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官谨防“第一次”

发布于:2014-08-26 14:37:28
分享到:

许多问题都是由小处引发的,小问题酝酿成大问题,小事故积累成大事故。

当官谨防“第一次”

文/刘新


读了王飞《青年干部怎样守住“第一次”?》的来信,我沉思了许久,也想了许多。

记得小时,有一年放暑假期间,与几个小伙伴到附近一个小镇赶庙会,捡拾到伍角钱,给母亲买了两个甜瓜拿回家去。平生第一次孝敬母亲,想母亲一定很高兴。谁想,正在院里忙活浆线准备织布的母亲,一见甜瓜,先以为我是偷了人家的瓜,又听说用钱买的,更不相信了,不但没有夸我,反而给了我一巴掌。到了晚上,母亲还不依不饶,不让我吃晚饭。我很是委屈,不知错在哪儿。睡觉时,安顿好家务的母亲端着针线篮子过来,问明了情况后,才对我改变了态度,一边缝着衣服,一边说出她心里的担忧。母亲说:“衣服破了不补不行,打你骂你,是给你‘补洞’,让你长点记性。”母亲叮咛我,一个人第一次走路做事,就要行得端,走得正,莫占小便宜,更不敢做坏事,特别是自小要学好,哪怕是一丁点坏事都不敢做,如果管不住自己第一次,就可能有第二次、第三次的错跟着来,小洞成大洞,躲也躲不过,将来会吃亏的。

为了加深我的印象,母亲还给我讲了下面这个故事。

从前,在一个村庄里有两个小孩,一个住在村东头,一个住在村西头,两个孩子一样大,在同一个学堂上学。一次,两个孩子出去玩,从地里偷挖了几个红薯回家。住在村东头的孩子被母亲发现,受到追问。起初,小孩觉得一点红薯没有啥,所以满不在乎,谁想其母却带着他和偷来的红薯找到了种红薯的人家,当面谢罪,还提出赔偿。种红薯这家人家觉得小孩偷挖一半块不值钱的红薯没有啥,家长这样又是谢罪,又是退物,又要赔偿,有点小题大做,没必要。谁知这位母亲却执意要赔,并说:“我这不全是为你家丢了几个红薯,我这是在教育我的孩子怎样学好,怎样走正道,谁能说这是小事?”村东头那个孩子从那以后再不敢小偷小摸,而是一门心思放在了学习上,后考上了状元,做了官。而住在村西头的孩子把偷的红薯拿回家后,母亲不仅没有责难,反而高兴地夸孩子真懂事,第一次做事,就知道孝敬父母了。小孩见母亲高兴,后又偷回人家一只鸡,母亲一见,喜形于色,立马下灶房点火做鸡给小孩吃。这个小孩受到鼓舞,吃馋了,学野了,最后学堂也不愿去了,整天想着偷东摸西。随着年龄的增长,最后由小偷变成大偷,偷不来就抢,就打劫,最后终被逮捕,要押上刑场问斩。这位孩子母亲一听,大哭了一场,立马做些好吃的用竹笼提到刑场,看见宣判他的县太爷不是别人,正是考上状元的村东头那个孩子。

母亲说这个故事是小时候姥姥给她讲的。后来有了弟妹时,母亲又多次讲到这个故事。母亲说:“小事大事一个道理,干事情都要从最初、最小、最不起眼的地方多注意些,尤其是一些损人利己、不道德的小事,是非要清,要早早发现,早早就改,切不可轻轻放过这第一次,不灵醒,干傻事。”

母亲初讲这个故事时,把故事当发生的真实事情来讲,而我开始只是当故事听听。后来我走上工作岗位,尤其成为一名基层干部后,再回想母亲讲的这个故事,感到有极强的穿透力和震撼力,故事简单,通俗易懂,发人深思。

现实生活中,细小轻微处人们常常不太注意,多数人将其忽略不计,没有放在心上,其实许多问题都是由小处引发的,小问题酝酿成大问题,小事故积累成大事故。因此人们在做事时,一定要把握自己,要分清善恶美丑,知道哪些事可做,哪些事不可做。特别在官场上,要注意“第一次”,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把“第一次”的“小恶”不当一回事,要谨防“第一次”防线被撕开,使“小恶”演变成“大恶”,到时“吃后悔药”。守住“第一次”,戒在初、在小、在微,于自己没坏处。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