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祝福的爱情

发布于:2016-06-06 12:03:47
分享到:
 当它们被抽象地说起来时,仿佛人人喜欢、人人珍重;但假如它真真实实、沾泥带土、不加修饰地出现在你面前时,又往往很难让你敞开怀抱喜欢。

 

不被祝福的爱情

文-六神磊磊

 

 

有两颗沧桑的心,在一个美丽的幽谷里相逢了——这是金庸小说里的谁和谁?杨过和小龙女?狄云和水笙?还是晚年的刘瑛姑和周伯通?

 

这些都对。然而,别忘了还有另一个让人无语的答案:公孙止和李莫愁。在金庸小说里,最不被人祝福的爱情,恐怕就是公孙止和李莫愁这一对活宝。

 

公孙止,就是《神雕侠侣》里大名鼎鼎的“绝情谷主”。他虽然在武功上颇有建树,一刀一剑撑起江湖半壁江山,但他还有另一个刺眼的标签——老被人说成是个惯于始乱终弃、抛妻弃女的登徒子。

 

李莫愁,大家都熟,不用多说,很有个性,爱情也不咋顺利。如果初读《神雕》,除非是疯了,才会相信公孙止先生和李莫愁小姐会搞到一起。

 

可偏偏就有那么一天,当浪荡无行的男武士,遇上了情路坎坷的女强人,随即便擦出了火花,他们“三言两语,竟尔说得甚是投契”。

 

 

按说,他们的相遇本该是挺浪漫的——静悄悄的幽谷宛如童话世界,风吹起来的时候,满天都是情花飞舞。然而,这一次本该让人珍重的相遇,却特别不讨旁观者的好。

 

在《神雕侠侣》里,他们到处遭嫌、人人喊打。其中黄蓉吼的一嗓子最有代表性:“过儿,隔开这两个魔头,别让他们凑近!”这俩大龄青年谈个婚论个嫁,得罪谁了?你们就这么看不惯?

 

按我揣测,原因之一,可能是公孙止长得不太讨好。金庸写他的长相,是明褒暗贬的,表面上说人家气质风度不错,“一揖一坐,有轩轩高举之概”,仿佛随时都会傲岸地发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可金老爷子抽不冷子又说人家“面皮蜡黄,容颜枯槁”,而且特别喜欢沉闷单调的黑色,拿的武器也是怪异的“黑剑金刀”,说不上哪里丑,但总是一副暗黑相,让人看着没来由地产生负能量。

 

原因之二,可能是人们总觉得他俩不是同一类型。

 

海鸟和鱼相爱,我们可以接受;但海带和鱼相爱,难免让人觉得离奇。大多数人不了解圈里人的生活和择偶观,于是便在自己熟悉的油盐柴米中去寻找类比:一个是土豪趁着国际大牌打折拼命扫货,一个是过季款眼看行情不好赶快清仓。

 

 

当然,以上都是次要原因。更关键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过往的所谓感情履历——难道有了爱情,公孙止就不是公孙止,李莫愁就不是李莫愁了么?

 

回头是岸的事,怕只有佛经中才有。猫的誓言,大概只能唤起人们对鱼骨的记忆。

 

面对他们的相遇,江湖上每个人的心里都涌起不同的内容——嫉恶如仇的,恨嫁愁娶的,同病相怜的,兔死狐悲的,曾经沧海的,杞人忧天的......

 

就像同一句“MyMusicKing”,各有各的读法。

 

那些爱李莫愁的,纷纷仗义谏言:仙子,你怎么嫁他?你不知道他那么坏,仅次于抄六神磊磊稿子不署名的营销号编辑?你嫁他还不如嫁陆立鼎,不如嫁武三通,不如嫁了杨过呢......

 

那些爱公孙止的,则忧心忡忡:谷主,你怎么娶她?你不知道她这个人啥啥啥?我看你还不如娶了洪凌波呢......

 

至于那些两个人都不爱的,则开心不已:你们彼此相爱,就是为民除害。

 

 

说到这里,我不禁想起160多年前的那首著名的匈牙利诗歌,它曾在中国广为传唱——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这首诗里提到的三样东西——生命、爱情、自由,都有个共同点:

 

当它们被抽象地说起来时,仿佛人人喜欢、人人珍重;但假如它真真实实、沾泥带土、不加修饰地出现在你面前时,又往往很难让你敞开怀抱喜欢。

 

我们都有点叶公好龙的意思。你以为龙都是鳞甲光鲜、闪着金光来的?如果它一身灰泥、土头土脑、粗鲁莽重地来了呢?

 

爱情的有趣之处,就在于不讲道理;它有时根本不遵从我们的习俗、场合、环境、身份、愿望;它的花朵常常不在我们认为合适的土壤里盛开;它会故意把我们认为不配、没资格谈爱情的人勾连在一起。

 

当我们想歌颂它的纯美时,它可能偏要以邪恶的姿态出现。

 

我们喜欢把它渲染得温柔可爱,它却总任性地展示另一面的可怕力量,让天雷勾动地火,暴雨突袭荒原。

 

得不到祝福的爱情,也是爱情。我们总喜欢问公孙止和李莫愁接下来该如何,但爱情有时真的只对它发生的刹那负责。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