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棵草摇动另一棵草

发布于:2016-06-08 14:17:20
分享到:
 孩子向前走去,看见紫丁香, 紫丁香成了她的一部分;她看见杂草,杂草也成了她的一部分。

 

让一棵草摇动另一棵草

-浦东

 

随着女儿朵朵的出生,李迪联合一些家长组建了一个“三叶草家族”的亲子阅读QQ群,以星星之火,给越来越多的孩子们点燃了有故事的童年。

 

短短几年,三叶草家族走进家庭、学校、社区、图书馆等地方,为孩子们读书,演出绘本剧,从最初的十几个人,发展至覆盖全国的两万多个家庭,在深圳17个社区及珠海、杭州、长春、上海、重庆等城市设有站点,成为深圳第一个走向全国的民间阅读组织。

 

一棵会阅读的草

 

李迪是《凤凰周刊》出版事务部的主任,平时工作非常忙,直到2003年女儿朵朵出生后,她生活的节奏才逐渐放慢下来,从此,在夜晚柔和的灯光下,抱着女儿读绘本成为她一天中最温馨的时光。

 

记得在朵朵一岁时,为女儿读完一本绘本后,李迪就拿起作家杨绛的书《我们仨》,轻声地读出来。她原以为,这样的成人书,一岁的女儿是不可能听懂的,没想到读到杨绛和钱钟书、女儿生死相离的章节时,朵朵竟然悄悄地哭了起来。

 

李迪很惊讶,同时也开始静静地思考:什么样的书才最适合成长中的女儿。

 

200711月,深圳举办儿童阅读国际论坛,李迪是带着问题去参加的。在这次论坛上,她见到了日本“图画书之父”松居直先生和国内一些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松居直先生说,亲子阅读能够影响孩子的一生,一定要读书给你的孩子听,至少要读到他10岁。

 

他从3岁起,母亲就读书给他听,有时工作了一天的母亲读着读着就睡着了,松居直就轻轻地将母亲摇醒,请求继续读下去。至今,母亲为他读书而睡着的样子,仍然深深地留在他的脑海中。

 

论坛间隙,李迪还认识了深圳儿童阅读推广人周其星,他是一位小学老师。李迪希望加入到这个阵营中。

 

2008年深圳阅读月来临前,李迪通过同行,拿到了松居直先生的一本图画书《桃花源的故事》。李迪很想拿到读书月上去推荐,就给当时深圳文化局主管读书月活动的负责人写了一封信。对方很快给李迪回复,希望李迪留下组织机构的联系方式。李迪说只是个人想法。负责人遗憾地表示,读书月是政府活动,合作对象只能是正式机构或者单位。

 

感到遗憾的李迪和周其星老师商量,先建一个亲子阅读的QQ群。

 

某天,她带着女儿出去散步,看到了路边的三叶草,这是深圳很常见的丛生植物,随风摇摆。李迪眼前一亮,三叶草如同一个融洽和睦的大家庭,何不将阅读部落取名为“三叶草家族”呢?这个名字一提出来,大家都很赞同。三叶草一蓬蓬一簇簇,亲密无间,叶片如心,被李迪演绎为“童心、爱心、慧心”的核心价值。

 

围绕三叶草家族的家长们,则自称为“草籽”。

 

蔓延向全国的绿洲      

 

有了组织后,“草籽”们天天在群里热火朝天地讨论,而李迪和团队有意识地向线下发展,逐渐举办专家阅读讲座、社区故事会、主题文化沙龙、新书试读会、年度讲述大赛等多种阅读活动,“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故事滋养孩子,彰显孩子的灵性,呵护孩子的童真”。

 

他们定期推出好书榜单,并面向家庭开展“故事妈妈”的培训机制。

 

2010年的一天,李迪接到同学从中科院打来的电话,说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正在组织一个全国科普剧的邀请赛,三叶草家族的爸爸妈妈们,可以编排一个绘本剧参加。

 

绘本剧是看、听、讲、玩、演的结合,是一种体验式的阅读,可以增加孩子们读书时的情感体验。她很快在三叶草QQ群里发出了招募通知,报名的家庭很多,李迪就让有经验的家长们牵头组剧,短短的一个月,三叶草家族竟然排出了16个剧目。那段时间,大家每天都在网络和电话中讨论剧本编排的细节,如何改编,虽然不专业,但他们很用心。

 

在最后的PK中,他们这个民间组织的剧目和省级科技馆专业演员一起PK,竟然拿到了全国第一名。

 

这次的收获让李迪信心大增。从此,绘本剧作为一种儿童创新阅读的方式,成为三叶草家族的保留项目,在全国推广。

 

每年,三叶草家族都会开展年度绘本剧大赛,家长和孩子们自编自导自演年度好戏,吸引更多家庭。家长都鼓励孩子们去创作、编排和表现,孩子们组成团队激烈讨论,有时候效率比较低,但是父母还是信任孩子们,让他们做主。最终的演出效果同样惊艳,而孩子们在阅读上的收获感受也是最深的。

 

2011年,三叶草家族在深圳民间组织管理局完成了注册,成为一家正式的民间公益组织。三叶草家族的绘本剧大赛,也多次被列为深圳读书月的重点活动。

 

深圳图书馆曾经举办“阅读在民间”的文化展,展览由各民间阅读组织自行设计。李迪挑选了靠窗的展位,做了一个2米乘以3米的沙箱,放进消过毒的沙子,种上三叶草,每天浇水。如果观众认同三叶草的理念,可以在三叶草卡片写上名字和祝福,涂上绿色,插在沙箱里。展览持续一周,原来的“沙漠”变成三叶草的绿洲。

 

这样的绿洲正在全国蔓延开去。

 

故事滋养孩子的童年

 

短短几年,三叶草家族已经拥有“草籽”2.5万多人。截止目前,这个公益组织的专职人员只有一个人,李迪他们都只是义工,忙完本职工作,就去参加“三叶草”活动,没有工资,只是因为对孩子的爱。

 

作家梅子涵曾经翻译过惠特曼的一首诗,“一个孩子向前走去,她看见紫丁香,紫丁香成了她的一部分,她看见杂草,杂草也成了她的一部分。”

 

李迪说:“我们选择了在孩子最初的时候,让他们看到了三叶草。三叶草很神奇,是会阅读的草,能通过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故事来滋养我们的孩子。三叶草还是最具生命力的草,无论在哪里都是一丛丛一簇簇,蓬勃的聚在一起,就像我们充满活力的团队,在我们的背后,还有跨越了阅读、教育、艺术、音乐、科学的各界专家团们。三叶草还是植根于民间的草,我们坚持紧贴大地,只代表最一线读者发出基层的声音,妈妈和宝宝最爱的年度好童书榜单已经评了6年。我们的愿景,还在于三叶草的无处不在,在每一个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角落,都有爸爸妈妈给孩子读书,有好听的故事丰润孩子的童年。”

 

目前,最早一批三叶草家族的孩子,已经从小宝宝长成了婷婷少女和翩翩少年,他们称自己是“草二代”。一个当年最爱看“聪明豆”绘本的草二代,现在是聪明豆的翻译者;一个喜欢做手工的草二代,在网上开店卖自做的耳环,一个暑假卖了5000多元,买书给民工子弟学校建立班级读书角;有的草二代成了故事达人,成了每年绘本剧剧组中最受孩子爱戴的小大哥;有个草二代在央视“我最喜欢的课外书”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而他的理想是当一名外交官......

 

李迪说:“多年以前,我曾经在日记中写下什么是爱,当时我正深爱着一个人,我觉得爱,就是由衷生出愿望,希望这世界能为了Ta变得更好。我们选择的方式是:为他读书,为他的朋友和伙伴们读书。我不知道阅读是不是能改变中国,我们只是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和读书的方式。”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