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路径

发布于:2014-04-16 10:55:11
分享到:


在较大程度上实现了公民的个人能力发展空间解放,保障社会资源流向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企业和个人,是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共同特点。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路径

文/文韦


2012年,中国人均GDP达到6100美元。2011年,中国人均GDP为5414美元,2010年,人均GDP是4400美元。连续几年的人均GDP高增长是喜人的。毫无疑问,中国已经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也面临着中等收入国家的艰难挑战——中等收入陷阱。

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的一种状态。大多数国家是发展中国家,存在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像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智利、马来西亚等,在20世纪70年代均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直到2007年,这些国家仍然挣扎在人均GDP3000~5000美元的发展阶段,并且见不到增长的动力和希望。难以实现人均国民收入1万美元,迟迟不能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观察那些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会发现各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方式不尽相同。从GDP数字来看,美国1966年人均收入达到3000美元,1980年才达到1万美元,用时14年。当然,彼时的美国人生产水平一直处于世界前列,被划为超级大国。但美国人在人均GDP超越1万美元之后,仅用了20年,就达到了人均GDP3万美元,速度在高基数上增长非常之快。因而,美国人如何走出中等收入阶段也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美国人在人均收入达到3000美元之后,也面临着经济问题,首先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美国人无力坚持美元与黄金挂钩,但成功劝说阿拉伯国家将出口的石油用美元结算,事实上扩大了美元的使用范围,真正建立起美元在石油等大宗商品领域的交易货币地位。美国因而享有了更多的印刷美元带来的红利,有能力为国民提供更好的生活医疗保障、教育支持、科研奖励,随后在计算机、互联网、航天军工等多个新兴产业领域引领世界之先。同时,美国也有充裕的货币流动性支持发达的金融产业,美国股市在战后持续近百年的总体上升趋势,支持着美国具有先进生产水平企业的崛起,一个毕业生只要有优秀的研发能力或者经营创意,都可以迅速找到资本创业,发达的金融业带动了美国各个产业的兴起。这使得美国在1960年代后期从生产能力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水平相当,发展到20世纪末遥遥领先。美国成为高收入国家,走的是一条构建了获取印刷美元收益之后的民生保障、鼓励研发、金融业发达之路。

美国之外的国家,为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基本都经历了打造经济升级版与谋求构建区域经济体之路。谋求构建区域经济体不仅会使得区域内商品流通更顺畅,而且可以经由区域经济体,构建相对独立的金融体系。比如欧洲国家创立了欧元区,减少美国人经由印刷美元对欧洲的掠夺。

东亚的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走出中等收入陷阱,走的是一条并不很顺畅但却很坚实的道路。新加坡利用保障每个公民的居住权、为每个年轻人提供廉价组屋购买权,鼓励公民接受先进教育,利用自己贸易港地位,成为东南亚的商业中心。日本抓住了汽车产业、印刷产业、电子产业兴起的机会,在诸多领域成为美国的竞争对手,实现了产业升级。韩国则在造船业、军工产业、汽车产业、手机制造业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此外在文化产业方面,韩国的影视娱乐水准也世界一流。这些国家,通过对产业的扶持,在一些重要新兴领域实现了对美国的追赶,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

更重要的是,所有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都在制度上构建了防范腐败的屏障。重视教育、法治发达、政策法律条文明确,较少模棱两可的空间,为公民尽量提供公平的教育环境,最终在较大程度上实现了公民个人能力发展空间的解放,保障社会资源流向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企业和个人,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共同特点。

责任编辑:刘善伟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