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翻腾一道疤痕

发布于:2016-06-07 16:16:16
分享到:
 大门关上的时候,门外的人心痛,门里的人亦难免暗伤。

 

一次翻腾一道疤痕

文-本刊记者  郝志舟

 

每到春风送暖的时节,关于过年的新闻就分外的多。

 

上海姑娘去江西见公婆,坐火车再转“机”(“拖拉机”的“机”),路上颠得有点晕,到男方家时看到“比想象的还差一百倍”的年夜饭,“差点吐了”。想起“爸妈极力反对找外地人”的“教诲”,在各种“姐妹”的劝说下,“醒悟”了过来的上海姑娘落荒而逃。年夜饭吃成散伙饭,一对青年男女合力演绎了一段“理想敌不过现实”的典型故事。有人评论说,上海姑娘“逃”的不是饭,是命。尽管事后有消息指出,这个新闻是个被炮制的假新闻,但是一段新闻“假”得如此逼真,传播范围如此之广,充分说明背后有一种真实的存在。

 

山东淄博小伙探亲返程,在车站长跪不起拜别父母,以致误了火车。跪地男子在北京工作,“在此之前已经三年没有回过家,妻子和孩子都在北京生活”。这次过年,他只身一人匆匆回老家陪了父母三天。回北京时,面对前来送站的老父母,“情绪激动,觉得没有尽到孝道,愧对父母。”只是,北京到淄博的高铁只要三个小时和229元车票钱,很多人质疑,只是因为工作忙而无法回家吗?新闻背后的潜台词,亦不无将矛头暗指向难以调和的城乡代际矛盾。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转发、评论此起彼伏,门当户对、阶层差异、凤凰男女、城乡距离......你解说完我登场,城市人与农村人的生活轨迹每碰撞一次,就会搅皱一番华夏大地已经波涛暗涌的池水。

 

有些事情,谁都不愿意提,如同疤痕。城市的生活依赖于农村土地产出的供应,但是对于泥土和乡村的靠近,城市迅速地关上了他的大门,将一切可能影响生活水准的“因素”拒之门外。只是,往上倒三代,今天城市里的定居者,有几人不是农村土地哺育出来的后代?多少农民家庭,历经千辛万苦培养出一两个大学生,等子女大学毕业后留在城市中生活,可能还需要父母继续省吃俭用,凑钱帮助结婚成家买房子。而就此定居城市的大学生们,多数都关上了回乡的大门,将血缘关系切断,将乡村留在遥远的背后。

 

不仅大学生不会再回去,就是“目前在乡村教书的教师、乡村医生,也想尽办法到县城,甚至更大的城市。”单向流动的洪水冲刷下,乡村的田野越来越贫瘠,教育、医疗、养老等绝大多数问题都被城市遗弃在行将荒芜的土地中。黄灯在《一个农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中犀利地指出,社会财富与希望可能并没有多少途径流向农村,“但社会不良的触角,比如拖欠工程款、信仰危机所导致的价值观混乱、基层执行计划生育的粗暴和失责,却总是要伸向普通的农家,种种无声的悲剧最后总是通过各种渠道渗透到他们的日常生存......”

 

星散的人口,留守的儿童,即将荒芜的土地,日渐凋零的老一辈,人际淡漠,唯利是图,孝道堪忧,淳朴不再。搜索所有的回乡日记里,这些词都不会少见,无论是专家还是学者,都给不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在普天同庆的焰火中,在央视春晚100分的欢歌笑语中,我们会暂时忘记现实里城乡之间那道存在已久的疤痕。有专家认为,“婚姻中的差异鸿沟是正常现象”,换句话说,城乡差异鸿沟可能也是正常现象。对于早已在疤痕中麻木的看客们来讲,他说的一点都没错。

 

上海姑娘自江西农村落跑,山东大汉在铁道边长跪。大门关上的时候,门外的人心痛,门里的人亦难免暗伤:被切断了的血脉,永远都有难以愈合的疤痕,在阖家团圆的祥和气氛里,这道疤痕其实分外地明显。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