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关进制度笼子的权力

发布于:2014-04-22 11:57:52
分享到: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一种理想,是一个目标。

那些被关进制度笼子的权力

文/文韦


权力,古往今来,为之失去性命的人如过江之鲫。封建社会,为了争夺皇权,骨肉相残者数不胜数。

权力是善是恶?似乎所有关于这一问题的有些逻辑的论述,都要把权力的善恶推论到人性的善恶上去。

因为人性的不可靠,所以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是西方法学先贤的思想。

在探索社会主义制度的进程中,也有一种理论,否认人性的不可靠,否认人性与利益的相关性,历史上有一篇知名的文章《破除资产阶级法权》就持这样的观点,后来被学界公认毫无逻辑而且是唯心的,在现有的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条件下,完全否定人性对物质的向往显然是不科学的。迄今为止,所有基于这一理论对社会实践的探索都是失败的,所有关于脱离控制人性之恶而展开社会治理的试验全部失败。

法治,就像市场经济一样,不是资本主义特有,是人类探索制度文明的一段经历、一种方式,而完善宪法在社会治理进程中的作用,需要不断地根据实践,完善法律、法规,这是一个社会不断进步的过程。


釜底抽薪:取消不必要的审批


权力无所谓善良与丑恶,但行使权力的人会有人性丑恶的一面,或者丑恶的时刻。在一些注重心性修为的心理训练课程里,首先的一课是忏悔自己的内心,很少有人敢说自己内心没有恶的一面或者没有产生恶念的时刻。

市场经济的推进,已经使得一些权力不再成为社会治理的必需,然而一些政府的审批,对社会的发展已经毫无价值,仅剩的用途就是供有审批权的人产生贪念,利用这些审批权吃拿卡要,谋求灰色收入空间。取消、下放或者转移这样的行政审批权,对于治理贪腐,有着釜底抽薪的作用。

新一届政府承诺,这一届任期之内,国务院部门实施的行政审批事项要减少1/3以上。国务院办公厅5月15日下发《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仅这一次发文,国务院便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项目共计117项。其中,取消行政审批项目71项。

取消的审批内容,重点是经济领域投资、生产经营活动的项目,包括一些对企业投资项目的核准,涉及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许可,以及涉及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的资质资格认定。

比如,设立出版物全国连锁经营单位这种纯粹文化企业的经营活动,之前也要经部委审批,现在这项审批,被取消了。比如,地方政府想修建城铁,也要报国务院部委审批,这项审批,也取消了。

国务院办公厅发文之后,各地各部门相继行动。

5月,海关总署发布消息,取消、下放或转移现有的21项行政审批事项中的13项,此前外贸企业的外发加工、深加工结转、余料结转、核销、放弃核准、报关单修改等项目审批撤销。

国家能源局5月23日公告称,一批涉及能源领域的行政审批项目将被取消和下放。取消的行政审批事项包括5项,分别是企业投资年产100万吨及以上新油田开发项目核准;企业投资年产20亿立方米以上新气田开发项目核准;电力用户向发电企业直接购电试点;电力市场份额核定;石油、天然气、煤层气对外合作合同审批。

5月,广东河源发布消息,取消行政审批163项,下放121项。取消的行政审批事项涉及投资领域、社会事业领域和非行政许可审批领域等,如企业债券发行审核初审、市直党政机关一般公务用车定编审批、市级义务教育学校等级评估审批、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资格认定、文化事业类民办非企业单位审批等都列入取消范围。

青海西宁也在5月取消14项行政审批,包括城市新建燃气企业审批、组建公益性水利工程建设项目法人审批、草原使用权流转审批、公园、体育场馆、公共交通工具卫生许可等审批项目。


多层次监督:反腐渐入佳境


从伦理学角度来认知,天赋人权这个说法并没有错,每个自然人应是平等的,彼此尊重的。但社会现实里,每个人的出身、能力、地位并不会真的完全平等。天赋人权的说法,是追求个性平等的美好愿景。权力来自于人民,服务于人民这一美好的法则与天赋人权的思想在方向上是一致的。既然权力来自于人民,那么人民行使监督权也就是天经地义的。利用群众的力量来监督权力,自然也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一种方式。

“房叔”“房嫂”陆续曝光,均被查处。重庆多个官员被犯罪组织色诱的消息一经曝光,全部下台。群众经由网络反腐的热情高涨,省长、市长信箱,省长、市长热线陆续公布。纪委的网邮举报陆续开通,群众的举报,对于贪腐,恰如恢恢天网。

门难进,脸难看,准生证成了难办证;孩子入学要交赞助费。各种不合理的滥权行为都需要更严格的监管。明确办结时间,一次性告知需要补办的条件。一些部门设立办事大厅,推行一站式办公等行政管理方法都在各地实践性地展开,但因为缺乏统一性的规范,各地的做法不一,效果也就参差不齐。民众和官员对权力服务人民都没有形成一致性的认知。设计出更有普适性的监管权力的行政法规,明确各项权力行使的时间细则、程序细则、条件细则、制约细则、监管细则,才能减少权力的灰色空间。人大对不正当行使权力的官员制约手段有限、罢免程序启动不够明确等问题也影响了人大对政府官员权力监管的效率。只有步步为营地对权力进行有效的监管,权力才会真正被关进制度的笼子。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这是理想的法治建设目标,需要各级立法机关不断地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对于处在现代化征程的中国来说,更是如此。曾几何时,谁来监管省委书记?谁来监管省长?是法学课堂里讨论的问题。然而随着1996年探索巡视制度,近年来,一批省长、省委书记被查处。《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试行)》规定,对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市(地、州、盟)党委和同级人大常委会、政府、政协委员会党组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的巡视,在每届任期内开展1~2次。巡视制度推行以来,效果显著。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一种理想,是一个目标,也是执政党恒久的坚持与不懈的探索。

责任编辑:刘善伟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