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光明,司法便不黑暗

发布于:2014-10-16 13:10:26
分享到:

今天,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不能迷失信仰,因为我们所站立的地方便是我们的司法。


我们光明,司法便不黑暗


文/王聪


你可能已经听到一些有关司法改革的利好消息:十八届三中全会掀起了司法改革的新篇章,人民法院四五改革纲要也已新鲜出炉,具体制度试点已在一些省市法院相继铺开。

然而,有些现状依然令人沮丧:机关大院里的决策者太习惯那套运行了几十年屡试不爽的司法行政体制,因此,局中依然有暗流涌动。这一头紧紧抓住那来之不易的行政职级死守不放,那一头则盯着有限的法官员额和行将改善的法官待遇垂涎欲滴;这一头紧紧握住案件的审批权不放,那一头还要在追责时不留半丝痕迹这时,你才幡然领悟李克强总理的那一句,“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

一边是无法乐观的未来,另一边则是难以承受的现实。

我们这群年轻预备法官坐在一起,经常有一些共同的吐糟话题,内容无关那开不完的庭、阅不完的卷、写不完的文书。我们吐糟的是:今天这位老爷爷坐着轮椅来院里信访,明天那位老奶奶又拄着拐杖嚷嚷如果不支持她的诉求就要跳楼;今天法院门前坐满了可怜的被告拉着横幅喊冤,明天法院门前又坐满了可怜的原告为权利而斗争;今天你可能会收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法官大人,晚上有空一起出去吃顿饭吗”,明天你可能就会收到来自监督部门的举报投诉信。

是的,在司法公信力备受考验的环境下,在不是你赢就是我输的诉讼战场上,作为法官,无论你如何努力,当事人仍会对你不信任,他们一开始就对你作出了“腐败”的有罪推定,他们总会怀疑你的司法裁判偏袒一方。

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个小法官而言,纵然法庭上披了件庄重的法袍,法庭下却不过是默默无闻的司法“农民工”。你终于发现,法官其实是一个凄美的职业,看起来很美,实际上很苦。是的,如果不啃老,或许会几个人挤在一间狭窄的出租屋内做“月光族”,曾经想赖以安身立命的法律职业却连自己都养不活。

没错,我是在谈怀疑。因为不想给大家灌输自欺欺人的心灵鸡汤。

然而,我们吐糟法官缺乏职业保障,我们厌恶行政权力干预审判权力,我们渴求法官能够独立办案,这不恰恰表明我们正期待一种有尊严的司法吗?我们的信仰不正从我们的怀疑中生长出来吗?越是怀疑的时代,越能彰显信仰的弥足珍贵;越是困难的时期,越能考验我们这一代青年法官的意志。在当下这样困厄的时刻,我们究竟应该信仰什么呢?从前辈的经验之谈取经,我想与同行们分享两个锦囊。

第一个锦囊:信仰法律,不迷信权力。尽管有很多法律人都成了权力的奴婢、政治的婢女,然而,权力固然炙手可热,但终究有逝去的一天。如果你认为我夸大其词,请回头想想广东的莫兆军案、河南的赵作海案、浙江的张高平叔侄案等冤假错案。

第二个锦囊:信仰“法”,不迷信法律。大学时法理学老师曾讲过法律与法的区别:法律是具体的,法是抽象的;法律是人为理性,法是自然理性。当我们投身司法实践时,就会发现有时作为裁判依据的法律有可能是“恶法”,当我们严格适用该法律时便可能带来恶果,此时,我们该怎么办?想到莎士比亚笔下的《威尼斯商人》,故事中“欠债割肉”就是一条恶法,然而法官鲍西亚却用他的智慧和艺术,化解了恶法带给当事人的厄运。“法”的艺术在西方被称为“大法官的脚”,是衡平;在中国,它有一个更朴素的名字叫“良知”——看似平常,却是避免法官成为一个机械、冷漠的“自动售货机”的不二法门。

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也许注定会成为本轮司法改革中的垫脚石。然《论语》有云:“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至于今天,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不能迷失信仰,因为我们所站立的地方便是我们的司法。我们怎么样,司法便怎么样;我们光明,司法便不黑暗。

                                                             责任编辑:张斯絮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