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治理:原则与模式

发布于:2014-04-22 12:26:52
分享到:


中国互联网治理:原则与模式

文/张显龙


编者前言:

信息安全逐步成为信息时代国家安全中最突出、最核心的问题。时下,持续发酵、世人瞩目的“斯诺登事件”就是一个明证。信息安全,绝无小事!作为一个正在逐步崛起的发展中大国,中国的信息安全形势异常复杂,这就更需要制定前瞻、完整、科学的信息安全战略,以应对目前多变、动态、多层次的复杂局面。

清华大学出版社最新出版的《全球视野下的中国信息安全战略》一书,为国家安全战略研究者提供了多角度的思考,也让普通读者看到互联网背后更多的博弈。


马克思曾经讲:“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种事物好像都有自己的反面。我们看到,机器具有养活人类劳动和使劳动更有成效的神奇力量,然而却引进了饥饿和过度的疲劳。新发现的财富的源泉,由于某种奇怪的、不可思议的魔力而变成贫困的根源。”

互联网也是一把“双刃剑”,它既是权力源,也是威胁源;它能推动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但同时也会给社会带来冲击甚或破坏。它一方面给人们提供了获取信息的快捷性、丰富性,成为社会监督的利器,另一方面也为谣言的传播设置了平台。面对这样的形势,如何兴利除弊,有效治理互联网成为我国政治和文化安全的一项重要任务。


互联网给政治安全带来的难题


在看到互联网对民主政治巨大推动作用的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它对政治安全的威胁。

1.互联网为西方国家干涉我国内政提供了工具。

美国等发达国家利用网络信息技术对别国进行政治干涉。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广泛应用,以互联网为载体的信息媒体已经成为超越时空限制的全新信息传播工具,为某些发达国家进行政治信息有效快速渗透提供可能:不仅利用传统的广播宣传、电话宣传、发放传单等方式,还运用网络电子邮件、黑客攻击等先进技术手段进行及时的政治信息渗透,通过全方位信息战,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2.网络为西方意识形态宣传提供了新渠道。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凭借其雄厚的技术与经济优势,使网络上充斥着大量经过其意识形态过滤的信息。正像有的学者指出的:“美国提倡的新自由主义网络运动实际上是美国意识形态君临他国的代名词。”它们以人权、民族、宗教等问题为借口,在互联网上诋毁和歪曲我国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和党的方针路线,竭力标榜其政治制度的优越性,封锁中国的真实情况和中国主流舆论。

3.网络对优秀民族传统文化的侵蚀。

互联网使全球的文化信息交流日益紧密和频繁,但是由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实际上的“数码鸿沟”的存在,决定了这种文化交流的不对等。如果说过去对西方文化产品的输入中国还可以从质量和数量上把关的话,那么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这种西方文化的疯狂入侵对我们提出了巨大的挑战。久而久之对同一文化理念的理解、接受,会使受众产生亲近感、信任感,与此同时渐渐地对自己民族的自尊心、自豪感产生动摇,意识形态逐步就会发生动摇嬗变,精神支柱就会锈蚀乃至坍塌。

4.网络打破了传统的政治舆论宣传方式。

我国传统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传播方式是一种典型的自上而下的单向灌输模式,传播方式具有权威性、单向性、正面性、导向性和强制性等特点,使人们对自己意识形态的形成丧失了主动性,也几乎没有了任何选择的余地。而网络时代的到来动摇了这一切,打破了传统的政治舆论传播控制模式,弱化了国家对政治舆论传播的控制能力,大大突破了党和政府对媒体的控制范围,必然给舆论导向的调控带来很大的困难甚至难以驾驭。

5.互联网成为孕育集体行动的温床。

对许多人而言,网络是极端主义的温床。互联网是一个无中心结构,任何一个支点都可能变为中心,也没有终极管理者,信息传递与交流完全自由或在相当程度上不受政府管理和控制。在网络虚拟社会中,任何一个想法也许都可能导致一群人的盲目赞许,所有人都可能被同化为“无个性的流氓”,自觉或自愿地放弃自我意志,放弃智识,放弃信念。


互联网治理的四大原则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互联网对政治的安全是双方面的。这就决定了面对挑战我们不能简单地“一关了之”、“一堵了之”,而要采取切实有效的管控措施来兴利除弊,促进互联网健康、有序发展。

目前,国际上对网络管控的认识已经进入网络治理阶段。所谓网络治理,是指为了维护公民、企业、社会组织、国家机构及国际组织的合法权益和正常的网络秩序,运用现代信息技术、科学理论和各种法律、法规等措施,促进网络空间的互动和协调,以确保网络空间的健康、安全、畅通与和谐发展。网络治理具有这样几个特征:1.治理不是一整套规则,也不是一种活动,而是一种过程;2.治理不是控制,而是协调;3.治理既涉及公共部门,也包括私人部门;4.治理不是一种正式的制度,而是持续的互动行为。

结合中国的国情,笔者认为互联网治理要遵循如下几个原则:

1.攻守结合,主动出击

与传统的三大媒体相比,我们对网络“第四媒体”的研究、开发和控制能力相对较弱,特别是我们在互联网领域意识形态的整体建设水平还比较低,在信息网络的发展和人们思想多样化的大背景下,呈现出明显的不适应性,因此,我们应按照胡锦涛同志提出的关于互联网事业“三好”的目标和要求,主动出击,疏堵结合,扩大阵地。主动出击,就是要在网上传播主旋律,加大正面宣传力度,创办优秀一流的意识形态建设网页,吸引网民点击、浏览和访问,增强意识形态建设的影响力。

2.疏堵相伴,加强引导

疏堵相伴是指随着网络媒体的普及,对信息控制的难度越来越大,通过简单的行政手段去阻止甚至禁止并不是最有效的方法,必须通过教育疏导的形式。这里说的“堵”是面对网上信息良莠参杂,有必要构建相关的监控机制,加强对网络信息的监控,或运用行政、法律、技术等手段,控制信息源头,以达到正本清源的目的。“疏”是指切实加强对网上各种主页和网站的管理引导,占领网上舆论阵地。“疏”的办法,看起来比较复杂,见效慢,但是那样能够得民心、顺民意,真正打败各种不良意识形态。

3.内外结合,以内为主

从我国的现实情况看,外部力量不足以对我国国家安全构成实质性的威胁和危害,真正的威胁和危害主要还是来自于国内,来自于社会转型时期新旧体制转换不彻底所带来的一系列矛盾问题及其造成的日趋增多的社会不稳定因素。维护国家安全工作所面临的形势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内忧大于外患”。因此,在制定有关国家安全战略时,坚持把国内安全放在整个国家安全工作的首要位置,全面做好反渗透、反颠覆、反破坏工作,正确处理好群体性事件等人民内部矛盾,坚决挫败西方反华势力和境内外敌对势力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的战略图谋,切实维护国家政治安全与社会稳定。

4.松紧适当,逐渐放松

互联网治理要注意适度,既不能太松,也不能太紧,要松紧适当,逐步放松。控制太松容易造成流言泛滥,太紧又可能会限制言论自由,易造成政府与民众之间的共信丧失,流失民心,反而会得不偿失,所以要松紧结合,但总体来说要逐步、有序放松。

从目前我国互联网信息安全保障现状来看,最主要的治理手段还是要依靠政府制定的法规和行政规章,通过行政命令进行“自上而下”的管制。但同时,也不能忽视互联网运营企业和个人的主动性,要发挥“自下而上”的补充作用。这种集合的治理模式将是互联网信息安全管制最佳模式,它既解决了参与各方的利益共享平衡问题,又保证了模式可实际操作的效果。

互联网不仅是技术、是媒体,更是政治;不仅是器物、是产业,更是意识形态。在互联网时代,网络的开放性、匿名性、互动性使各种思潮、各种观点,像自由市场一样随意呈现,在世界范围内恣意交流、交融、交锋,人们思想活动的独立性、选择性、多样性、差异性明显增强。这对舆论的引导和政治稳定都是一个全新的课题。

责任编辑:陈敏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