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善的本质

发布于:2014-10-16 13:43:43
分享到:

友善代表着内心的宽容、慈悲和令人无畏的布施,给人以温暖、光明、安全和希望。友善谦退,可以融化人性的寒冰,使社会充满和谐的氛围。

友善的本质

文/钟永圣


友善是天心纯净的表现


中国传统文化从唐朝以后,儒释道医武并称,由于语义表达常常俭省的关系,而且由于医学和武学的思想基础仍不出儒释道三家思想的概括,所以人们就常说儒释道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可是深究其源,儒释道也是一家,就是如何做“人”的学问。如果“人”家解决不好,一切“家”就免谈了。台湾慈济创始人证严上人的一句话曾经深深震动了我:如果一个人心再好,可是不能柔声对人,那么也算不得好人!从此我开始逐渐反省自己的嘴脸和语气,慢慢体会到,对人友好,语气和善,是天性复现的自然成像,所以,友善是天性本真、天心纯净的表现。根据《黄帝内经》中“上古天真论”的启示,“天心”就是“真心”、“道心”、“德心”和“仁心”,是高尚谦卑、纯洁无染的“人心”,是我们人类的本心。

友善代表着内心的宽容、慈悲和令人无畏的布施,给人以温暖、光明、安全和希望。慈悲和布施这样的词语,似乎已经被当代社会误解地“固化”为“佛家”用语,实在是不了解中国上古的传统和历史所致。在佛家思想传入中国之前,慈悲和布施这样的表达和行为,早就是中华先祖“标准的人伦情怀”。慈悲的“慈”是“给与欢乐”的意思,慈悲的“悲”是“解除痛苦”的意思,布施是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演化而来,如孟子后来总结的“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所恶勿施尔”。友善最为关键的本质内涵是:不论别人怎样对我,我依然真心坦诚,不起怨怼之心,天性晴朗。就如《道德经》中所说:“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只有这样的修养,才是做到了友善。

除了儒家和道家的论述,佛家《金刚经》中记载忍辱仙人的故事也广为流传:暴戾的歌利王把忍辱仙人节节肢解时,忍辱仙人不但不起仇恨之心,反而说将来自己成就了,第一个度他。习主席今年3月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演讲时说道,“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佛家思想传入中国后,“同中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文学艺术、礼仪习俗等留下了深刻影响”。各家传统思想的本质精神,化民成俗,逐渐形成中国传统社会“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普遍认识,凡事先反求诸己,不逞匹夫之勇,把许多社会矛盾化于无形,使中国社会保持了长久的社会安定局面。

或许会有同仁对此提出异议:外敌来侵犯的时候,难道以友善的名义,任其杀戮不成?其实毛泽东思想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方式和处理敌我矛盾的方式是不同的。朋友来了有香茗,倭寇进犯必将消灭之。


友善是治疗寒病的良药


分科教学与研究的观念,使现代人的思维模式变得局限和狭窄。体现在医疗上,就是多半片面地认为医药和手术等手段才是“治病”的,而情志的调节和疾病的治疗关系不大,更认识不到“一切身病皆是心病”的深层次病理,最为认识不到的,是“人如果不缺德就没有病”这样的中国传统病理学,叫“德全不危”。《黄帝内经》中指出,人如果能够“把握阴阳”之理,就能够长寿无病,健康一生。阴阳的调节,可以通过药物介入的物理方式进行,也可以通过情志转换的伦理方式进行。只要能够排除阴气,扶助阳气,就能够达到祛病健身的结果,叫做“拨阴取阳”。而人的品性修养决定了待人接物的态度,从而时刻影响着自己身心的阴阳状况,从而影响了健康状况。一念体恤必然友善,一念冷漠必然阴沉,友善就助长阳气,冷漠就滋生阴寒。时间一长,友善者身现德相,身轻体健;冷漠者寒症加重,冷硬沉重。所以《黄帝内经》中说“智者之养生,顺四时而适寒暑,和喜怒而安居处,节阴阳而调刚柔”,没有说一定要用药物才能调节阴阳,而且强调了情志的调和,尤其是指出了道德修养是健康的最本质、最重要和最直接的决定因素,所谓“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所以,常怀友善之心的人,是对自己最好的养生。

自古“医者仁心”,医家悬壶济世,对人都是“友善”的。这从唐代药王孙思邈的《大医精诚论》中可见一斑,不论美丑妍媸、穷通富贵,一律以同仁待之。敬业使医术精湛,友善使医患亲切,何来“医患”之紧张?我的一位民间老师,年轻时去看病,医生对他的态度不好,他就发誓,将来自己可以给人看病时,一定对病人态度友好,这样自己才叫真人,才叫善人,才能真正为人化解病痛。他说医生的名气就有治病的功效,可以使患者产生信心,如果态度友善,就更能化解病人的痛苦。友善的态度,不是因为对方友善我才友善,而是自我修养的“私事”,不以他人的态度为前提。这不但是人生德行修养的问题,而且是生理健康的养生问题。中华文化把道德伦理与气血生理的相互转化规律揭示清楚了。一个人的情志对身体有着息息相关的作用,心情平和,一团和气,则身体健康;如果心情阴冷,情志不调,则体内阴凉,易生寒病。

中医“火神派”祖师郑钦安说:“六经辨证,论之末也;阴阳辩证,论之极也”。真诚为阳,虚假为阴;友善为阳,敌对为阴;敬业为阳,渎职为阴。阴阳不但在天地寒暑上表现,而且在人心冷暖上成像,并且直接作用于人的身体和心理。根据天人合一观或者广义相对论物质决定时空的道理,当一个人开始转变信念,随着言行的推广和展开,以其个人为中心的“天地世界”随之转化,心善则身健,身安则道隆;心恶则身殃,身病则道衰。所以,友善其实不是对别人好,本质上是对自己好,有百利而无一害。

能够改变身体健康状况的“友善”,不是表面性质的,不是礼节性的,而是由内而外真实发自内心的“友善”,它意味着“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改变和提升,意味着触及灵魂的触动和反省,是人生操作系统升级换代后的运行结果。


友善是社会和谐的起点


“上医以德治国,中医以礼齐人,下医以刑治病”。友善的人少病乃至无病,所以是上医和中医的“治疗”对象。而“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所以圣人治理国家首先就是做好教学工作,把人教育成“善人”,人人友善,则“蓬生麻中不扶而直”,近朱者赤,自然归善,社会美好,世界安宁。

上善若水,友善是智慧的温柔,是回归天道的旅程,是觉悟心显化出来的德行。它可以使人谦退,消弭人际纷争,可以化解社会矛盾,降低社会交易成本,可以充当和谐社会运行的润滑剂。安徽桐城县有一处历史名胜,叫“六尺巷”,流传着一段化解邻里矛盾的佳话。清朝康熙年间,文华殿大学士张英的老家与邻居叶秀才因墙基起了争执。张家地契上写明“至叶姓墙”,所以管家认为按地契可以把墙打到叶家墙根。可是秀才认为要留条路供人出入,两家为此就打起了官司。张家的管家写信向张英禀告此事,张英的回信是一首诗:“千里传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管家看了这首诗,明白了主人的意思,拆墙后退,让出三尺。叶秀才看到这首诗,十分感动,也把自家的墙拆了,后退三尺,两家之间就形成了一百多米长、六尺宽的巷子。从此事可以看出,胸襟宽广,友善谦退,可以融化人性的寒冰,使社会充满和谐的氛围。

                                                              责任编辑:韩春丽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