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子朔:让每个学生赢在终点

发布于:2016-06-07 16:32:15
分享到:

 冯子朔:让每个学生赢在终点

-本刊记者  刘新平

 

兴趣比成绩更重要

 

冯子朔,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博士后;长春哈佛史特教育学校校长。

 

对冯子朔来说,创办哈佛史特学校,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创业。此前,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博时,为了勤工俭学,她曾做过两年的汽车定制贸易,即根据国内用户的需求,将美国的汽车进口到国内。在这过程中,她熟悉了国际贸易的流程,精通了多种交易模式和关税的算法,并且,开始时时关注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和国际进出口贸易的形势波动......这对她所学的国际贸易专业无疑大有助益。后来,中国大幅上调进口汽车排量关税,再做汽车贸易,利润很小,她又成为国内一家服装企业在美国的产品总代。正值次贷危机,市场百业萧条,美国人开始过起了紧日子。这样,来自中国的物美价廉的服装就成了抢手货。冯子朔记得,曾经有一天,她就向美国的一些百货超市和连锁商场发货近百万件——虽然,做汽车贸易,做产品总代,让她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就挣了数字相当可观的美刀,但是,她从来没把这两件事当作事业来做,至多是出于一种较为现实的需求。

 

但做哈佛史特学校完全不一样。创办一所富有特色、能够推行她信奉的“兴趣教育”理念的学校,一直都是她的理想和追求。“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是一个尽人皆知的道理。但实际上,许多中小学老师的做法,却是在扼杀学生的学习兴趣。比如,生硬的填鸭式教学,逼迫学生死记硬背,搞巨量的题海战术学生在如此沉重的负担下疲于奔命,又何来对学习的兴趣?”

 

其实还有更严重的。冯子朔清楚地记得自己读初一时的经历。一次语文小测验,她在默写一首古诗时错了两处。按照老师的规定,错一处要罚抄500遍,错两处便是1000遍。那天放学回家,刚吃完晚饭,冯子朔就开始抄写,等1000遍抄完,已是下半夜了......数学老师对学生的惩罚也同样近乎变态:如果一道数学题做错了,通常都要被罚做三十到五十遍。而她所在的中学,还是当时的省重点。

 

采访中,冯子朔告诉我,就因为如此极不科学也极不人性的教学方式,让原本成绩很好的她,一度产生了厌学情绪。

 

正因为有这样的切肤之痛,在办学之初,冯子朔就一再向老师们强调,要致力于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而不是一味注重考试成绩。因为,“兴趣比成绩更重要”。

 

20155月,哈佛史特学校正式成立,主要针对小学生和初中低年级学生。起初设有特色托管班,美式英语口语班,包括舞蹈、音乐、书法和国学在内的各种兴趣班。托管班是专为那些父母无法按时接其回家的学生办的。放学后,哈佛史特的校车会将这些学生接到学校,由各科老师分别辅导孩子们做作业,并在轻松的氛围中为大家答疑解惑。英语口语班由学校聘请的外教授课,内容设置和教学进度由冯子朔和外教共同讨论制定;因为外教授课时生动有趣,欢声笑语不断,便成了口语班上经常出现的场景。各种兴趣班则是孩子们放飞天性、展示自我的舞台......

 

在办学的过程中,常有学生家长向冯子朔建议,希望她能办奥数班。在长春地区,奥数班的收费标准一向很高,能为学校带来不菲的收益,但冯子朔没有答应。家长会上,她讲了自己读小学时亲身经历的一件事。那时,父母给她报了个奥数班。但刚学了几次,就感到很吃力。本来学校的课业负担就很重,奥数班所学的内容又远远超出学校课本的范围。总跟不上老师的进度,让她有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每个周六周日,在奥数班上一坐就是一天,但纯粹是在应付。听不懂,大脑就溜号;有时实在无聊,就在本子上画小人......可是不能不去,因为对父母不好交待......“各位家长,您真的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如我一样的煎熬吗?”她问学生家长。

 

开家长会前,她还与姐姐讨论了一次。她姐姐是吉林大学的数学博士,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为什么要用那些难度极大的数学题来为难小学生已经不堪重负的大脑呢?对孩子们来说,能把课本上的东西搞明白就可以了。也许课本上的题不如奥数难,但只要他们明白了解题的路径,切入的方式,便有助于他们数学思维的养成,而这才是最重要的。”

 

家长会上,冯子朔把姐姐的话也转述给大家听。最后,明确表示:哈佛史特不办奥数班;“因为这与我们的教育理念严重不符!”

 

有为有不为——奥数班不办,但哈佛史特以后相继增设了科学实验班和社会实践课等特色班和公共课程,并且大受学生和家长欢迎。

 

 让每个学生赢在终点

 

开设科学实验班,在冯子朔是有着明确的目标的,那就是提高学生的实操能力,并通过一些基本的物理和化学实验,培养他们对科学实验的兴趣。

 

当然,对每次实验老师们都必须有周密的设计。实验的意义在哪里?通过实验能让学生获得些什么?都是必须考虑到的。实验做完了,每个学生都必须写出一份实验报告,既写实验的科学原理,也写自己对该次实验的看法和意见。

 

有时冯子朔也会带实验班的学生去野外。曾经去长春著名的南湖取水样,通过仪器检测出水质为几类。然后,冯子朔给学生们出了一个题目:从南湖现在的水质状况,谈谈你对长春水环境保护的意见。结果,学生们都把这当作一篇正经的论文来做,纷纷翻阅书籍,查找与南湖水质变化相关的资料,阐述各自关于水环境保护的观点。虽然行文稚拙,论述也远远谈不上深刻,但那种独立思考和勇于探索的研究精神,让冯子朔欣慰不已。

 

实验班很费钱,包括仪器设备、各种实验器皿、试剂等在内的成本投入很大。但冯子朔觉得值。

 

留学归国后,冯子朔一直走在一条公益助学的路上。这些年,她为农民工子弟学校捐献过文具、电脑和智能化教学软件,资助过数十位困难学生,为坚持在偏远学校教学岗位的老师们送温暖献爱心,还相继赞助了首届微信好声音评选活动和吉林省“草根春晚”少儿类节目海选......创办哈佛史特后,她不再独自做慈善,而是尽量带着愿意参加社会实践的学生们一起去做。“他们现在还小,也没什么能力,但我希望能在他们心里播下一颗爱的种子。总有一天,心里的种子会生根、发芽,长出一朵慈善的花!”

 

冯子朔第一次带着学生做慈善是去年的718日。那天,是她捐赠给长春农安县万金塔小学120套桌椅以及其他爱心物资发运的日子,哈佛史特的数十名学生也随她前往。3个小时车程后,在万金塔小学院子里,举行了简单的交接仪式。随后,冯子朔带着哈佛史特的学生与万金塔小学的孩子进行交流。两个学校的孩子由最初的陌生,很快就熟悉起来,还给新朋友留下了联系地址。现在,很多孩子还保持着通信联系。信中,他们介绍各自的生活和学习,并且互相勉励、督促......

 

到目前为止,哈佛史特的教育理念已经在社会上形成了良好的口碑。学校刚开办时只有不到40个学生,现在已经增加到500余名。哈佛史特的第一所连锁分校也筹备完毕即将开学......

 

决定创办哈佛史特学校之前,冯子朔曾特意去了一趟美国,考察了洛杉矶、纽约等多个城市的中小学教育。在国内,她最常听见的一句话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而在美国十来天的考察过程中,她听见最多的一句话是:让学生赢在终点。“这其实正是我和哈佛史特要努力去达成的目标:让我们的每一个学生都能赢在终点。” 冯子朔说。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