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吉央宗:我在走自己理想的路

发布于:2016-06-07 11:39:17
分享到:
 “完完全全做实事,不来虚的。我在走我理想的路。”

 

德吉央宗:我在走自己理想的路

文-本刊记者 陈敏

 

德吉央宗是位28岁的藏族姑娘,大学毕业后驻村六年,如今是西藏拉萨市曲水县才纳乡白堆村党支部书记。

 

原定晚上七点的采访,推迟到了晚上十点。她一直在忙:“村里347户,1494人,事特别杂,忙起来就没完。刚才又来了领导,商量‘六个精准’扶贫工程。”六个精准,是指“扶持对象、项目安排、资金使用、措施到户、因村派人安排、脱贫成效”等六个方面都要精准。去年,她和村委会伙伴开始入户调查,为贫困农户建档立卡——村里还有82户贫困户。

 

最近的文件要求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小康社会——我们要带着82户脱贫,会有压力。”

 

她倒宁愿把个人荣誉都换成扶贫资金,多办点实事。

 

这些年,西藏地区变化很大:在系列惠民政策下,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在全国率先实现全覆盖,率先在全国实现15年免费教育......而白堆村在大学生村干部德央任职的五年,也在裂变:从压水井到自来水、从传统耕种到机械化耕种、从土路到平坦水泥路,从漆黑的夜晚到太阳能路灯,村民处处感受了巨变。她的团队还建设了藏鸡养殖项目,带领大家致富。

 

白堆村村委会挂满各种奖牌,而她淡然道: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

 

母亲张喜英:德央的关键词

 

德央父亲名叫“波波”,是拉萨一所中学的老师。他总担心普通话不够好,让老婆多说。德央妈妈有一半汉人血统,快言快语。他们如何给女儿关键词?

 

忙碌——德央从小就不让父母操心。学习自觉,做事踏实,只是身子比较弱。

 

十岁时,德央得过一场大病,过敏性紫癜,医生说晚来半个小时,孩子就没了。抢救了一天一夜,孩子才醒过来。也许体弱的缘故,她比较内向,高中时成天不说一句话,有事躲起来默默流眼泪。但她父亲从不放松对孩子的要求,说“不读书,就走到哪里都不通”。

 

上了大学,德央开朗多了。

 

女儿毕业后考上公务员,我们送她去才纳乡乡政府。路上特别折腾,绕一大圈,车进不去了,再坐手扶拖拉机,雨把泥巴路都冲垮了。宿舍就是20来平米的小房间,两个人住,还要去很远的地方打水。下雨时到处漏雨,墙上都是水渍。住了三天,真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

 

一年多没去,再去时走高速,新修的水泥路四通八达,村民盖了新楼房。女儿见我就问:“怎么样,妈妈,变化特别大吧?”(当时才纳乡正实施高速公路沿线安居工程、提升改造工程,德央跟着工作队走村入户,拿着皮尺测量,亲眼看着每户盖起楼房)。

 

2011年,德央被下派到白堆村任党支部副书记。10月份又给她加任务,连续三年要在驻村工作队担任队长,更加忙了。201337日,德央生日,我第一次去村里看她。路倒畅通,直接开车进村。当天我做了七八个菜庆祝,碰上县委书记来查岗,不认识我。我说:“女儿过年、生日都回不去,只能妈妈下村看她。”

 

呆了三天,德央一直都忙,我就天天做好饭等她。

 

尽管村子离拉萨也就一个来小时,但女儿很少回家,逢年过节都得留岗。包括藏历年都不能团聚。偶尔回来,她帮着做家务,扫扫地,进厨房。她以前就会西红柿炒鸡蛋,现在厨艺见长,做什么都好吃——孩子长大了。

包裹——德央不爱多说,特别稳重,做好了,说一句。

 

有一次她回家,看见我的手机屏幕摔花了,也没说啥,过几天她从村里打电话来:“有个包裹快到了,妈妈记得收一下。”打开,呀,是部新手机!

 

这些年,我收到女儿各种包裹,擦脸油,羊毛围巾......生日时有金耳环,母亲节有鲜花。她爸爸喜欢户外运动,她就送各种运动配件。她总说不能陪伴我们,很愧疚。我们也帮她买衣服。她下村后不打扮,成天忙,有时回家头发都是脏的,真不讲究。我说:“你回拉萨时,可以打扮得好看些!”而她总嫌新衣服颜色太鲜艳。

 

我老公也叹气,同龄人都有周末,我们的女儿没有......有人追求,她也淡定得很,要忙工作。我们希望她能找到爱的人,这是最好的礼物。

 

问答——

 

《中国青年》:德央曾送村民去医院,垫付了3000元医药费,还给困难村民送吃送穿......最近她把宿舍唯一的电视机也送给村民了,你知道吗?

 

德央妈妈:不知道啊。每次回家,德央就搜罗家里,这个拿走,那个拿走,说村里哪个老奶奶特别可怜,家里啥都没有,包括她爸爸的军大衣,三双新的大头皮鞋......大包小包都背走了。我开玩笑,你干脆把咱家都搬到村里去好了。

 

《中国青年》:如果满分是一百分,你给女儿打几分?

 

德央妈妈:肯定不是一百分,嗯,70分吧......他爸爸是公开的严厉,我是“默默”的严厉,呵呵。奋斗的路还很长,要看未来。

 

《中国青年》:父母对德央有什么话说呢?

 

德央妈妈:女儿,我们都支持你的工作。爸爸说村民有什么要求,要尽量满足。村民对惠民政策有疑惑,要解释清楚,不能强制性地发号施令,不能发脾气,要处处为他们着想......我们都老了,你还没结婚。你说,妈妈,我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饭要好好吃,家庭和孩子也要有啊——今后你建立小家,妈妈一定会全身心帮你,不让你的工作分心。

 

闺蜜皇甫一凡:仁心书记德央

        

皇甫一凡是德央的大学同学兼密友,在同间宿舍住了四年。她说德央在学校是个“能唱周杰伦的hip-hop,也能表演藏族舞蹈”的美女,如今成了仁心村支书。

 

第一次见面,我对德央非常好奇,因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在陕西西安,外省尤其西藏学生很少。德央是由父母陪伴前来的,显得落落大方,有种特别的民族气质,汉语也很流利。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的好学上进。

 

刚进校时,因为汉藏高中学习的基础不一样,有的老师讲课又带口音,公共课比如微积分、高数之类的,德央跟不上节奏。期末考试时,班级前三名都在我们宿舍,而德央是倒数,大哭了一场。在家乡她也一直品学兼优啊。

 

德央不会轻易放弃。我们是“动物科学专业”,偏记忆力,每次考试前她都会找我巩固重点。不久,她的成绩就跃居班上前三名。她还热衷各种社团活动,除了单排轮滑团,每周五都和朋友在广场上跳锅庄舞。

 

曾经,我们都是未来迷惘的孩子,但大家靠实力成就了一间学霸宿舍(笑)。毕业时,本宿舍有三位同学去国外留学深造,第四个在社科院读博士——大学有没名气不重要,自己要有目标感。

 

德央是我们宿舍唯一的村干部。她曾想当救死扶伤的医生,高考志愿填了北京的一所医科大学,但分数差点。她特别善解人意,那时我和异地恋的男友闹别扭,都是她开导我。

 

她考上公务员回到拉萨后,每次通电话,她几乎都在村里,“城乡差异太大,事情很多”。我们年轻人都是玩QQ玩朋友圈,可她很少上网,打电话来准是有事要问。比如牛羊饲养问题,畜牧业防病,还有一次,她问我哪里有价廉物美的牛羊床垫料,要处理大棚粪尿......

 

我知道她一直都很忙碌,白天给村里修路、整田、盖房子,宣讲政策,晚上写材料,每逢节假日也得守在村子里,家家户户探访,维护当地的安全稳定。前几年,我去拉萨玩儿,刚好是雪顿节,有精彩藏戏演出,但是德央要和村民共度,她委托她的家人照顾我,都没能回拉萨一天。

 

听说她的村里大变样了,村民都夸她是个好书记。我在报上也读到,西藏农村公路已达到6万多公里,99.7%的乡镇实现通车。

 

医者仁心,没当医生,当了书记,她还是个好姑娘。

 

前两年德央来过上海,我的家人都夸她长得水灵。这个美丽姑娘忙于事业、还没成家。我希望她能健康幸福一辈子。

 

德央:我不喜欢将就

 

《中国青年》:父母对你最大的期望是什么?

 

德央:父亲一直很严格,读书时我只能早上梳头时看镜子,多看一眼就要挨批。工作后,父亲尊重我下基层的想法,但也希望我能尽快回到他们身边,我令他失望了......2014年担任白堆村党支部书记,20162月被任命为村委会第一书记,还得再呆三年。

 

《中国青年》:当初到白堆村当村官,初衷是什么?遇到什么意外情况?

 

德央:我喜欢新生活,年轻也不怕吃苦。刚来时,就觉得村里的活总干不完。加上房子漏雨,生活不方便,村民对我也比较怀疑......万事开头难。贫困户的困难也不一样,因病,因学致穷的挺多。一个大学生学费一年至少三四千,对村民是很大的负担。幸好惠民政策很多,之前村民不了解,现在他们感受到了国家的关心。

 

《中国青年》:最大的担心是什么?

 

德央:曲水县17个行政村,我是其中最年轻的书记。村委会一共六个人,其他五个人都是当地村民,初中学历,年纪最大的56岁。我能写材料,能宣讲政策,但在基层工作方面,他们始终是我的老师。不管今后我走到哪里,都是如此。一旦涉及百姓利益,我都会向他们请教。工作大家一起商量着做,没有团队精神,什么都干不好。我很害怕,个人荣誉会不会影响到整个团队。他们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他们,就没有我。

 

《中国青年》:每年藏历年举办的文艺活动、望果节等各项活动都是由你主持,而且白堆村建了村文化大院,8个小组都有独家独院的文化室,这个的意义是?

 

德央:文化室很重要。以前我们每次下到组里宣讲政策,都是挤到组长家里。每个组三四十户,人都站不下。群众要组织节目都是在室外,一吹风,满嘴都是沙子,一身灰。通过我们村两委班子和工作队一起努力,现在可以在室内,有影音设备,有图书阅览,宽敞得很。每一年春耕秋收,都要让老百姓感受到新气象。现在村里每个组都有盈余了,藏历年时,大家不再是一身黑,可以穿着光鲜地歌舞。村委会说什么,村民都是心服口服。

 

《中国青年》:你觉得和村民做朋友,最重要的是什么?

 

德央: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问题,消除不信任。记得2010年出台新型农村养老保险政策,我进三个村宣讲。当时很多人不理解这个政策。我想我又没说英语,为什么爷爷奶奶们就是不肯信?后来我特意做了宣传板,特别耐心,才取得信任。

 

《中国青年》:你和村民同吃同住,一起种树分田,深入田间地头。有什么体会吗?

 

德央:呵呵,妈妈总是说我不打扮。其实每个女孩都有爱美之心,但穿得再干净,下到田里干活,很快就脏了。跟老百姓一起席地而坐,吃糌粑,吃风干的牛羊肉,一起干活,感觉很真实地生活着。

 

《中国青年》:大家夸你是好姑娘、好书记。你最愿意听到的称呼是什么?

 

德央:德央老师(笑)。

 

《中国青年》:从大学生成长为一名农村基层干部,你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德央:我喜欢一个词,“接地气”。完完全全做实事,不来虚的。我在走我理想的路,下一步要有更大干劲。现在老百姓的房子是新修的,村委会还是1999年的大院。我想给村委会盖一栋二层楼房,给老百姓争取一些好项目。我不喜欢将就。

 

《中国青年》:6年过去了,你对初下基层工作的年轻人能否提点建议?

 

德央:多下基层多做事,多跟老百姓接触,做事一定要细。你是来为百姓服务的,不是来应付差事的。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