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职校”的使命

发布于:2014-04-22 12:25:02
分享到:


百年职校只是特定历史时期下的产物,是在用探索的方法寻求解决之道。

“百年职校”的使命

文/王发财 杨莹


这所学校十分特殊,为贫困家庭子女提供正规职业教育,学费书本费包括餐费全免;所有教材都是自编,但教学质量丝毫不减;除了学校全职工作人员,任教老师都是志愿服务者,教理论课的都是经验丰富的北京高校教授,包括清华大学的副校长;教实践课的都是来自企业酒店的一线培训人员,真正做到理论联系实际,学以致用。

它就是“百年职校”,中国第一所全免费公益职业学校、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希望工程”资助定点学校和“希望工程职业教育助学计划”实施学校,也是全国首个通过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认证的学校。

如今学校已经办了8个年头,并在成都、南京、武汉、银川等地“落户”。


学以致用


“百年职校”坐落在北京西北四环外望京西,“教育照亮人生,技能立足社会”橙红大字,在灰黑墙上很醒目。

“学生学习时间很短,从进校到毕业才两年,而课外实习就占去一半时间,因此我们很注重营造学生校内实习环境。”学校专职老师文博说。

“百年职校”两年一期,一年上课,一年实习,课本是教师自编的。

学生入学第一课不是学数学、语文,而是学习怎么打饭,怎么使用厕所,怎样融入城市。课程设置根据市场需要随时调整,有“增”有“减”:语文课被拆分成“国学”、“应用文写作”和“语言沟通”三部分授课,分别由不同的教师教授;而英语课则定名“服务业生存英语”,剔掉了繁杂的语法,能听能说就够了。技能课更需要随时依据市场和企业的需求进行调整,每年的课题研讨会,学校老师们都非常重视。

礼仪课是学校的必修课。参观学校时刚好是午饭点,学生们在食堂打饭后,在楼梯口遇见我们,都挺直腰板,靠墙站立,向文博微笑鞠躬:“老师好!”然后再向记者微笑点头:“您好!”

这里的学生,马上就能学以致用。


不是为学历,而是为就业


姚莉,1987年华南工学院化工系研究生毕业,曾任中国包装纸张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后任北京银达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在做物业公司时,姚莉经历了窘迫期。太多职工因为缺少职业技能,被业主投诉谩骂甚至殴打。姚莉也看到劳动市场有技术的工人严重短缺,同时又有相当数量的年轻人没有机会接受教育,特别是在北京打工的年轻农民工以及初中毕业后的农民工子女,由于年龄小又没有技能,是社会的一种不安定因素。于是,2004年春节前,姚莉从自己一手创办的物业公司离职,准备开办一所职业学校。让他们接受教育,拥有技能后,成为社会的建设者。在一些企业家朋友的支持下,百年职校的第一笔运作资金不愁了。

当时北京市教委已经不再批准设立新的学校,她的想法是联合现有的学校合办,但在与宣武区、朝阳区几所打工子弟学校洽谈时才发现,自己整个儿是“门外汉”:办学不但要资质,还要经过教委课程设置招生报批等实际内容,相当繁琐。

此后的一段时间,姚莉整天纠结在如何获得办学资格上,甚至一度有了放弃办学的念头。有一天晚上回家,在电梯里发现开电梯的小姑娘情绪有点低落,平时那女孩可活泼呢,跟姚莉也熟悉。

原来这女孩下岗了,准备参加个培训班,学点技术,找个稳定工作。

回到家,姚莉拨通了一起辞职的老同事张振秀的电话:“我们不要学历行不行?干吗在这个事情上耗精力呢,你当初招聘技工时,也只要技术主管考评通过、有上岗证就行。”

张振秀也兴奋了。两天后就从劳动局带来好消息,已经批准成立职业技能培训学校。有了批准,再去民政局办理非营利组织登记,一切手续都齐了。

“一开始我们办教育的目的就不是为了学历,而是为了就业,可最后还是走进死胡同,光想着学校的性质,忘了学校是干什么的。”长舒了口气的姚莉请张振秀等人吃饭,不由发表一番感想。

学校最终定在东城区朝阳门南小街的大方家胡同里,招生初期的成绩很不理想,一听说是免费上学,很多家长第一反应就是“骗子”。整整半个月,没有一人上门报名,姚莉找在志愿者之一的北京人民广播电台赵颖商量,赵颖建议她跟媒体合作,并推荐了同台苏京平主持的《人生热线》,这是一档反映北京市民生问题的节目,老百姓很喜欢听。果然节目播出后,报名电话络绎不绝。

通过笔试和面试,最终从200多名报名者中录取了80名。为了保证教学质量,姚莉规定了很多红线:家庭人均收入高于300元者无特殊情况不录取,超过22周岁不录取,有犯罪记录不录取,尤其规定成绩太低者不录取。

“我们这是职业培训学校,不是扫盲学校。就算没有学历,咱也不能降低教学要求。”


用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治理学校


北京火车站广场上,一名略显稚气的女生,背着一个背包,眼神迷茫。

女孩叫小芹,父母在京打工,不怎么管她,有天身体不舒服没去上课,结果父母以为她旷课,一顿打骂,她准备离家出走。后来虽然接到老师的劝说电话返校,但最后实习的三个月中没能坚持下来,被学校除名。

那学期被除名的学生有十几个,还有三名志愿者老师也被劝退了。这让姚莉很有挫败感,满以为经过层层严格筛选,能留下的都是“尖子”,不想最后的淘汰率如此高。她坚持学校要以教学质量为先。

好几个毕业生实习期结束就被单位录用了,有的还转正成了预备骨干。这又让姚莉感到振奋,毕竟付出还是能得到回报的。

姚莉当时的切身体会是,育人是天底下最难的事情。管理学校就如同管理企业一样,除了领导人的能力和魄力,更重要的是要建立一套严格完整的管理体系。

当年在物业公司做总经理时,她曾在单位极力推行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所有的管理严格按照流程进行,任何人不得违反。与姚莉一起投身创业的几个元老级管理者无法忍受每天填写表格、汇报进展甚至做预算的折磨,走了好几个。他们离职前甚至质问姚莉:你说是让我们几个管理好楼盘不出事故重要,还是每天填写这些表格重要?姚莉坚定地回答:都重要。

经过一段时间的证明,在企业内部实行严格管理好处多多,让想偷懒的人没机会偷懒,让想越权的人无法越权,每个人都清楚自己的职责,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也容易找到责任人。几年后,企业产值过亿,在北京成为行业佼佼者。

姚莉想到将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进行适当改进,用作学校的管理模板,无论是教学管理、学生管理还是志愿者管理、财务管理等等,都有一套详细严格的流程规定,从而避免传统粗放管理中出现的“过度放权”、“过度集权”及“职责不分”的弊端,确定了各部门的职权范围,避免越权行事引出不必要的麻烦。在学校成立的第三年,学校通过了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由于学校的特殊性质,财务管理一直是所有管理事项中的重点。为了做到“干净透明地行善”,学校不独立成立账户;但作为非营利组织,又没有公募资格。于是,学校与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合作,开设了一个专门的账号,所有捐款全部划入青基会账户,再由基金会统一划拨到学校专有账户,哪怕是姚莉本人的捐款同样如此。对于实物捐赠,姚莉要求财务部门及时登记入账,并向捐赠人公布所捐物品去向,接受全社会的监督。

“在我们学校,没有财务秘密可言,所有账目都可以公开查询,任何人都可以来查询。”为了体现学校慈善事业是“干净”的,姚莉的要求近乎“苛刻”:自己在任理事长期间不拿一分钱报酬,对于短期志愿者和来访媒体记者,学校不提供午餐也不提供餐补和交通补贴。采访结束后,陪同的文博老师还因为没能给记者提供个午餐而致歉。

“不过,我希望下一任理事长能够拿薪水,而且可以拿高薪。做慈善不能光凭一腔热血,更需要很强的专业能力。”姚莉说,要不然中国的慈善就没人敢做下去了。

“我们无论在政府层面还是企业层面,都是被认可的。”就在学校开办第二年,东城区教委吴小川主任来访,参观完学校后,连声称赞姚莉“是个教育家”,并主动提出特批给学校学历,解决了学校“没有资质”的尴尬。

这些年来,姚莉在办学之余也积极思考职业教育在农村实行的可行性,做了许多问卷调查,走访了很多专家学者。身为东城区政协委员的姚莉曾写过一篇报告,题为《让职业教育成为中国农民的福利》。

“百年职校只是特定历史时期下的产物,是在用探索的方法寻求解决之道,等中国开始从政府层面推动农民工及其子女的职业教育问题时,百年职校的使命就完成了。”

责任编辑:陈敏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