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化:任重而道远

发布于:2014-08-30 20:50:02
分享到:

现代化:任重而道远

/本刊编辑部



725日,是中日甲午海战120周年。今年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100周年。

百年沧桑,风云激荡。人类社会在过往这一个世纪里颠沛前行,苦难辉煌。而这样一部时间跨度巨大的历史,其内容必然也涉及到伟大的主题,譬如世界强国的博弈,譬如社会制度文明的更迭与进化。

这场伟大的博弈之所以被称为零和游戏,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像扑克牌游戏一样,产生了输家和赢家。历史的回味不仅仅是为了看故事,纵观20世纪以来的时代变迁,我们发现,资本主义的全球性扩张与国家主义的快速崛起始终是高度叠加的,战争的阴影之于和平的幻象,犹如猛虎嗅蔷薇,始终挥之不去即便今时之日,环顾我们的周遭,世界并未因经济全球化和21世纪的曙光普照而变得太平和消停。

因之,“中国梦”和“两个100年”的提出,既有国家层面于历史和现实的战略抉择与考量,也维系着源自13亿普普通通中国人的光荣与梦想。

——因为,面对过往百年这场伟大而残酷的博弈,中国、中国人事实上从来未曾置身事外过,也不能置身事外。教训与启示,已足够多。

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我们自然也看到了,这也并非一场完全零和的博弈。人类社会制度文明的进化恰恰由此发生,它既不是独家制造,也不是推倒重来,而是如《文明与野蛮》一书所说,“文明是一件东拼西凑的百衲衣”。社会总归是在冲突中不断前进的,考察一个世纪以来人类社会经济活动的主体,显而易见:已经从使用锄头、铁犁的农民,变成了使用电脑、手机的白领;人类信息的传递速度由马车发展到光速;尽管诸如癌症、环保、贫富差距的现实难关依然未克,但并不妨碍人类在转基因、大数据、外太空的探索上渐行渐远长期来看,正是在人类理性与文化信息的共谋、共与、共享之下,这场世纪博弈的参与各方在某种意义上都是赢家,获益将远远超过付出。因此,中国持续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倍显意义重大,中国与世界经济的接轨,中国参与全球化的进程,中国在世界舞台日益重要的作用与影响力,也将回馈中国自身的现代化进程,助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由此,我们得出的结论是:现代化,不仅仅是物质的现代化,它同时也是人的现代化以及经济社会的现代化。

当下的一个社会共识是,高增速的GDP并不是现代化的代名词。人的现代化、经济社会的现代化,事实上更多地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历史进程。近现代中国,曾经经历了大起大落、大开大合,透支的东西实在不少,现在所需要的,是回归常态发展与常态增长,建立常态思维、常态意识。

在这个背景之下,于是有了本期向读者推荐的几篇文章:封面人物罗永章的故事,显现了记者的采访功底与写作水准,更重要的是凸显了当代中国新知识分子与既往不太相同的情怀与抱负,这样的科技领军人才,我们现在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与之相佐的,则是《中国离工程师大国有多远?》一文为我们所呈现的中国人才结构实情,其数据显然证实了“木桶”理论的存在:短板决定水位。最近微信朋友圈流传一个段子,遍数20世纪以来的人类发明,从电灯电话到冰箱彩电到洗衣机计算机等等,其中中国人的贡献实在不大。所以我们真的很认同:今天我们需要乔布斯,更需要工程师!

究其实,没有人的现代化,没有现代化的人才,中国经济社会的现代化又从何谈起呢?

诚如本期思想大讨论《青年干部怎样守住“第一次”?》所呈现的那样,现代政治,或者说现代吏治,所给予青年干部的观照,不应该仅仅停留在政绩层面的考核,还应关乎其心灵世界的焦灼平抚。并且,这种焦灼感不是孤立的,它的源头与转型期中国社会的焦虑感其实息息相关。无独有偶,这种焦虑感也真切而普遍地表现在了当代青年的婚恋之中。本期封面专题《幸福的天平:金钱如何染指中国人的婚恋?》所致力于呈现的,即是婚恋生活背后当代中国人的焦虑与选择,其既有传统旧习的因袭,也有现代化进程中“转型期症候”的因子,远非“金钱”、“世俗”等道德激愤所“一言以蔽之”。我们或许应该思考,今时之日,拿什么来熨平中国人的这种焦灼感?更深层次的问题,或在于:在中国经济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中,以及人的现代化进程中,知识分子究竟何为?

毋庸置疑,实现“中国梦”,实现中国经济社会以及中国人的全面现代化,知识分子的思想启蒙亦不可或缺。重塑与“两个100年”相适应的大国民,重塑与现代社会相匹配的民主、理性、充满活力的公民,因此任重而道远。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