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者刘英超

发布于:2014-08-30 19:45:19
分享到:

生活有时候就是很调皮,你期待被苹果砸中,可掉下来的往往是榴莲。刘英超对这一点深有体会——认为孝顺是自己最大的优点,却遭到爷爷的强烈鄙视;认为随手做了件平常事,却引发了媒体的集体狂欢。


救人者刘英超


/本刊记者杨振宇


站在两米多高的铁门前,刘英超向记者们讲述着自己火海救人的故事。由于平时就话少,再加上对这件事看得很淡,他讲的故事毫无爆点,以至于记者们不得不引导性地提问,以便让他说些高大上的话题。

可这位36岁的精壮汉子就是不理会记者们的苦心,“这门这么高,当时不知怎么就一下翻过去了,现在你让我翻,还真不行。”他的话让记者们躺倒一片。


救命恩人不见了


如果把故事还原到今年的519日凌晨一点半,你会看到这样一幅图景,四五级的大风卷过山东德州八里庄火车站,调车员刘英超在一批作业完毕返回车站途中,突然发现专用线大门外侧冒起浓烟,着火的是一家废旧塑料收购站。

下面的故事还是由被救人靳汝东讲述吧:

那晚我睡得正香,突然听见风声中有人在敲打我家的窗户,“他是谁?想干吗?院门口大门怎么没挡住他?”披上衣服我就赶了出来。隔着屋门,我听见他扯着喉咙喊,“着火啦!”

我当时脑子轰的一声,可不是吗,一溜四间平房,靠南头那间火苗已经烧到屋顶了!打开门的瞬间,对方已经冲了进来,在浓烟和火光中,他抱起熟睡中的大女儿赶出门外。这时候,我老婆已经缓过神来,连忙抱起小儿子也跟了出来。

“屋里还有人吗?”他问我。“还有个工人,不知今晚住这儿没有。”说完,我急急忙忙往回冲。“不行,得拿个灭火器!你赶紧打119!”对方拿出对讲机呼叫同事快送灭火器来。此时,四间房的稻草顶子全起了火,堆积在一起的塑料瓶、旧纸箱、破轮胎等废品全着了,发出刺鼻的浓烟,借助风势,火也越烧越大。

很快,那人的同事送来了灭火器,他拎起一个,在前面开路,我跟在后面找人。小小的院子,到处都是滚烫的热浪和令人窒息的浓烟,我们半蹲着往前走,一间间查看,直到确信那名工人不在屋内,才一溜烟地跑出院子。

此刻消防车来了,火势终于被压制住。老婆在安慰受惊的孩子,我可能是被烟熏得中了毒,脑子昏昏沉沉,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等我缓过劲来时才发现,救命恩人已经不见了。

下面的故事可以由八里庄站党支部书记国玉洋接着讲:

那是622日上午,靳汝东突然跑到我办公室送了面锦旗,说是感谢车站职工刘英超对他一家四口的救命之恩。我连忙骑上摩托车,到了场站,找到英超一核实,靳汝东说的果然是他。

“你咋不跟我说一声呢?”我问他。“有啥好说的,人没事,119也来了,我还呆在那儿干吗?再说,我还上着夜班呢。后来一忙把这事给忘了。”英超说。

回去后,我把这事报告了上级单位,经允许,又向媒体进行了通报。按说我们铁路上也不是那么爱张扬,只是我了解英超家里的情况和他的为人,所以才会那么感动。


没敢告诉家里


下面,由记者接着讲吧:

刘英超是家里的顶梁柱。父母生活在衡水农村,力所能及地干点农活。弟弟在部队,正准备转士官。前些年,英超夫妇在衡水买了套楼房,贷款还没还清。因为身体不好,英超的爱人一直没工作,10岁的儿子聪明懂事,是全家人的骄傲。

对于这样的家庭,最大的软肋在于顶梁柱不能有任何闪失,而英超所从事的工作恰恰充满风险。

作为调车员,刘英超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无论寒暑,他们不停的爬上爬下机车车辆,来完成货运列车的编组和解体,一晚上上下机车百余次;零下十几度的天气,只能穿工作服,有时候手都被冻僵了,就为了保证工作中身体的灵活性,这就是他们的工作,危险系数高,充满艰辛和不易,却在铁路货运中担当着不可或缺的角色。普通人也许没有听说过这个职业,有时候甚至他们的家人都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工作的。但如果没有他们,铁路上的煤、铁、矿石、生活用品、粮油等物资就会搁浅。他们的工作不分白天和黑夜,将货运列车进行解体和编组,送到要出发的站场或者需要装卸货物的股道上,然后运往全国各地。而工作的同时伴随着很高的危险系数,一个不小心,甚至会危及生命。

“我每次上班特小心,丝毫不敢掉以轻心,我身后有一大家子人呢!所以,救火这事直到现在也没告诉家里,怕他们替我担惊受怕。”刘英超说。

“调车工作是一天24小时无休的,我们是黑白班轮流倒换。”刘英超的上班路径是这样的,轮到他值班,会提前两个小时骑摩托车到达衡水车站,再搭乘段内客车到达70公里外的德州站,最后与人合租一辆的士到达八里庄站。

在国玉洋眼里,刘英超平时话不多,属于闷头干活的那类人,“你别看他话不多,心肠热乎着呢,无论谁有个大事小情,找他帮忙准没错。像平时往值班楼上运水、打扫站内卫生,你不用说,他全办了。”

最令国玉洋印象深刻的是,2008年汶川发生大地震后,刘英超找到他,提出了捐钱支援灾区的建议。“我没想到他会第一个捐钱,平时他很节俭,毕竟家里就他一个人挣钱嘛,每月还贷的压力还挺大的。”国玉洋记得,站里组织的捐款活动,刘英超一次没落下。


钓鱼只是说说


《中国青年》:工作那么辛苦,没想着换换吗?

刘英超:习惯了,我喜欢和钢轨货柜打交道,简单直接,现在要是听不见那些丁零哐当的声音,还真不习惯。

《中国青年》:平时喜欢干点什么?

刘英超:钓鱼,我们那水塘多,打小就喜欢。

《中国青年》:这些年给灾区捐了多少钱?

刘英超:没算过,虽说每次都参与,但也没多少钱,毕竟挣的就不多嘛。

《中国青年》:你的朋友多吗?交朋友的标准是什么?

刘英超:朋友不多,主要是和我一样的退伍军人。标准嘛,就是看这个人是不是孝顺,孝顺的人一般都值得信赖。

《中国青年》:你觉得自己是个孝顺的人吗?你觉得孝顺的内涵是什么?

刘英超:我觉得自己挺孝顺的,尽管我爷爷不这么看,他甚至认为我不孝!我爷爷年轻时是教书的,写一手好字,他希望我能继承他的这个优点,可惜我和弟弟都喜欢钓鱼,没练成字。这让他老人家很郁闷。在我看来,孝顺的人除了让父母长辈衣食无忧,还不能让他们替你操心,不能让他们着急。

《中国青年》:父母给了你怎样的影响?你们的家风是什么?

刘英超:父母打小就告诉我,吃亏是福,碰到有难处的人,能帮就帮一把。不光我们家这样,我们村都这样,去年,我父亲手受伤了,我又在站上值班回不去,左邻右舍没少帮我家忙。同样,我要是回去,有个力气活啥的,人家也会来找我,身体好嘛,呵呵。

要说家风的话,我们家规矩挺多的,比如吃饭时长辈没动筷子,晚辈决不能先吃;决不能占别人便宜;决不能说瞎话等等,我爷爷有把尺子,犯了错那是真揍啊!

《中国青年》:你的儿子怎么样?

刘英超:我儿子挺懂事,爷爷奶奶爱归爱,但从来不惯着。别看今年才10岁,还能帮我照顾她妈妈呢!学习成绩也挺好,比我小时候强。就是和我不太亲,因为老见不着我。

《中国青年》:有没有什么事让你很无奈?

刘英超:嗯,我父母承包了20亩地,种树。我们没精力看,所以经常会丢,要是谁家缺那么一棵两棵的,当然可以去砍,但有人是砍了好几棵拿去卖钱,这挺让我郁闷的。可也没法子,看不过来。

《中国青年》: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事?

刘英超:钓鱼,可太忙了,车站、家里、父母那儿,都需要我,有时恨不得把自己分成几块来用。所以,喜欢钓鱼只是说说,其实我已经好久好久没去了。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