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天平 ——金钱如何染指中国人的婚恋?

发布于:2014-08-30 15:32:01
分享到:


天上爱情,人间婚姻。

情感生活,向来是我们生而为人极为重要的一项人生课题。

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从“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古时的人们,论生存条件、生活环境,跟今时远不能相提并论,他们的谈情说爱却不乏纯粹天真、热烈奔放,里里外外透着“干净”两个字!

这,也许是今天我们最向往、羡慕的地方吧。

转型期的当下,社会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诱惑,我们在忙于奔走的时候,也在不断掂量感情天平上“幸福”二字的质量。常常是这样:人们在情感与理智之间摇晃,在现实与理想之间选择,在金钱与美貌之间比较,“一不小心”却将自己最纯最真的爱人之心弄丢了,转而纠结:“风雨兼程,与谁同行?”作为恋爱、婚姻的主力军,青年人置身于喧嚣沸腾的物质主义时代,更容易“乱花渐欲迷人眼”。他们在爱情的道路上迷茫、踟蹰,尽管内心对爱情有着强烈的渴望,但很多时候他们已经不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以及如何被爱。

这,无疑是时代所给予我们的现代性“迷津”

2014年,有一句经典语录:“恋爱虽易,结婚不易,且行且珍惜。”

其实不光是青年,21世纪的中国人,都有必要温习爱与被爱的人生功课,将脚步放缓放慢下来,将心沉淀沉静下来,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什么是爱,需要回到心底最初的地方,找回我们最珍贵的东西。

因为人生不满百,爱与幸福对于我们的一生来说,是最重要的。而这,并不是靠名车豪宅以及一摞摞的钱所能堆砌出来的。

还是那句话:没有爱与幸福的婚恋,纵然珠光宝气,其实不值得一过。



幸福的天平

——金钱如何染指中国人的婚恋?




策划/王跃春执行/本刊编辑部统筹/张杰



现代婚恋关系的天平之上,该如何摆正金钱与幸福的位置?


物质主义时代

的青年婚恋

/本刊记者张杰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


杭州,万松书院,传说中梁山伯与祝英台同窗结缘的地方。每逢周六,众多为儿女相亲的父母聚集于此,比戏剧还戏剧的场景往往如此这般地在生活中上演:

俩大妈照面,先是狡黠而默契地微笑着彼此打量数秒,然后一方发问:“你儿子还是女儿?”另一方作答:“儿子。”又问:“有没有房子?多大的?什么地段?”如果这时对方回答“没有”,或者房子面积在100平方米以下,抑或出现了一个市郊的名字,两人的对话遂戛然而止,转而寻找下一个谈话对象。

不独万松书院相亲会,近年来,诸如黄龙洞相亲会、孤山相亲会等亦风靡杭城,尤以后者最为热闹。每周六下午2点,西湖断桥放鹤亭,两根柱子间拉起的一根长绳上挂满了A4纸,密密麻麻全都是“三千万QQ群”(免费相亲群)的“优质档案”:

85年医生165家境2千万、女89168英国留学服装设计、女88年书店工作兼网店模特163杭州人有房1”

就这样,备受价值观拷问的父母们把“资料绳”围得水泄不通,一边观摩,一边记录,一边讨论,以“抢占资源”。相亲会的举办者也坦承,“来这里替子女相亲的父母大都将物质放在了第一位,虽然这一点未必能得到子女的认可,但家长们确实很看重对方家庭的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

人人心中一杆秤,爱不会平白无故地产生。相亲大会,俨然一场都市剩男剩女的狂欢盛宴;然而,房、车、存款,却是横亘在男男女女之间的一道高墙。

有道是:恋爱容易,结婚不易;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却是两个家庭的事。当一对新人在婚礼上相互承诺,说出“我愿意”的同时,他们要为梦幻婚礼支付多少的成本?

中国结婚产业调查统计中心发布的《中国结婚产业发展调查报告2006-2007》显示,在我国的城镇,如果算上购置新房、新车的费用,每对新人用于结婚的花费平均高达56万元。以上海为代表的华东地区,更是我国结婚成本最高的地区。调查显示,与结婚相关的消费包括:婚纱摄影、婚庆服务、婚宴、婚纱礼服、珠宝首饰、买房、新居装修、新居家电、新居家具、蜜月旅行、新车等。实际上还应看到,基于中国广义货币(M2)由2006年的34.55万亿激增至2013年的110.65万亿,8年扩张了3倍有余,人民币作为货币的实际购买力相应大幅缩水,兼及众所周知的中国房价因素,则时下每对新人的结婚成本较之2006年,早已不知高出几何!

201364日,一张“全国聘礼地图”在微博上走红,该图以地图的形式标注了各个省市区的结婚聘礼金额。车子、房子、金子应有尽有,高低不等。制作此图的重庆新浪乐居策划部副总监胡智伟介绍,他们用一个月的时间,通过电话、电子邮件等方式共调查了全国各地300多人,数据来源比较客观。此地图一出,各地网友纷纷对号入座,吐槽自己的聘礼故事。

譬如,距离杭州2000公里之外的成都,25岁的李熙此刻正“甜蜜而忧伤”地为8月即将到来的婚礼紧张忙碌。李熙和未婚妻是老家县城里的高中同学,两人到成都上大学后,便一直同居在李熙父母购置的一套居所里。去年春节回家,女方父母开始催婚,今年“五一”期间,双方将婚事提到了议事日程。按照老家近年来的习俗,李熙算了一笔账:订亲,拜访并宴请女方父母及亲戚,大致花费2万元;定婚,支付女方父母彩礼6.8万元,装修婚房、购买家电20万元,为女方买戒指、项链、衣服等2万元;拍婚纱照,1万元;婚宴,回家乡当地宴请双方亲朋,最少需包席50桌,相关费用一律由男方支付(届时女方亲朋好友所送礼金归女方父母所有),大致20万元;蜜月赴韩国旅游,两人预算控制在4万元。“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前前后后竟要花50多万!”事实上,李熙刚参加工作一年,月薪4000元左右,“没父母赞助肯定不行,结婚结得我脑袋有点昏,伤不起啊”李熙苦笑。


人人心中一杆秤,爱不会平白无故产生


无独有偶,各种让人大跌眼镜的土豪婚礼消息则此起彼伏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上疯传,直接闪瞎了网友的眼球,惊呆了小伙伴们。譬如327日,福州长乐的土豪婚礼,最后一道菜直接上一沓百元人民币,每个宾客都分到了几百块。又譬如523日,广东中山的一场土豪婚礼上,新郎脖子上重叠佩戴了七八条金项链,新娘则全身穿戴了重达几十斤重的黄金配饰出嫁,仅胸前佩戴的项圈就包含近70只金手镯,至于接新娘的花车,绝大部分都是名跑车,其中不乏保时捷、法拉利、兰博基尼、玛莎拉蒂,新娘遂被网友戏称为“中山黄金新娘子”。从万元人民币花束到整桌人民币“羊肉卷”,从400万宾利豪车到888万礼金乃至1080万现金土豪们的婚礼“斗富”不断升级,看来坊间都说要跟土豪做朋友,这的确是事出有因。

郝哲,北京某中学青年教师,周末兼职婚庆司仪。“几年前我刚出道时,报价是300元;今天,我的出场费已经是2000元了。”郝哲告诉记者说,“您还别嫌贵,今年5月中,3日、6日、12日、18日、26日这几天属于婚庆特高峰,婚庆公司的接单量完全处于饱和状态,根本不再对外接单了。司仪这时候特别抢手,必须提前三个月预定,至于婚礼订酒店,更是必须提前一年!”作为甜蜜产业链,婚庆行业成为一个新兴行业不过是最近20年的事情。以过去10年为例,中国年均有912万对新人喜结良缘,从而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婚庆消费市场。国家民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因婚礼当日而产生的消费接近3000亿元,2013年上升至5000亿元。全国调查的数据样本显示,2014年全国的婚庆行业营业额大致将达到75008000亿元规模,利润高达50%。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目前各类人像摄影企业已达45万多家,从业人员600多万人。

与此同时,在北京、上海、武汉等地,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孩们手里攥着标有体重、三围等信息的表格,正兴奋而忐忑地排队等待着参加各种所谓的财富英雄相亲会——看起来这些人似乎是来“选美”,又类似于“面试”,但其实她们将在这种离奇得令人匪夷所思的比赛中争夺与亿万富豪结婚的机会,追寻金钱和缔结连理的承诺。面对中国式相亲和婚恋观的质疑和非议,知名相亲节目《非诚勿扰》2010117日爆出的一个桥段堪称作了“经典”的回答:

节目中,一位爱好骑自行车且无业的男嘉宾问女嘉宾马诺:“你喜欢和我一起骑自行车逛街吗?”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更喜欢在宝马里哭。”

于是乎,“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成为一句口头禅,在全国不胫而走,也被当成当代女青年的择偶标准语。与此相对应,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婚介行业委员会发布的《2011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显示,近八成女性认为,男性月收入超过4000元才适合谈恋爱,而90后大学生则多认为“无房不婚”。

如果说,“馒头就咸菜,省钱谈恋爱”曾是大学校园不少爱情男主角的忠实信条,那么,爱情账单事实上已经在时下中国青年的恋爱消费中占据了日常支出的首位。据一项调查统计显示,诸如看电影、就餐、泡吧、交通费、通信费、鲜花礼物这些一般恋爱模式所必备的交往项目支出,目前在一对恋人的一月消费中已经超过了1000元的大关。而以北京市职工平均工资为例,据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北京市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北京全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为69521元,月平均工资为5793元。两相对比,情何以堪!


男人爱女人是自然属性,女人爱男人是社会属性


今时之日,处于社会转型期、作为婚恋主力军的年轻人,他们身上的担子事实上一点都不轻,想好好谈场单纯的恋爱几乎是一个虚幻的梦境。毋庸讳言,物质主义的魅影已然浮现在两情相悦的人间爱情之上,伴随着时代的浮躁与功利、娱乐与跳跃,正如万花筒一般呈现出一幅幅光怪陆离的图景。

2003年,中国高校毕业生人数为212万;而到了2014年,这一数字已经高攀至727万,比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季”的2013年再增加28万人,创下历史新高。相较于水涨船高的毕业生人数,就业恐慌如潮水般一波接一波地冲刷着曾经的“天之骄子”。于是,一支以大学女生为主的“急婚族”出现在了校园之中,其主战场也由招聘会转移到了找对象上。北京高校聚集区海淀区的一家婚介公司经理告诉记者,今年6月份的征婚人数比上月增加了30%左右,“其中在校大学生占8%左右,且以应届毕业生居多。”面容姣好、老家在湖北农村的北京某高校女生袁芳(化名)告诉记者,“我们应届生想在北京找份合适的工作太难了,要供房供车就更是难上加难,能找一位有经济基础的男士结婚,不仅仅在生活上有所依靠,而且能最大限度地减轻生活、工作压力,有何不可?”

与婚姻纠缠不清的还有“二奶”现象。

深圳下沙村,曾经盛极一时的“二奶村”,因其地理位置毗邻香港,吸引了一大批香港富商来此为情人安营扎寨。记者家乡四川的一位女孩,高中毕业后前往深圳打工,后来成了工厂香港老板的情人,心安理得住进老板在下沙村为她购买的房子里,并为之生下了一个男孩。作为回报,老板出手阔绰,每每给予她物质上的满足。到了后来,老板带孩子回到了香港,而那个女孩也离开下沙村,带着一笔资金回到了四川老家,嫁了人家,却从此绝口不提当年的深圳下沙村。

不独富商,官员包养情妇,也有愈演愈烈之势。曾被多家媒体援引的一个数据是:广州、深圳、珠海公布的102宗官员贪污受贿案件中,官员100%包养了“二奶”;而包养情妇的官员,其包养所需资金又100%来自于贪腐。中纪委、中央组织部第二巡视组组长祁培文曾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公务员工资并不高,且大家知道你拿多少工资,老婆也会管着这些钱,拿工资去包二奶、养情妇是不可能的,因为维持这种奢靡的生活需要大量的金钱。没钱怎么办?自然就会用手中的权力去搞钱在中纪委查处的大案中,95%以上都有女人的问题。”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说:“人和人之间的直接的、自然的、必然的关系是男女之间的关系。”

恩格斯则说:“男人爱女人是自然属性,女人爱男人是社会属性。”他又言,正是人类的贪婪与情欲推动了历史的发展。


婚恋经济学:婚姻是一种交易


站在经济学的角度,利己是人的本性。因其以人类的自私本性为假设,研究在资源约束条件下人们如何做出理性选择以实现效用最大化,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庸俗的科学”。经济学固然是冰冷、自私的,但是在数字与数字的对抗中,却可以看清楚许多爱恨纠缠中的是是非非。

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经济学家加里·S·贝克尔首次把经济学方法应用于家庭分析,突破了传统经济学的局限,创立了婚姻经济学。他的《生育率的经济分析》(1960年)、《人力资本》(1964年)、《《家庭论》(1981年),被看成是这方面的代表作。贝克尔“用研究人类行为物质方面的工具和结构去分析结婚、生育、离婚、居民户的劳动分工、声望和其他非物质方面”,将微观经济分析的领域扩大到包括非市场行为的人类行为和相互作用的广阔领域,并因此于1992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83岁的贝克尔于今年54日在芝加哥去世。

依据婚姻经济学的观点,人类从找对象到结婚的过程,就是一个寻找目标市场、考察双方需求、认同商品交换条件直到签订交换契约的过程。婚姻也是人们为了满足于本性并降低交易费用而实现效用最大化的一种组合形式,类似于企业的存在是为了要比市场交易节约交易成本。

这种观点,刚开始的时候“不出意料”地被很多人所不齿,爱情之美好纯洁如斯,怎么能用如此功利世俗的经济学来分析呢?然而,到现在,事实上已有不少人开始认同这种分析方法,并应用到了实际生活。

爱情对于婚姻来说,不是万能的;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万万不能的,更是不幸福的。

同理,金钱对于婚姻来说,也不是万能的;没有金钱的婚姻,是万万不能的,更是不幸福的。

《红楼梦》里,在宝玉眼中,“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林姑娘是绝然不会输给宝姑娘的。但,最后成就“金玉良缘”的何以却是宝玉和宝钗,而非宝哥哥和林妹妹呢?宝黛之间,情不可谓不深,意不可谓不浓,但谈情说爱可以,谈婚论嫁就由不得使性子了。贾府联袂薛家,官商结合,黄金搭档,符合一加一大于二的经济学原理,所以林妹妹也就只好“质本洁来还洁去”。鲁迅先生说“焦大是不会爱上林妹妹的”,大约只能如此作解吧。而在《水浒》中,潘金莲嫁给武大郎,“一枝鲜花插在牛粪上”,此牛粪,又当作何解呢?按理,武大郎忠厚善良,西门大官人远没得比,何以竟遭七窍流血的命运?难道是因其“七寸丁皮”的丑?也说不通。男人丑并不可怕,可怕加要命处,恰恰莫过于一个“穷”字!

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的英国女作家简·奥斯汀,通过《傲慢与偏见》描写了达西与伊丽莎白、简与宾利、丽迪亚与威克姆、夏洛特与柯林斯四起姻缘,阐释了她的一个重要观点:为了财产、金钱和地位而结婚是错误的,而结婚不考虑上述因素也是愚蠢的。有意思的是,186686日,当法国青年社会主义者拉法格向马克思的女儿劳拉提出求婚时,马克思尽管很喜欢这个“漂亮的、有知识的、精力充沛的小伙子”,但出于父亲对女儿的责任感,在二人订婚的一个星期之后,马克思还是给拉法格写了一封信,告诫他“您应该在考虑结婚之前,成为一个成熟的人”。马克思直言不讳地说:“在最后肯定您同劳拉的关系之前,我必须完全弄清楚您的经济状况。”他甚至现身说法:“我已经把我的全部财产献给了革命斗争。我对此一点不感到懊悔,相反地,要我重新开始生命的历程,我仍然会这样做,只是我不再结婚了。既然我力所能及,我就要保护我的女儿不触上毁灭她母亲一生的暗礁。”马克思的做法,在现代人的眼中,至少是在现代恋人的眼中,无疑是封建的、以金钱为导向的,但他却是反封建的精神领袖。

那么,相应地,今天我们是否将婚恋中的经济关系多多少少地“妖魔化”了呢?

现代婚恋关系的天平之上,该如何摆正金钱与幸福的位置?

这,或许是一个问题。

民间语录中的时代婚恋


解放前,号称“有钱没钱,找个老婆过年”,那个时代的结婚,为了“传宗接代”;

50年代,结婚很革命、很简单,两个铺盖卷到一块儿,就算过日子了,还挺光荣、幸福的样子;

60年代,结婚有点小讲究,得凑够36条腿或72条腿,也就是说双人床、衣柜、书桌、椅子这四大件木头的家具不能少;

70年代,结婚要“蹬蹬、转转、听听、看看”,具体包括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和手表;

80年代,改革开放之风捎来了“四大件”(电视、冰箱、洗衣机和电风扇),备齐这四样才算成了家;

90年代,“四大件”在80年代基础上稍有调整:冰箱、彩电、空调、洗衣机;

进入2000年以后,“四大件”说法争议很大,最早有“房子、车子、票子、位子”一说,又有“有房、有车、有存款、有长相”一说,还有“有才华、有人品、有经济、有责任”一说,众说纷纭,总之要“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欢迎“高大上”,鄙视“土肥圆”。

国外婚礼花费知多少?


结婚彩礼不仅盛行于中国,非洲国家也有赠送彩礼的习俗,过去多以兽皮、象牙、鸟羽、串珠、贝壳或野果为彩礼,近年来以牛羊为主,彩礼成本大幅攀升。曾经追求过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女儿切尔西的肯尼亚青年高德温,他向克林顿家庭开出的彩礼高达20头牛和40只羊。

印度的嫁妆,一般来说大学讲师要价20万卢比(10万卢比约合1.2万人民币),银行职员70100万卢比,有MBA文凭则升至150200万卢比,医生可望收取200300万卢比,海外印度人和印度政府高官更为稀罕,要价高达5001000万卢比。

依据美国传统,从订婚到结婚,往往历时一年。根据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美国婚礼开销在1500025000美元左右。近年来,尽管经济形势时好时坏,但美国人的婚礼花销依然一路看涨,如今已开始冲刺3万美元关口。而在美国纽约长岛富人区,一场标准婚礼则差不多要支出45万美元。

俄罗斯贫富差距很大,因而婚礼花费也因人而异,一般婚礼花费从12万卢布(约合21000人民币)到50万卢布不等。

法国最近的一个调查显示,法国人结婚时的平均花销大致在8000欧元左右。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