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里的“老啃族”

发布于:2014-08-30 20:36:20
分享到:

2012年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显示,我国城镇人口比重超过50%,流动人口规模达到历史新高。统计显示,80后农二代已占流动人口的近一半。

同时兼任“农二代”和“城一代”,如果他是父母唯一在城市工作的孩子,那么也许他这一生都只能自动放弃诉苦的权利。他们会接受父母源源不断的夸赞,也必须要承受更多乡村社会传递转嫁的额外负担。

漩涡里的“老啃族”

/张文燕



32岁的刘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只“从农村飞到城市枝头的凤凰”,这名月薪近7000元的都市白领,坦言自己是一只“怎么飞也飞不高的小小鸟”。

当然,比起在乡下网吧打游戏的表弟,外出打工的堂哥,还是有着云泥之别。但对于媒体此前所谓的“凤凰男”,刘科不屑一顾,直到最近,他从网上看到一个新词“老啃族”,一下产生强烈的认同感。

213日下午,刚和女友争吵完,刘科站在公司楼道里抽烟。两人相识五年,计划明年结婚,最近为房子等琐事起了争执。

因为刘科正为“乡村建房大业”努力。他家在安宁渠,父母种地,含辛茹苦供他读书上学,现在还住在平房里。

在城市一家公司做广告设计,拿着近7000元的月薪,却住着廉价的出租屋,吃10元的快餐。5年间,存下20万元,准备为父母盖一栋三层楼房。他知道父母逐渐年老,要为他们创造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  但是,女友琪琪希望明年结婚,结婚就要买房。琪琪家庭条件优越,常补贴刘科生活开销。而刘科对琪琪心存愧疚,除去建房子的十几万元,所剩不多,“连付首付的钱都不够”。

刘科很羡慕那些父母有退休金、有社保、有存款的年轻人,他们可以坦然做“啃老族”,刚毕业一两年就在父母支持下买房买车,即便不“啃老”,也能随心所欲地花钱、旅游、购物、娱乐。

前几天,刘科终于凑齐房子首付,在郊县买了房,50万元,背负20年的按揭,如今又继续存装修的钱,还要为农村的父母操持。用他的话说,做城市的人,操农村的心。

同是依靠读书从农村迈入城市生活的80后,李飞龙的“恐惧症”更甚,一看到手机显示家里拨来的电话就很害怕,“总觉得会出什么事”。

家里来电话,无非两件事,一是要钱,二是出事了。要钱都还好说,自己没钱可以借,就怕出大事。比如一场大病,或者意外的灾祸,就能让多年来勉强维系着的生活瞬间崩塌。

李飞龙工作在一座县级市,月薪5000元左右。每月伙食费、电话费加起来2000元,寄给父母1000元生活费,给上大学的妹妹1000元生活费。剩下1000元,不买衣服、也不聚会的情况下能存下来,否则就会月光。

刘科的同学潘兵在大学毕业的第三年,已有些积蓄,正打算贷款买房子,不想在农村的母亲脑中风,他拿出所有积蓄,又赶紧借了8万元给他母亲治病,直到数年后,才终于买上房子。

潘兵常对刘科感叹“再也折腾不起了”。刘科于是想攒点钱,为父母缴社保,但一次要补缴几万元,每个月又领不了多少,他一下很难凑出来。

今年2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在已基本实现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全覆盖的基础上,依法将这两项制度合并实施,在全国范围内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基金筹集采取个人缴、集体助、政府补的方式,中央财政按基础养老金标准,对中西部地区给予全额补助,对东部地区给予50%的补助。

对于“老啃族”,这是个好消息。

“生活再艰难,但总会挺过去的。从我走出农村的那一刻,就再也回不去了。”刘科说。

                                                            责任编辑:张斯絮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