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的时光是最真的自己

发布于:2014-04-16 13:40:13
分享到:


在看到大千世界里一出出或悲或喜的事件呈现时,你又会满足于自己的小生活,再一次觉得手握的时光才是最真的自己。

手握的时光是最真的自己

文/袁恒雷


时光是最厉害的蒙太奇,把你从记忆中一处处场景放置到眼前的生活,无论情愿与否,你都得回来,都要明了,手握的时光是最真的自己。

内心常游离于孤独与执著、彷徨与倔强。曾以为只要肯努力就可以获取想要的一切,曾以为错过的人与事就不可能重来,也曾以为未来是遥不可及的终点。直至走过一些路,遇到一些人,方了悟,那些曾以为,也只不过是曾以为。

身边飞过的进口跑车,望着它撒欢儿的背影,你仍会多看几眼;面前走过一位款款的时髦姑娘,你仍会放慢前行的脚步;擅于烹饪的阿姨置办了几样美味佳肴,你的筷子仍会多伸几次。你不会游离于这个多姿的生活之外,即便知道了,攒一辈子钱也不会买下那辆跑车,不会追上那样的姑娘,可你依然会让自己努力成为山间的清泉,叮咚作响,而不会颓萎于困顿让泉水浑浊。就如你不会放弃自己的兴趣爱好——文字是镶嵌在纸页间的音符,而音符是流淌在生命里的血液。这样的滋养是常伴一生的,甘之如饴,不离不弃,让生命变得愈加丰盈。

时常会想远离城市,去山野间放逐身心——大多数人都愿意这样的回归——与星月对话,与露珠对话,与草木对话,与牛羊对话。天上的明月是乡村的眼睛,草间的虫声是夜里的天籁。此时,在一处庭院坐下,把往事倒入杯中,又将明天化作仰天一望。看看你的亲友,你的乡邻,昨天的叔叔成了爷爷,昨天的妹妹成了孩子的母亲。而头上的星月似乎依然是20年前的脸庞,它们才真的叫长生不老。

在和家人通电话的时刻,你会明了自己的生命不单单属于自己,他们每一天都想知道你是否安好;在望着城市霓虹闪烁的时候,虽喜欢于她的繁华,却会不自禁地萌生疏离感,城市不定的体温让你犹疑;在看到大千世界里一出出或悲或喜的事件呈现时,你又会满足于自己的小生活,再一次觉得手握的时光才是最真的自己。

这些是生活教会你的,也是你理解了的生活。你会发现,生命里最美好的东西是你最愿意记住的。你会愿意再做那个会让你温馨回忆的梦,那梦里有你看到过的秀美山水,有你最依恋的家乡,看那青山吻着碧水,渔船在湖面慢慢游弋。你会偶尔梦起小学或中学的校舍、课堂,你爱的姑娘,放过的牛鹅,那些曾经想赶快过去的时光,此刻你只想慢点放。那些泛黄的青春纸页,写满了你记忆的笑与泪,那些书写着祝福与吵架的岁月,与历经千年的古诗一样不朽。

所以,生活的百味仍要一次次去尝。也正因如此,我们才会有“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的惬意,才能够去体会“风枝惊暗鹊,露草泣寒虫”的凄然;会有“独鸟下东南,广陵何处在”的怅惘,亦会有“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的欢悦,会自勉“吾谋适不用,勿谓知音稀”。又会想将来有一日过“沧江好烟月,门系钓鱼船”的日子。

这都是你生命里或长或短跳出的想法,也都是你和生活间互赠的礼物。

责任编辑:赵涛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