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的足球经

发布于:2014-08-06 10:42:58
分享到:

邱秋创业不仅仅是为了求财。这个90后团队的理想,是通过技术和能力,开辟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90后的足球经

文 图/陈全忠



周末,你的娱乐活动是什么?吃饭、看电影、唱K还是宅在家里?身体亚健康状态的你想踢球?想在寸土寸金的北上广深等城市找一块踢球场地、约上足够的球友谈何容易!

一个大学毕业才两年的90后团队,正是看到了业余踢球者组织球赛的不易,顺势开发出一款专门帮助业余球员约球的APP。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他们就拿到了上百万的天使资金,并且签下深圳、广州等地的300多家球场,订场销售额达到上千万元。


90后的小团队能做什么


在深圳大学读书时,邱秋虽然学的是文科专业,爱好却是踢球和编程。大三的时候,他通过舍友的女朋友的表哥的同事的儿子等等很复杂的关系图,神奇地找到了一个很牛的技术搭档,成立了深圳大学米诺奇工作室,开始琢磨创业。

恰好,有一家新加坡的公司将一个技术项目外包到深圳,项目经理人正在程序员圈子里寻找接单的人。很多技术团队设计一个程序开出的价格是十万二十万,邱秋艺高人胆大,几万块钱就把单子抢下来,然后招了一帮90后的大学生程序员,在学校旁边租了一栋复式套间加班加点地干活,年轻人没有家庭负担,有的就是拼命做事的激情,很快就把活儿漂亮地完成了。

因为邱秋团队接单价格的便宜,做完这个单子,类似的软件外包单子源源不断地过来。到年底的时候,邱秋和搭档一核算,一年下来,他们竟然赚了100多万。

但是邱秋创业不仅仅是为了求财。这个90后团队的理想,是通过技术和能力,开辟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于是,他们寻找原创的带技术含量的项目,2012年把赚到的钱砸到了智能Wifi这个很有新意的方向项目上,直到一年多后,百度、华为、小米等大公司才纷纷进入这个领域。创意虽好,但涉及环节非常多,投资量巨大,并不适合这个草根小团队。

资金链眼看就要断裂了,团队信心开始动摇,有程序员陆陆续续地离开,邱秋赶紧寻找创投资金的救援。各种投资人来了又去了,资本不愿意雪中送炭,更愿意锦上添花,在没有看到盈利的节点前是不会出手的。对于焦头烂额的场面,邱秋倒是挺Hold住。“大不了,换个项目,推倒重来呗,到踢球的时间了,抓紧时间踢球去。”

他是足球运动爱好者,有十多年的踢球史,团队中有大半人也都是足球迷。对于深圳大大小小的球场,邱秋非常熟悉。到了周末,他呼朋唤友,奔往约好的球场去踢球。

一场球踢下来,大家躺在球场的草地上,一边喝着罐装汽水,一边讨论着团队下一步何去何从,智能Wifi做不下去了,那下一个做什么好呢?从互联网金融、门户网到游戏,大市场的机会好像都让巨头们抢占了。

邱秋瞅着球场,来了灵感:“我们做一个约球的APP怎么样?”


约球约出千万大市场


这个创意很快得到了团队的认同。

对于业余球员来说,约球不易,每个人都深有体会。踢一场球需要组队、订场、找对手。费时费力。为此,邱秋和队友们跑遍了大大小小的球场作调研,征求球场和足球爱好者们的意见。大家对于这样基于互联网的约球平台,非常期待。

以前大家约球主要是通过QQ群、微信群等,沟通非常繁琐。有时候队长在群里发一个信息,一遇上刷屏,关键信息就被覆盖过去了。而邱秋团队开发的乐奇足球APP,可以在手机客户端方便地为足球爱好者提供线上报名、组织球队、预订场地、匹配对手和约找裁判等一站式比赛服务,基本上覆盖了踢一场业余足球比赛的主要需求。

最初的版本,邱秋原定开发软件的时间是两个月就可以上线的,没想到中间跳票,直到半年多才推出来。中间两次推倒重来,因为这样的约球平台是纯粹的原创,没有借鉴,开发团队一边摸索,一边不断完善细节。

2013年3月,乐奇足球的第一个版本上线。最初,使用的人少,签约的球场也少。邱秋和团队不断地在球友圈里做推广,渐渐地大家都熟悉了这个新奇玩意儿,感觉踢球订场果然方便多了。但更多的球场去哪儿找呢?

邱秋和团队就去城市扫街。邱秋开玩笑地说,那段时间,他负责的就是深圳一日游。每天坐着公交,从盐田到南山,跑遍从东到西的六个区,去跟大大小小的球场老板签约。因为乐奇模式的独特,确实能够帮到球场,直接拒绝邱秋的球场倒是很少。只是有时候约好的时间去了,球场老板不守信出去了,只好第二天再去;有的老板还在犹豫,这帮90后的小伙子到底靠不靠谱?邱秋就耐心地等待,不断地发送新的签约球场数据给他,终于老板答应签约。团队风风雨雨十多天跑下来,竟然签下了珠三角周边城市的100多家球场,邱秋又一次惊叹于团队的战斗力。

雪球越滚越大。一年多后,乐奇足球签约球场的城市扩展到北京、上海等城市,签约球场已经超过330个,平均同时在线用户人数超过60万人,球场预订月销售额是2300万元。按照目前订场销售额20%的佣金计算,乐奇足球每月光从签约球场拿到的佣金提成即可达到460万元,这还不包括乐奇为签约球场提供的广告宣传位。

2013年年底,邱秋带着团队参加全球移动博览会创业大赛,一举闯进了前三名。因为乐奇足球上线第一个月就实现了营收,这在以烧钱为乐事的互联网行业是非常罕见的,因此这次不是邱秋去求风投资金,而是风投资金抢着找他。邱秋的团队很快获得了深圳一家VC百万级的天使投资。

再忙的周末,邱秋也会腾出时间来踢球,这是习惯,也是倾听用户意见的好时机呢。踢完球后,他就顺便打听一下大家对乐奇足球体验的意见。球友们七嘴八舌,有的建议乐奇加强社区交流,为球队设计积分排名;有的建议淡化竞技,加入游戏元素;有的建议乐奇多组织一些赛事,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这些意见,邱秋回去带给团队们讨论。乐奇足球的设计也越来越完善,新上线的4.1版本,推出了“乐奇乐讯”、“球员证书”、“球队信息”、“赛事活动”等模块,并特意将游戏当中的元素,提高用户黏度。

乐奇足球模式里的“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火热概念,眼下正受到不少资本的追逐。而邱秋的目标是3~5年内做到上市,成为移动互联网体育领域第一家上市公司。


对话:90后的足球经


记者:这么多球类,为什么选择足球作为互联网创业项目?

邱秋:体育场馆是一个互联网化程度很低的领域,由于信息的不对称,很多的运动场所闲置着,造成极大的浪费。以前,我们想做电商、即时通信、游戏、搜索等,但由于资源和资历的限制,小团队并没有进入的机会。但为运动场所和业余球员搭一个平台,是米诺奇团队可以做的事情。

在做乐奇足球之前,我们也考察过羽毛球、篮球等,但最终选择足球。除了我们核心团队6人中有4个人喜欢踢球的原因外,最主要的是足球是属于兴趣驱动,球迷对于足球运动的热爱可以用“狂热”来形容,尤其是在恒大获得双料冠军之后,随着世界杯的来临,很多球迷重燃了足球运动的热情。相比于篮球、羽毛球等其他的运动,足球的价值最大,其引发的关注度和话题性最强,做过行业和市场分析之后,我们决定瞄准足球约球这片蓝海市场。

记者:2014年的夏天,巴西世界杯的狂欢季,对你们也是一个利好吧?

邱秋:其实,对于踢球的人来说,有没有世界杯影响并不大。如果没有乐奇足球的出现,他们烦恼依旧。对于那些除了看球还想下场子踢两脚过瘾的业余球员们来说,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找个场子去踢球,似乎比熬夜看电视转播麻烦多了。

当然,我们没有错过这个机会做营销,希望球迷在关注世界杯的同时,也能关注到乐奇足球。今年4月,我们与华夏城市联合电视台签约,在广州、深圳推出了“乐奇模拟世界杯”7人制业余足球赛。乐奇足球作为组委会,负责组织用户组队参赛,并提供裁判、奖品和奖金,合作方则为比赛提供网络直播技术、节目制作、节目发行。世界杯期间,还有一系列的看球沙龙活动。

记者:听说下一步你们还打算推出青少年足球对战的平台?

邱秋:是的,校园足球爱好者是乐奇的未来潜在用户,无论是乐奇足球还是青少年足球的对战平台,将形成一个记录球队和业余球员赛绩和体能的天然数据库。有了这些海量的用户数据,我们可以做球员经纪人服务、卖参赛设备、运动保险、纪念品,或嫁接一些可穿戴设备来监测运动数据,提供健康运动的技术建议,未来有无穷的想象空间。

责任编辑:陈敏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