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川阳:士兵的光荣与梦想

发布于:2014-04-21 14:01:51
分享到:



“如果吃苦充满了意义,那我称之为奋斗。”

王川阳:士兵的光荣与梦想

文/本刊记者 张杰


2013年这个多雨多霾而且“多事儿”的夏天,似乎远称不上让人舒心:庞大的影子银行,危险的地方债务危机,端午节后的“钱荒”导致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暴涨至13.44%,二季度经济增速触及年初设定的增长目标红线7.5%,上证综指创下5.3%的近4年来最大单日跌幅,南方暴雨滂沱,甘肃地震,东海与南海的岛争,以及在号称“史上最难就业季”里四处奔走寻找工作的699万大学毕业生所有这些,无不坚硬地考验着“中国梦”和“李克强经济学”。在梦想与现实之间,横亘着什么?每一个普通人的光荣与梦想,如何通过努力与探索抵达现实的彼岸,实实在在,有意义看得见摸得着可量化?这是一个问题。

有人留意到了一个细节:2013年征兵政策做出了调整,最大的变化是征兵时间提前,由原来每年的11月份组织征兵体检、政审,12月1日批准入伍,12月10日新兵起运,12月30日征兵结束;调整为8月份征兵体检、政审,9月1日批准入伍,9月5日新兵起运,9月30日征兵结束。以往的冬季征兵时间与学生毕业时间相差半年,无形中错过了征集高素质青年入伍的最佳时机。此番将征兵时间与学生毕业时间衔接起来,可谓创建起学生毕业从“校门”到“营门”的“直通车”,可以征集更多高素质青年特别是大学生参军入伍,为建设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提供坚实的人才支撑。

尝鲜者,已经走在了前面。譬如,沈阳军区外长山要塞区某海防团,“海归”硕士王川阳放弃国外的优厚待遇,归国参军,并在入伍期间上演“士兵突击”:入伍三月夺得10项训练第一,被要塞区评为新训标兵,获得区嘉奖。新兵下连后,他主动申请到训练最苦的79分队,成为连队第一个掌握海防特战技能的新兵。6月25日,下连不到三个月的王川阳作为唯一的列兵参加要塞区侦察特战尖子比武,取得一个第一、一个第三的好成绩,荣立三等功,其事迹被《解放军报》等军地媒体报道宣传,称为“王川阳现象”,并在青年中引发热议。

不难想象,王川阳身上有很多新闻点:他是“海归”,而不是“海待”,面对高薪聘请和女友约定申请移民,他为什么选择回国参军?他家境优渥,算得上是“富二代”,又是独生子,为什么非要到部队、而且是最偏远的基层部队去吃苦?一个大学生放下专业、学位去当兵,什么都得从头再来,在人才辈出的部队里,他一介书生究竟凭什么于万千人中脱颖而出?他怎么给自己人生定位的?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部队到底有什么东西如此吸引他?是什么支撑着他一路走来?他后悔过自己的选择吗?他还能坚持多久?他的未来会得偿所愿吗?等等。

7月下旬的大连,连着好些天浓雾弥漫、暴雨如注,海面上极不平静。好不容易熬到半天放晴,记者一行遂于清晨4点半登上部队派来的一艘侦察艇,一路忐忑颠簸、一路呕吐眩晕直奔海洋岛而去,采访对象王川阳就驻扎在岛上。那里是战区距离大陆最远的海岛,素有“黄海前哨”之称。军绿色的小艇犹如一片树叶在巨大的海浪和海涌之间跌宕起伏、左摇右晃,比之过山车尤过,以至于最后连艇上的战士也和记者们一样吐得“酣畅淋漓”,只不过他们早已像一句电影台词说的那样,“吐啊吐啊就习惯了”,难受归难受,手底下的活儿却是丝毫不受影响,不免让人叹为观止!两个半小时的航程中,不时有海鸥围绕侦察艇上下盘旋,犀利啼鸣,仿若在提示我们,勿忘此刻、此地——一百一十九年前,7月24日,这里,曾是中日“甲午海战”古战场,前事不忘,后世之师

艰难抵岛,正赶上王川阳和战友们在雨后初晴还有些泥泞的训练场里摸爬滚打,于是记者近距离亲眼目睹了这位人群中黝黑精瘦、看不出一丁点“海归硕士”书卷洋气的小伙子,默默注视他攀爬网墙、滑降自动步枪射击、狙击步枪300米射击、穿越火障、手雷投准、自动步枪200米打钢板靶、手枪25米打气球,一系列动作标准规范、干净利落,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唯一例外的是,休息间隙当他满身泥泞、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同记者聊天时,不经意露出的白生生的牙齿和脆生生的笑,很健康,很阳光,很接地气!

谁说今天的80后不能吃苦?无论初衷如何,生于1988年的王川阳之投笔从戎,很显然他是把部队当成其人生最重要的一站,不是来享受,而是来磨砺。他有一句话让人欣赏:“如果吃苦充满了意义,那我称之为奋斗。”他甚至打了一个比方:军旅生涯就像一本书,愚蠢的人只会随手翻阅,聪明的人才会认真拜读,因为他知道这本书只能读一次。

以下部分为对话——


从“富二代”到“兵三代”


《中国青年》:参军入伍,当初是你自己的决定,还是家里人主张?

王川阳:我参军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为了实现一直以来的一个心愿。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是在部队大院长大的,爷爷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1954年归国后,随部队摇橹上岛,成为第一代守岛人。在家庭的影响下,我父亲、姑姑也先后成为一名海防军人。作为军人的后代,应该说,骨子里有种说不清的东西一直很深刻地影响着我,所以最终我也穿上了军装,成了“兵三代”,并且像我的长辈们一样,为祖国守海防。

《中国青年》:依你的实际情况,恐怕没你现在说的这么简单吧?

王川阳:(笑)阻力肯定是有的。我当兵的事,其实我姑姑最反对。当时她跟我说,你从小在蜜罐子里长大,海岛那么艰苦,你去当兵事小,丢咱老王家的脸事大!她说的也是,我妈是商人,家境比较好,从小我就没吃过什么苦。2007年考上东北财经大学后,家里给我买了车,我平时用的手表、手机、电脑全是名牌,在别人眼里,我算是个“富二代”吧。2010年9月,我被选送到英国萨里大学国际酒店管理专业,本科毕业后直接保送攻读硕士研究生。去年10月,我完成研究生学业,一家英国跨国企业高薪聘请我,当时在英国华威大学读研究生的女友也与我商量毕业后一起留在英国工作,为下一步申请移民奠定基础。这时我决定回国参军入伍,确实让很多人感到很意外,但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打定了主意要这么做。

《中国青年》:可能很多人都问过你为什么,这里再问你一遍:为什么?

王川阳:前面说过,当兵一直是我的梦想,但真正促使我做最后决定的,其实跟我在国外的几次遭遇有很大关系。2011年12月,我到英国大英博物馆参观,走进琳琅满目的中国展厅,看到历代名家真迹、敦煌壁画等中国国宝,静静地躺在玻璃柜中,我当时特别难过,别人看到的可能是藏品,我看到的是屈辱!这真不是我上纲上线,走出国门之后,对“祖国”的概念,于我而言更多出了一种含义。这些年,随着国家的经济发展,许多有钱人走到了国外,但是有钱的中国人并没有得到西方人的认可和尊重。几个月之后,大家都知道黄岩岛事件爆发,有个英国同学很直接地问我,“王,你们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可在南海问题上,却怎么会被几个东南亚小国纠缠不休呢?你看我们英国,在80年代就能迅速将军队投放到地球另一端,轻松地把阿根廷军队赶走,收复了马岛。”当时,把我噎得够呛,半天我都说不出话来。这件事,把我一直埋在心底的从军之梦,强烈地呼唤了出来。国富还须兵强,兵强国家才有底气,我们这些海外学子才能真正扬眉吐气,真正活得有尊严。

所以,尽管很多人很务实地劝我,我还是遵从了自己内心的意愿,来到了部队。人生在世,各有各的价值观和活法,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我以此为荣。


 我没有放弃的资本,因为我已倾尽一切


《中国青年》:从海外到海岛,从校园到军营,从学生到军人,从海归硕士到守岛战士,如此巨大的反差,你真的做好了思想准备吗?扪心自问,后悔过当初的选择吗?

王川阳:从英国大学宽松舒适的环境,到黄海前哨艰苦枯燥的军营,要说一点反差没有,那是自欺欺人。就说第一次上岛吧,其实我挺害怕坐船的,上岛那天,6个多小时的风浪颠簸,我把胆汁都吐出来了,船靠岸时,虚弱得两腿发软。这,还仅仅是身体上的不适应。

上岛之后,心理落差比我想象的更大,刚开始很不适应。在国外,我能经常给家里打个电话,视频聊聊天,没事还能上上网、打打游戏,节假日还能和同学出去旅游,看看英超,逛逛伦敦大街。到连队后,打电话都有规定,虽然离家近了,但感觉却更远了。校园生活比较自由,现在连上个厕所都要向班长请假,外出就更不用说了。

而且,身上有“海归”的所谓光环,压力也无所不在。一次连队组织积肥,我抬着羊粪走在前面,后面就有人开玩笑说,“海归硕士也和我们一起抬羊粪!”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位大学生战友也向我发起牢骚:“咱们堂堂大学生也在这儿抬粪,美好青春就这么流走了啊!” 那段时间,说实话,我很想找人倒倒苦水,但又不想让人笑话,于是我暗暗告诫自己:既然下了决心,就不能让别人瞧不起,一定要争气,不干出点名堂,就对不起家人,更对不起自己的选择!

《中国青年》:具体来讲,你是怎么习惯快节奏、高强度的军旅生活的?

王川阳:穿上这身军装,我就没有放弃的资本,因为我已经倾尽一切。从走进军营的第一天起,我过去身上的标签自己全都摘掉了,在部队这座大熔炉里,我和大家的起点是一样的,从零起步,全新开始。其实当兵呢,就是“武艺练不精,不是合格兵”。有一句老话:拆东墙补西墙,还是住破房;去昨日失今日,还是在混日;装好人做虚人,还是糊涂人;练强兵砺精兵,最终成精兵。

既然选择了当兵,把手中的本领练好,是我作为军人最起码的本分。在训练中,我从严从难来要求自己。为了打牢训练基础,我每次长跑都腿绑沙袋、多背几把模拟步枪,腿部肌肉有时酸痛得上下楼都困难;单双杠,不但跟班练,每个周末还加班加点练,双手都磨出了茧子;据枪瞄准,就在枪管挂上装满水的水壶,一练就是小半天;手榴弹投远,别人投3枚,我就投10枚,投得有时抬不起胳膊,手拿筷子时直抖。

这样坚持训练,是很见成效的,新兵生活结束,我先后取得了单杠、队列、战术、射击等10项第一。新兵下连时,我申请来到团队训练最紧张、生活最艰苦、驻地最偏远的“黄海前哨好二连”。10米攀绳是连队海防特战的基础科目,老兵们轻松地爬上爬下,基本上都是二十来秒,我却费了很大的劲,用了近一分钟才完成。有些老兵就跟我开玩笑说:研究生,新兵连好使,但老兵连就不一定了!班长指出我上肢力量不够的问题,让我在这方面加强练习。这以后,除了白天正常训练,每晚就寝前我都坚持做俯卧撑,地上放张纸,汗水把纸润透了才睡觉。各科目训练,我都坚持齐步走。两个月后,5公里越野比下连时提高了2分钟,手榴弹一出手都在50米左右,最弱的攀绳也达到了20秒以内。

《中国青年》:很显然,能吃苦,是一名好兵,但还成不了一名真正的尖兵,要当尖兵,除了苦干,恐怕还要开动脑筋,发挥知识优势。

王川阳:确实如此。今年5月下旬,我被选派到要塞区侦察营学习特战技能。第一次进行特战科目训练,成绩很不理想:手雷投准,10枚只进圈2枚;卧姿无依托200米速射,10发只中2发;20公里越野跑,落后第一名1000多米,倒数第二。这组数据,告诉我这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我也意识到尖兵的标准,不是及不及格、优不优秀的问题,而是需要不断超越自我、不断挑战极限,要真正开动脑筋,用心去琢磨。

周围都是高手,于是我主动拜师求教。200米步枪射击,我以前都是左手握弹匣,营长让我改握下护盖。按他的说法,据枪姿势讲究自然舒服,我个子高,手臂长,握弹匣肯定别扭。再有,呼吸要平稳,卧姿要平衡,这样才能打好。果然,第二次我就打出了10发8中的成绩。后来,每次射击我都注意总结,把射击时间、天候、风向、弹着点等,都记录下来,回去后仔细揣摩。现在,200米速射我始终保持在8发以上,最好时能达到全中。

手雷训练需要一定的握力,和木柄手榴弹训练不一样。为了练手感,我就随身带着一枚半斤多重的训练用手雷,放在兜里很不得劲,但我从不离身,没事时就拿出来摸一摸。半个月后,成绩稳定在了10枚进8枚的优秀水平。

20公里越野,我以前从未跑过,这不仅需要耐力,更需要超强的意志。于是,白天野外训练,我就注意观察地形,晚上再加练一个5公里,肌肉酸痛也咬牙坚持,膝盖肿胀就贴几片膏药。根据以前掌握的耐力训练法,我把20公里分成10小段,每段找一个目标跟跑,并在2公里内超越后直奔新目标,不断提高全时段成绩。慢慢地,我跑出了感觉,10天后从倒数第二跑进了前10名。

《中国青年》:那你大学里的专业特长在部队有用武之地吗?

王川阳:这么说吧,部队有舞台有机会,就看你如何把握和发挥。举个例子,有一次,连队以班为单位讨论实弹射击。班长不在,连长让我临时负责。我试着结合实践和各人特点讲射击要领,并辅以互动,结果实弹射击我们班打得最好。通过这事,连长就让我担负某型反坦克火箭的教练员,并和我一起完成了教案的撰写和示范培训。这堂课,后来成为团里的精品教学课。

我的专业是酒店企业管理。连队就让我发挥这方面优势,为正规化建设当“参谋”。前段时间,连队让我以《透过现代企业管理看连队正规化建设》为题,进行了交流发言。现在,连队一些管理细节借鉴企业管理后得到进一步优化,一些不良陋习也得以改善。

国外学习生活经历,使英语成了我的特长。有很多战友想学,连队就让我开办“英语学习角”,为大家上英文课,给考学的战友辅导英语。我后来还从网上下载了大量的外军兵器,直接翻译过来和大家分享。

这些事让我感到,领导给任务就是给舞台、给责任,不仅是信任,更是培养。在我而言,一个岗位就是一所学校,一次经历就是一个老师,多一个岗位多一个见识,多一次经历就多一份成熟。


如果吃苦充满了意义,那我称之为奋斗


《中国青年》:部队领导评价你已经完成了自我蜕变,真正融入到了海防团,成为其中的一员。海洋岛这个地方,第一天感觉很美丽;一个礼拜,感觉很安静;一个月,寂寞和孤独估计会让人抓狂。你上岛已经大半年,今后还将在岛上继续坚守,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下,你靠什么来维持精神的热度与高度?

王川阳:新兵下连的时候,班长跟我说,怕吃苦苦一辈子,能吃苦敢吃苦苦半辈子。这句话让我印象很深,作为一名海防军人,为祖国守海岛,没有信念和责任做支撑,在如此特殊的环境下是根本坚持不下来的。这不是大话,也不是套话。在岛上,我只是个新兵,许多老兵已经默默坚守了许多年,不求闻达,甘于奉献,他们是我学习的榜样。我常对自己说,如果吃苦充满了意义,那我称之为奋斗。在艰苦的环境中,守住自己最初的梦想,奋斗的青春会让人觉得不虚此行。

《中国青年》:今年号称“史上最难就业季”,今后几年,预计大学生就业压力也同样很大。在当前部队及时调整征兵时间,鼓励大学生入伍的背景下,结合你自身在部队的成长感受,你有什么体会和经验与你的同龄人分享吗?

王川阳:青年人都有梦想,有梦想就要勇敢地去实现,但一定要摆正姿态,不要一上来就把自己摆得很高,我宁可把自己放得很低,剩下的只有往上的空间,往下的空间已经没有了,努力奋斗,一定能做好人和做成事。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