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婚姻行走在刀刃上

发布于:2014-08-30 17:18:48
分享到:

经济和情感,可以说是影响我们今天的婚恋生活的两个主要因素。而且两者的关系在今天这个时代,变得特别复杂。

李银河:婚姻行走在刀刃上

文/本刊记者尹俊国


(李银河,1952年生于北京,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师从于中国社会学奠基人费孝通先生,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


《中国青年》:金钱在如今国人的婚恋生活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李银河:经济和情感,可以说是影响我们今天的婚恋生活的两个主要因素。而且两者的关系在今天这个时代,变得特别复杂。实际上从古至今,在中国人的婚姻里,经济因素从来都比情感因素更重要。中国人一直都讲究门当户对,都是要找一个经济状况比自己好的,社会地位更高的,至少也是和自己差不多的,情感因素根本上是不重要的,这是中国人婚姻的特点,也是中国人的传统。但是中间有一段,就是从1950年开始的30年,是一个例外,在这段时间里,所有人的社会经济地位都差不多,那时中国的基尼系数只有0.2,贫富差距很小,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平等的国家,经济因素对于中国人婚姻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另一方面就是那时提倡自由恋爱,两方面的共同作用,情感因素的重要性就上升了,过了这30年之后,社会贫富差距急速拉开,经济因素在中国人的婚恋生活中的地位也就迅速上升,超过了新中国成立后的前30年。但是也并不能说现在的情况就是前无古人的,因为在解放前,普遍都是包办婚姻和买卖婚姻,就更加不看重感情因素。

《中国青年》:如何看待“求包养”、“包二奶”等现象?经济因素对我们的婚恋生活影响如此之深,正常吗?

李银河:其实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中出现的这些个现象,是老问题,不是新问题。解放前也有三妻四妾,现在只不过是,人们就是盯着钱,想嫁给钱,这的确是很丑恶,但也不能说现在就比那时更丑恶,只能说是旧态复萌。如果把解放后前30年的那种状况当作常态,那么现在的情况就是一种变态了。但我倒不这么认为。从更长的时间来看,经济因素更重要才是一种常态,现在只不过是回复了这种常态,能把人的这种常态叫落后吗?尤其呢,婚姻不看重感情,就是盯着经济条件、社会地位,这本身就是中国的传统,几千年来基本一直是这样的,穷娶穷,富娶富,有本事就往上嫁,没本事那就下嫁,都是在本阶级内完成婚嫁,讲求感情的跨阶级的婚姻,在中国的文化里是非常少的。所以我并不认为这是落后到什么程度。

《中国青年》:在西方发达国家,似乎并没有出现我们今天社会上的这些现象?

李银河:西方人的婚恋关系就比中国人先进很多吗?这个也很难说。难道他们就不门当户对了吗?他们基本上也都是在本阶级内找对象,是阶级内婚制,不能光看好莱坞电影里,一个大富翁爱上一个清洁女工,一个富家女一下爱上穷小子这种故事,就觉得他们不看重经济条件,其实这种事情在他们的社会里也是比较少见的,才被编到小说、电影里的,都是像一种奇迹似的,一种例外。所以说,经济因素在西方人的婚姻里也是很重要的,并不是不重要。

而且我们也有比他们先进的地方,比如说中国婚姻法中规定的离婚条件,包括夫妻双方感情破裂这一条,也就是无过错离婚,双方只要感觉没有感情了,就能离婚,完全由情感因素决定。而这条在西方国家经过好多年的波折才确立,比中国要晚,比如美国,1960年前才第一次在加州通过法案确立,之前一直都只能过错离婚,而纽约直到2010年才通过相关法案。

要说西方人的观念有哪些值得我们重视的,那么可以说,一夫一妻制是很好的。中国的一夫一妻制到现在才实行了60年,以前是一夫多妻妾制,皇帝都是三宫六院。实际上,所有的中国男人,骨子里都想占有好多好多女人,所以现在包二奶、养小三小四小五,从男女平等的角度来说,西方的一夫一妻制就比中国人的传统做法要好,那时英国国王爱德华八世爱上辛普森夫人,都得先和原配离了婚,国王都不当了,才能跟这第三者在一起。    

《中国青年》:在今天的中国社会,经济因素影响婚恋关系是否出现极端化倾向?

李银河:的确,今天的中国社会物质化倾向很明显,比如出现一些女人公开声明就要嫁给钱,感情因素一点都不考虑之类的现象,这的确很丑恶。过去也考虑经济因素,但没有像现在这么露骨。前两年电视上有个女孩,说自己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不坐在自行车后面笑,这就直接拿钱和感情做对价了,实际上就是表明了自己就要物质,要钱,不要感情,而且在电视上公开说出来了,这就太赤裸裸了,连起码的遮羞布都不要了。其实古往今来,除了罗密欧与朱丽叶这种的,大家还是都看重经济因素的,中国古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啊!俩人感情再好,可是日子过不下去,也是很痛苦的。但你不能就这么公然地宣扬这种观念。甚至有女孩“求包养”的,完全就是把自己当作商品拿出来交易,这就太过分了。现在的问题是,不仅说的人不觉得这有什么,连一些听的人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只是觉得,哎哟,这丫头真傻,怎么把实话都说出来了。这就说明中国人的“耻感”衰退了,知耻近乎勇,做人如果连羞耻心都没有,就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中国青年》:那么,我们该如何处理好金钱和婚恋的关系?

李银河:我认为还是要通过媒体,大力宣传感情的重要性,还是要鼓励人们去追求爱情,让这个社会给爱情多留些空间,倡导大家多考虑些感情因素,少考虑些经济因素,更不用说直接就想嫁给钱的了。这就要多通过媒体的倡导,以及电影、电视、各种文学艺术作品,多描写歌颂爱情,以及基于爱情的婚姻,宣传情感因素对婚姻的重要性,以此来与物欲争夺人心,给跑偏的婚恋观纠偏,挽回国人的婚恋道德颓势。但最终的解决办法,还是得缩小贫富差距,降低贫富分化程度,让基尼系数降下来,才能给那些畸形的婚恋观釜底抽薪。换句话说,经济因素导致的问题,最终还是要靠经济手段来解决。

《中国青年》:除了这些办法,我们有没有可能向中国传统文化中去取取经?

李银河:我不认为我们能从古人那儿找到什么好办法,因为中国现在的问题,就是几千年以来男尊女卑传统的一种死灰复燃,与之相比,我们更应该向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学习,也就是一夫一妻、恋爱自由,对婚姻的忠诚等等,不能去搞婚外恋、包二奶。在今天的社会环境和风气来讲,应该大力宣传、强调这些从新中国成立以后才确立起来的新观念、新道德,并且用党纪国法去保护这种婚姻关系,因为它恰恰是促进社会进步的重要因素。

《中国青年》:具体来说,如何从法纪等制度层面来保护婚姻呢?

李银河:比如最近一些党员干部的婚外情遭到了党内纪律的惩处,就是个好动向。再比如婚前财产协议,就是从法律上约束经济因素对婚姻的影响,但在实际实施的时候,也会发现这项效法西方的做法里面存在着一个悖论,因为婚前财产协议出现的原因,主要就是因为夫妻双方在经济地位上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如果经济条件较好的一方提出要做财产协议,那么对方可能就会因此认为这一方不爱自己,因为如果双方的确是出于爱情才结合的,那么也就无所谓协议不协议,真正的爱,肯定是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的。所以这种原本为减少纠纷的协议本身反而变成感情的一种障碍了。这算是金钱影响婚姻的一个有象征意义的典型现象,反映了人们面对掺杂了过多经济因素的婚姻时的纠结,也在向今天的中国人发问,结婚,到底是因为什么?

                                  责任编辑:尹俊国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