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一次到每一次

发布于:2014-08-22 16:54:28
分享到:

偷牛这样的大错,往往是从偷针这样的小事开始的。

正所谓“不慎而始,必祸其终”。

从第一次到每一次

文/张美娜


话说古代有个偷针的人,被同偷牛贼一起绑着游街示众,偷针者大声嚷嚷:“太不公平了,偷针怎么能和偷牛一样对待呢?”偷牛贼低声劝他:“别嚷了,我也是从偷针开始的。”偷针者无言以对。

这则故事告诉我们:针虽小,盗窃的性质却与偷牛同样恶劣;而偷牛这样的大错,往往也是从偷针这样的小事开始的。正所谓“不慎而始,必祸其终”。作为一名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年轻干部,很庆幸此时能够看到王飞的来信,让自己在处理繁忙的业务工作之余,对于廉洁从政,又有了新的思考。个人认为,青年干部要想慎初,也即“守住第一次”,须做到“慎独、慎微、慎贪、慎欲”,只有这样,才能打破“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的怪圈。下面我用几个故事分别来阐述。

第一个故事:“杨震四知”,记载于《后汉书·杨震列传》:杨震四迁荆州刺史、东来太守。当之郡,道经昌邑,故所举荆州茂才王密为昌邑令,谒见,至夜怀金十斤以遗震。震曰:“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密曰:“暮夜无知者。”震曰:“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密愧而出。这则故事被作为“慎独”的典范广为流传,杨震在深夜无人知晓的情况下,严词拒绝了王密的十斤黄金,说出了“天知神知我知子知”的“四知”真理,教育青年干部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做到严于律己、自我监督,不存侥幸心理。

第二个故事:“灭官烛看家书”,记载于宋周紫芝《竹坡诗话》。说的是博州某官,一天收到京里使者送来的书信,他看到一半,突然发现“中有家问”,“即令灭官烛,取私烛阅书,阅毕,命秉官烛如初”。这就叫“官灯之下不看私信”。在有些人看来,为了半封家书,竟然换烛再读,实在有点“小题大做”,虽然听起来确实有些“过”了,连周紫芝都鄙斥:“廉白之节,昔人所高,矫枉太过,则其弊遂至于此。”但从“慎微”的角度出发,故事中的主人公这种执拗的精神,确实值得我们学习。就像开头那个偷针与偷牛的故事一样,“勿以恶小而为之”是青年干部应当谨记的一条原则。

第三个故事:“子罕辞宝”,记载于《左传·襄公15年》:宋人或得玉,献诸子罕,子罕弗受。献玉者曰:“以示玉人,玉人以为宝也,故敢献之。”子罕曰:”我以不贪为宝,尔以玉为宝。若以与我,皆丧宝也,不若人有其宝。”子罕认为,不贪图财物的操守是宝物,因此能够做到“慎贪”,而这种不贪的精神,比价值连城的玉石要珍贵得多。青年干部要时常算一算政治账、家庭账、荣誉账,正确对待权力和金钱,时刻警醒自己。

第四个故事:猩猩嗜酒,记载于明代刘元卿《贤奕编·警喻》:猩猩,兽之好酒者也。大麓之人设以醴尊,置之道旁。猩猩见,相与取小器饮。如是者四不胜其唇吻之甘也,遂大爵而忘其醉。麓人追之,相蹈藉而就絷,无一得免焉。这则故事告诉我们,欲望可以成为每个人心中的恶魔,让我们丧失警惕性,明明知道危险却麻木不仁。因此,做到了“慎欲”,也就筑牢了拒腐防变的警戒线。正如宋代学人程颐曰:“一念之欲不能制,而祸流于滔天。”

“当官之法,唯有三事:日清,日慎,日勤。”这个“慎”字,就是自律。万事皆有初,贪官落马无一不与当初不慎有直接的关系。有了第一次以后,便有第二次、第三次如果不能很好地守住“第一次”,那就会在自我毁灭中越陷越深。就像吸毒一样,一旦有了“第一口”,便会一发而不可收拾,从而导致个人和社会的悲剧。从第一次到每一次,中间有很多的道路可以选择,一念之差,便会形成完全不同的人生结局。对于青年干部来说,严守第一关,慎重对待“第一次”,是防患于未然的关键所在。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