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非马,女朋友不是女朋友

发布于:2016-06-07 11:08:03
分享到:

 苏格兰岛上布满茑萝的城堡,装饰窗户的风信子,与寒露银霜......

 

白马非马,女朋友不是女朋友

文-本刊记者 李纯

 

学过逻辑学的同学,都不会忘记这样一个人——公孙龙。如果公孙龙生活在今天,绝对是大咖级的人物。他创造了著名的诡辩术——白马非马论,至今是哲学界热议的话题。

 

让我们看看公孙龙先生是怎样把大伙儿绕晕的——

 

守城的士兵说:“先生,您的马不能进入城门。因为有规定,马匹不能入城。”

 

于是,公孙龙滔滔不绝地说了一段话。不仅是这位智商余额有些不足的士兵,后世很多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曰:“何哉?”曰:“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白马非马。”

 

曰:“求马,黄、黑马皆可致。求白马,黄、黑马不可致。使白马乃马也,是所求一也,所求一者,白者不异马也。所求不异,如黄、黑马有可有不可,何也?可与不可其相非明。故黄、黑马一也,而可以应有马,而不可以应有白马,是白马之非马审矣。”

 

大意为:

 

“马,是指物体的形态,而白马,是指物体的颜色。一个是对颜色的规定,一个是对形态的规定(属于不同种类的概念)。所以,白马,不等同于马。”

 

“如果要求得到‘马’,黄马、黑马都可以满足要求;如果要求得到‘白马’,黄马、黑马就不能满足要求了。假使白马就是马,那么要求得到马与要求得到白马应该是完全一样了,那么,为什么黄马、黑马可以满足是‘马’的要求,而不能满足是‘白马’的要求呢?可见,白马不等于马。”

 

公孙龙这个辩题,千百年来一直为学界津津论道。常识上,它是不成立的,可是,你沿着公孙龙的思维逻辑走下去,它又似乎能自圆其说。

 

诡辩术的魔力也在于此。公孙龙在此处,实际上表演了偷换概念的魔法。从种属归类上来说,白马属于马,是马这个大集群的子集,士兵强调白马是马,强调的恰恰是集群间的共性。白马“是”马,意为白马“从属于”马,白马是马的一部分。

 

而公孙龙置换了一个概念,在“非”字上做起了文章,他所隐含的“是”的概念,意为“等同”,他所说的“非”,则为“不等同”。

 

子集怎么可能与母集完全等同?无论从数量、种类还是颜色?

 

一个概念的切换,公孙龙“闯关”成功。

 

如果我们今天看欧美很多烧脑电影,一定会感慨于其逻辑学的运用,已神乎其技。如《恐怖游轮》里的无限循环,《蝴蝶效应》里的平行世界,《源代码》《明日边缘》里的无数次轮回死而复生。欧美十分注重对孩子逻辑学的培养,他们的逻辑思维能力,是从幼儿园甚至小学低年级就开始培养的。逻辑说白了,就是寻找事物间的相关性和客观规律,并推论出导向未来的结果。

 

而缺乏逻辑思维,会导致什么结果呢?

 

会掉进公孙龙老师挖好的类属不清的坑。

 

放在今日中国,简而言之,会犯“贴标签”的错误。

 

多少人,因为被标签化,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你是富人,所以你必定囤积居奇,为富不仁;你是体制内,所以你必定贪污腐败慵政懒政;你批评政府,所以你是公知极右;你是8090,所以你自我散漫妄自尊大;你喜欢英剧美剧想出国玩耍,那是不是有里通外国的嫌疑......

 

不标签,不成活。可君不见,多少标签,如同创可贴被迅速风干?

 

有多少富人,功成名就后转身慈善;有多少批判社会的人,满腔赤诚只因忧思之念;有多少二代,富而能仁,比你牛逼的人比你还努力;

 

重要的不是标签,不是帽子,不是阶层,而是人的良知,人的行为。

 

用一个狭窄的标签来指代一个群体,看似省心省事实则贻害无穷。我们的民族为此遭的罪还少么?以一个集体的共性来抹杀个体缤纷多彩的个性,又怎么对得起这一季的韶光,姹紫嫣红?

 

去标签化,就是不割裂个体与集体的关系,又保持那一份悠然独立。去标签化,就是尊重与怜惜个体间精细的差别,由此生发出对生命的敬重之心、悲悯之心。

 

月光下的松林,避暑的轻景泽,孔雀的翎毛,浮着睡莲的古池,盆栽的欧芹,苏格兰岛上布满茑萝的城堡,装饰窗户的风信子,与寒露银霜......”是一首诗么?不,这是日本芬理希梦500色铅笔的名称。以生命碎片中优雅忧伤又细微的意象,艺术家悄然地,勾勒出美、梦与空灵。如果对生命的觉知与分辨,能细腻到这样一种程度,那逻辑上的纰漏,不会再犯,世界,也许会安泰许多。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