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本禹一直是本禹

发布于:2016-06-07 16:37:20
分享到:
 外在的风光荣誉,都不如脚下正在行走的理想之路。

 

让本禹一直是本禹

文-王明旭  陈敏

 

1

 

2015年,《有一种青春叫奉献——本禹和“本禹”们的爱心接力》新书出版,徐本禹再度成为“热词”。已在湖北团省委学校部工作的他,带着“本禹志愿者服务队”代表,在新书发布会上讲述了自己的青春。

 

17年前,徐本禹考入华中农业大学,囊中羞涩,却资助比自己更贫困的学生、为希望工程捐款。2003年考上研究生,他却选择去贵州贫困村义务支教,故事传开后,人生骤变。华中农业大学成立“本禹志愿服务队”,此后十年先后建起16所希望小学,组织300多名边远乡村教师来武汉培训......徐本禹也从一个贫穷家庭的孩子,成为青年榜样。

 

多年前,在中国青年杂志社的官园小院,我第一次见到徐本禹,戴着眼镜,清瘦黝黑,是个泪点很低的青年:谈到支教岁月中的点滴,谈到孩子们,谈到父母和姐姐,他情不自禁地红了眼眶。

 

孩子们留下‘我发现了春天’这几个字,当时我非常感动。”“我很孤独,很寂寞,内心十分痛苦,有几次在深夜醒来,泪水打湿了枕头,我快坚持不住了......。”

 

那时,他刚当选为“感动中国”人物,“不是我感动了别人,而是一直被别人感动。”

 

世界那么大,可以做的有很多。徐本禹选择了做一根火柴,点燃千千万万人的爱心。

 

2

 

有很多人被他点燃,也有不少人不以为然。

 

此书出版后,有位大二的学生在微信公众号犀利提出,自己也是读着徐本禹的故事长大的,但是书中的徐本禹与生活中的真实人物相比,有点“厉害”,有点不接地气。他先介绍徐本禹生活中讲过的话,“我也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有缺点,很急,‘有次看小孩学不会,就摔书’,后来才慢慢降低了语速;在没电的地方呆了半年,‘太向往武汉,一下火车就像到了天堂,高兴得喝了一瓶白酒’......”;之后,作者又引用了新书中的事例:“一个月下来,学校发给徐本禹50元钱,第一次拿到自己勤工俭学挣来的工资,他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当时就从中取出7元钱买了两斤瓜子跟同学分享。不久,徐本禹所在的学院组织了给山东费县一个叫孙姗姗的女孩的募捐活动,他立即将勤工俭学挣来的50元中剩下的43元钱全捐了出来。徐本禹后来回忆道:‘钱捐出去以后,心里特别高兴,因为这是用自己的劳动所得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这位年轻学生认为,一个徐本禹是立体的,一个徐本禹是扁平的;而他希望能从新书里读到更立体的人物,看到本色依旧。其实,书中的事例也说不上“厉害”,买瓜子,捐款,同样见徐本禹的真性情。软弱的眼泪、寂寞的迷茫是真的,执着的奋斗、强大的爱心也是真的,否则何以走到今天?

 

不过,年轻人一向对自然的情感流露更为敏感,笑泪愁苦都是真实的青春岁月——打动他们的,往往是整体的和谐纯粹。

 

3

 

关于此书,还收到一篇文章,作者王明旭是湖北省学生联合会驻会执行主席,以身边同事的角度,感受着“徐本禹”,嵌入自己的成长。他写到一段往事:当时本禹准备放弃读研而去支教,踌躇不敢和父亲开口,而父亲最后爽快地表示了支持——这让王明旭也很触动。

 

“我能深深感受徐本禹当时的心情:害怕、短暂失措,两年义务支教没有分文报酬还得继续伸手向家里要钱的愧意......因为我自己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记得硕士阶段,我未告知父母,就将刚获得的国家奖学金2万元捐给“大地之爱·母亲水窖”公益基金,随后怀揣忐忑之心,发短信将此事告知父亲。等待父亲的回复是漫长的,难熬的,足足半个小时,父亲才回复了:老爸支持你。

 

我了解父母。他们可能觉得家里也不富裕,最多捐一半,竟然全捐了,我是不是有点太过理想化?我尊重父辈,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哲学和对柴米油盐的考量。可我也有自己的梦想。这是国家第一次设置国家研究生奖学金,我想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其实,捐赠兼职酬劳、稿费、奖学金、书等钱物,于我,已是生活一部分。

 

青春面对艰难困苦时,挺过去就好。面对不理解时,一笑即可。

 

父母老师的培养,国家的帮扶,才能让我走到现在。作为一名学生,路上不管遇到多少不顺,对社会有何抱怨,但国家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每个人都应承担一份责任,怀揣一份感恩,感恩所有为这个国家奋斗的人们。

 

今年有幸在省学联驻会工作,工作强度大,经常需要牺牲双休日,加班到深夜,回到寝室继续奋斗至凌晨。同时,也有幸与徐本禹时常接触交流。有时看着徐本禹工作至深夜,甚至带着被子直接睡在办公室。有次,他担心我没吃早餐,把自己的饼干让给我......

 

以前总觉得本禹们离自己很远,无法达到他们那样的境界,其实只需对世界万物怀有恻隐之心,对社会建设有信心,从一件件小事做起,日积月累,就会成为优秀的志愿者。”

 

青春面对艰难困苦时,挺过去就好。面对不理解时,一笑即可。”——这样被徐本禹带动成长的普通青年,应该不少。

 

对于网上不同的声音,我也问及本禹的感受。他说:“这几天太忙了,凌晨四点就起来工作,顾不上别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很正常......不管听到什么声音,最重要的,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管走多远,都不要忘记问问自己为什么出发,心中是否还有那份纯粹?少说多做,奉献本身就是快乐的。”

 

回到贵州支教的起点。

 

阳光洒进山洞,清脆的读书声响起,穿越杂乱的岩石,回荡在贵州大方县猫场镇这个名叫狗吊岩的地方。狗吊岩至今水电不通,全村只有一条泥泞小道通向外界......”

 

当初的徐本禹,正是看到这篇报道,走上了志愿者的道路,一走十多年,直至今天。

 

其实,所有读者的愿望都殊路同归:让志愿者永远都是纯粹的爱者,让本禹一直保持不忘初心的本色。外在的风光荣誉,都不如脚下正在行走的理想之路。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