一个人的,都是整个团队在支撑我。”

 

记者问胡洪炜:带电作业这个岗位上,有没有心生倦意想要退出的时候?他直接作答:

 

“从来没想过,我就是喜欢干这个工作。有时候领导布置的任务多了,有些人会埋怨。刚开始我也会,但后来一想,哪有这么好的机会出来呼吸新鲜的空气,就当健身啦,还不用去健身房!”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