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2016-06-08 11:30:42
分享到:

 

文-鸢尾

 

在武汉汉口的解放大道上有一段叫西马路的地方,有几栋苏联人修建的老房子。余老头子就住在这里。余老头子的爷爷以前是国民党,后来跑去台湾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余老头子的父母却留在了武汉。余老头子的父母为人谨慎,对于上辈留下的房子没敢全要。余老头子也遗传了这种谨慎的品质。听别人说,红卫兵时期余老头子衣服里塞了好几个袖章,见到人说人话,见到鬼说鬼话,所以从来没有挨过红卫兵的打。

 

余老头子特别好吃,而且脾气暴躁。他十分喜欢他的四只鹅。好吃的余老头子把它们养得那么肥还不杀了吃,可见喜爱的程度。余老头子说:“这鹅不是吃的,是看门的。”

 

鹅确实是看门的。有一次,余老头子家里来了小偷,一只鹅叫醒了余老头子。等余老头子赶到门口,看见其它三只鹅脖子一顶一顶,正用嘴巴啄着小偷。

 

但是邻居不高兴了。四只鹅养在家里,用邻居们的话说:“臭死人咧!”

 

余老头子的房间里有一个很小的阳台,四只大肥鹅就住在阳台。而狭小的房间里有一个不大的床,余老头子、余太太、大女儿、二女儿和小儿子五个人一起挤着睡。

 

居委会郑重其事的找上门来说,余老头子只有两天时间把鹅解决掉,否则居委会只能强制杀鹅。不过居委会还是很善良的,因为他们说杀了的鹅还是会留给余老头子,不会没收。

 

余老头子哭了。他决定把四只大肥鹅中的两只鹅送回乡下去养,于是他花了几个小时挑出来了两只鹅,二女儿就背着一只鹅抱着一只鹅上路了。

 

剩下两只鹅余老头子决定卖掉。大街上,余老头子走在前面,手叠在背后,走着吆喝着:“鹅诶——卖鹅诶——”

 

两只鹅在后面扭着大肥屁股,昂着头,晃着翅膀,迈着脚,屁颠屁颠而又趾高气扬的跟着,就和以往散步时一样。

 

鹅是怎么卖掉的,余老头子没有对家人说。不管家里人怎么问,余老头子只回答道:“鹅卖掉了,居委会的不会杀它们了。”小儿子说:“买你鹅的还不是会杀了吃,我要吃肉肉你为什么不杀了给我吃。”余老头子却把大女儿打了一顿:“要你多嘴。”

 

大女儿以前养了一条狗,那条狗和大女儿感情很好,大女儿每天上下学狗狗都会去接送。有一天,小儿子推余老头子说:“要吃肉肉。”余老头子说:“哪有肉?家里粮票都快没了。”小儿子指了指大女儿的狗。

 

大女儿看见了,骂了小儿子,结果被余老头子打了一顿。第二天放学回来,大女儿照往常一样去劈柴,叫狗狗,却没有听见回答。她进屋一看,桌上有做好的肉,小儿子还舔着嘴巴。大女儿和余老头子大吵了一架,当着余老头子的面打了小儿子一顿。余老头子理亏,倒也没管。但是小儿子怀恨,后来处处提及这件事,总是说要吃肉肉。余老头子的鹅自然也就首当其冲了。

 

于是,大女儿就这样莫名其妙而又合情合理的被余老头子打了一顿。

 

二女儿几天后才回来,她的一个同学和她一起回乡下去的。由于余老头子只给了一个人的路费,所以两个人一起回乡下去,钱就不够用了,两个小孩子只好中途下车。第一天晚上他们还没到,就在田里睡了一晚。两只大肥鹅没有跑,守着小主人,却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送人了。大肥鹅吃着虫子,两个小孩子睡着,倘若是陶渊明经过,没准又要写出田园诗了。

 

三十年后,在余太太六十七岁的生日那天,余老头子的大女儿带着儿子去给余太太买礼物。这个时候,余老头子已经过世七年了。在地铁站旁边,男孩看见一家卤制品店,说:“买烤鸭吧。”余老头子的大女儿说:“看清楚点,那是烤鹅。”男孩点了点头,突然发现母亲神色有些异常:“怎么了?”母亲笑了笑说:“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你外公,还有那四只大肥鹅。”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