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花儿”在青年旅社开放

发布于:2014-04-16 11:10:45
分享到:


让“花儿”承载更多的梦想,让“花儿”剧场像花儿一样开起来,让西部地区的年轻人都有机会接触到戏剧和艺术,这是28岁的李亚的野心。

让“花儿”在青年旅社开放

采 访/陈全忠


什么是理想的生活?李亚曾经在路上寻找过。三年前,他辞掉工作,听从心灵的指引,成为路上的一位背包族,沿着长江一路西行,遇到很多朋友,住过很多旅社,直到有一天,累了回到家,发现兰州竟然没有一家青年旅行社,于是他停下来,和一群朋友搭建了一家青年旅社——花儿。

其实,花儿还是李亚的“梦工厂”,他在旅社里开了一个小剧场,成为国内第一家拥有剧场的青旅,旅人们在这里寻求休憩的港湾,舞者们在这里找到梦想的舞台,那些曾经流行于甘、青、宁、新的“花儿”民歌,也将得到拯救,搬上这个舞台绽放光彩。

这就是李亚的理想生活,让所有的梦想都像花儿一样绽放。


活得真实从容,不违背梦想


李亚爱旅行,也爱话剧。

李亚第一次接触话剧是在上大学以后,复旦有悠久的戏剧传统,话剧社团在校园非常火,大学大部分业余时间里,他都和剧社的一群人热热闹闹地混在一起,不是写剧本,就是排演莎士比亚的戏剧。

工作后,他还在继续着话剧剧本的创作。当然,那是一种单纯的爱好,李亚从没想过把它变成职业,就像旅行。他曾经跟着复旦登山协会去了龙王山、大嵛山、婺源、神农架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想要去的地方也越来越多,每次线路活动之后的一场大酒,让出发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那时候,李亚已经工作了,在上海的一家咨询公司做顾问。很好的公司,很好的同事,不菲的工资,李亚做了三年,但在李亚看来,却仍然是一个有限的空间。“基本上,只要比照着公司里年龄大一点的同事,就可以看到自己将来的生活是什么样子。那样的生活并不是不好,只是当你发现将来的生活模式已经可以预见的时候,你就会不由自主地想,生活还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

为了寻找另外一种可能,2010年李亚索性辞去了工作,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做间隔年的旅行。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徒步走过了墨脱、冈仁波齐、乌孙古道,搭车穿越阿里大北线、新藏公路,他一路遇到了很多人,青年旅社的义工、凌晨5点在成都街头分发报纸的邮递员、重建之后的汶川和急需倾听的灾区百姓、红原与马尔康空旷的草原、搭车时遇到的好心人其实风景看得多了,多多少少就会产生抗体,人会变得麻木,可是在行走中遇到的那些人和事,却可以永远触动心底。

一次他走完乌孙古道之后在凌晨2点多到达了新疆的一个乡,很小的乡村,唯一亮着灯光的只有一家小饭馆。李亚请求维吾尔族男主人同意他在饭馆门前的一块空地上搭帐篷借宿,却被饭馆的女主人请进了屋内,并为他腾出了炕。就在李亚准备休息的时候,女主人竟然又为他摆上了一桌热饭。

“一直行走在路上,人对物质的依赖和要求就会变得很低。其实我只想要他家门前的一块空地,但是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多温暖的赐予。”

第二天离开时,李亚将一捆80多米长的用于爬山的绳子送给了这对维吾尔族夫妻。

在路上,李亚从来没有被骗、被抢、被欺负过。他看到了很多生活得很纯粹的人,他们的梦想和生活是一致的,这也改变了李亚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要活得真实,要活得从容,不违背自己的梦想,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靠梦想取暖,但对这个世界绝对真诚


2011年4月,结束旅行的李亚回到兰州。朋友问他这一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李亚摇头。朋友又问有趣的事情,李亚说一时想不到。朋友只好让他谈点感受,李亚说:“我不怕了,我不怕被人嘲笑、不怕自己的软弱、不怕理想不能实现,也不怕会辜负那些苦难。”

只有在行走的过程中,他才特别想念老朋友,特别珍惜点滴温暖,特别有欲望去阅读写作——因为孤独面对自我,需要从书本和笔头找到心灵的安慰。

在路途中,李亚一路不停地走,一路不停地写,完成了小说《99个李猜猜》,还完善了一年前写的《白日梦做家》的剧本,剧本讲述了两个自诩为“白日梦做家”的人站在街边贩卖梦想的经历。

其实在路上的人都是“白日梦做家”吧,他们都靠梦想取暖,但对这个世界绝对真诚。

看到儿子背个包回到家中,李亚的父亲心疼地责问:“你这一年一路上都睡帐篷吗?”

其实,李亚住帐篷,也住在全国各地的国际青年旅舍里。这种青年旅舍主要是为年轻人特别是背包客提供住宿的场所,不仅价格便宜,还能结识世界各地的背包客,因此很受年轻人的喜欢。

父亲不知道“青旅”,听儿子解释完,建议说,“兰州曾是丝路重镇,却没有青旅。不如你在兰州开一家国际青年旅舍。”

看着分别已久的父亲的眼神,想想这个建议也不错,于是,李亚决定留下来创建兰州的国际青年旅舍,并且取名“花儿国际青年旅舍”。

2011年10月,李亚在兰州创意园内找到了筹建地点,意外发现,旅舍空间有余,还可装修出一个图书室和小剧场。话剧的梦,竟然如此鲜活。他希望自己的新剧本《白日梦做家》,就能在花儿剧场上演。

所有的梦想,都可以像花儿一样绽放。李亚很兴奋:“无论是什么,花儿都独一无二,对于每个来花儿的客人,也应该有独一无二的体验。”

背包客来到这里,可以静心阅读,享受咖啡,更能感受话剧带来的愉悦,就连他们的每一间客房都以戏剧大师的名字命名,张扬着个性和对事物特殊的思考。

李亚很快就组建起了属于自己的小剧团,剧团人员身份不同,有省话剧院的专业演员,有同样喜欢行走的旅行者,也有在校的学生,因为对话剧的相同热爱,而凝聚在一起,《白日梦做家》从酝酿到首演,一共只用了20多天的时间。

虽说这部话剧没有赚多少钱,却已经为花儿剧团培养起来第一批忠诚的观众,他们将和花儿一同成长,一同成熟。


让西部的戏剧和艺术如花儿开放


一位北京女孩流连“花儿”青旅几天后,离开时留下纸条:“这里有柠檬色的墙壁,茄子色的地板,有蓝色崭新的床单被套,这里房间都以戏剧家命名,住皮兰德楼,隔壁贝克特和布莱希特,拐角儿高行健和斯坦尼。这里一切自助,拥有一个剧场和一个图书馆;这里由一群旅行者和话剧迷建起;这里有梦想实现的样子。”

李亚对“花儿”青旅的介绍非常文艺:“这是一座想象中的城堡,弯曲的钢铁编织着天空的形状,砖墙之间的空隙正好够蜘蛛钻进钻出。这座城堡叫做‘花儿’,没有任何植物,只剩下嘶哑的喘息铁门碰撞时产生的火花像是从高空落地的电焊渣,飞溅出梦想璀璨的样子。”

“青旅+小剧场”的运作模式让李亚在第一年便挺过了寒冬。

靠小剧场的演出来赚人气,用青旅的收入来养活小剧场,第一年,便实现了理想和现实持平。依靠豆瓣、微博等网络平台以及在青旅品牌的推介,越来越多的背包客知道了花儿青年国际旅舍。生意走向正轨,李亚得以抽出更多的时间写作、登台,并开始排演他创作并导演的第六部话剧《没事找事》。

李亚觉得,“花儿”应该是所有热爱自由、热爱艺术的人们所共享的。

在西部地区旅行的时候,他发现了那些传统的民歌依然活在乡野,让人震撼。“花儿”的舞台,在以话剧为主的前提下,李亚和他的同伴们将努力挖掘、编排当地戏曲及传统的曲艺表演,譬如皮影戏、秦腔、兰州鼓子,包括曾经流行于甘、青、宁、新地区,即将消亡的花儿民歌,将有望在青旅的小剧场得到拯救。

在李亚的邀请下,越来越多的民间艺术家登台“花儿”剧场,更多西北味道的民间艺术在这儿得到传承。2013年3月,致力于收集改编再创作西北社火小调、地方戏曲、花儿的民谣歌手张尕怂获邀到“花儿”剧场演出。前不久,著名的蒙古族乐队额尔古纳乐队也首次在“花儿”专场演出。

让“花儿”承载更多的梦想,让“花儿”剧场像花儿一样开起来,让西部地区的年轻人都有机会接触到戏剧和艺术,这是28岁的李亚的野心。

责任编辑:陈敏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