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构想照进现实

发布于:2014-10-16 13:46:15
分享到:

习近平主席的秋实之旅,让“一带一路”的构想更加真实可触。当人们站在地图面前打量“一带一路”时,会发现这是一局大棋,是海陆统筹、东西互济、面向全球的大手笔。

“一带一路”:构想照进现实

文/本刊记者 赵涛


9月中旬,习近平主席在出席上合组织杜尚别峰会之后,对塔吉克斯坦、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和印度进行了国事访问,这次复兴丝绸之路、共建和谐周边的访问被誉为“秋实之旅”。

访问期间,中国与往访四国启动了中国-中亚天然气管线D线建设、科伦坡港口城建设等一批示范项目,进一步明确了“一带一路”与上合组织框架内的互联互通、中蒙俄经济走廊以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的对接路径。

“一带一路”构想提出届满一年之际,习近平主席的出访,让公众看到,“一带一路”的构想更加真实可触,逐渐落地生根。


源起:致敬历史,与时俱进


建设“一带一路”,已经成为年度政经热词,这是党中央的重大战略决策,也是未来数年内中国的时代命题。

2013年9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首次提出了加强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倡议。他说,我们可以用创新的合作模式,以点带面,从线到片,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

2013年10月3日,习近平主席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演讲时提出,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发展好海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2013年10月,中国周边外交座谈会上,习近平主席正式将“建设好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合并在一起,成为中国加强与周边国家往来的重大战略构想。一个月后,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写入了“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一带一路”升级为国家战略。此后,重要经济工作部署中,“一带一路”成了必选项。

建设“一带一路”,并非一时兴起。回溯历史会发现,这是向古老的丝绸之路致敬,更是新一轮对外开放的智慧体现。

丝绸之路不是具体的一条路,而是后世对中国与西亚、中亚、西方所有来往通道的统称。最重要的两条是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

2100多年前,西汉张骞出使西域,东汉班超经营西域,开辟了以长安为起点,经河西走廊、塔里木盆地,到中亚、西亚进而连接欧洲及北非的陆上通道。这条商贸大动脉上,五彩丝绸、瓷器香料络绎于途,为古代东西方之间经济、文化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可以视作经济全球化的早期版本。

唐中期之前,对外主通道是陆上丝绸之路,之后由于战乱、经济重心转移以及指南针发明、海运兴起,宋元时期,海上丝绸之路取代陆路成为中外贸易交流主通道。中国的丝绸、茶叶等物由东南沿海港口出发,经南海、波斯湾、红海,运往阿拉伯世界及亚非其他国家,再从海外将香料、毛织品、象牙等物产带到中国。人们熟知的郑和下西洋,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巅峰,同时也是绝唱,自此之后,明清两代,中国人退出了海洋贸易。

而今,驼队消失,高铁疾驰;宝船进了博物馆,集装箱货轮远洋遨游。然而,承载着互信、互鉴、互利等理念的丝路精神却历久弥新。

21世纪初,贸易投资在古丝绸之路上再度活跃。中亚各国希望与中国扩展经贸合作,中国西部省区也有发展经济的需求,加之丝绸之路沿线区域蕴藏巨大开发潜力,习主席的倡议甫一提出,就得到积极响应。

放眼向洋看世界。自2003年中国与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以来,携手开创了“黄金十年”。中国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以自贸区升级为标志,关系已进入成熟期,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作为重要推力和载体,将进一步提升双方贸易政治关系。

从历史迤逦而来,顺应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承载发展梦想,古老的丝绸之路就这样被赋予了新的愿景。


意义:海陆统筹,惠及周边

   

区域协同是十八大之后重要的治国方略。目前来看,国内协同看京津冀,国际协同看“一带一路”。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时,强调相关各国要打造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和共同发展繁荣的“命运共同体”,便凸显了国际协同的大思路。

我国当前的发展需要兼顾地区平衡,着力开拓新的经济增长点。可以预见,“一带一路”将成为我国未来向西开放、向内陆发展的重要战略。

2013年12月14日,国家发改委和外交部举行的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座谈会上,“一带一路”所涉及到的主要省份包括:西北5省区(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西南4省市区(重庆、四川、云南、广西)以及东部5省(江苏、浙江、广东、福建、海南)。

2012年,上述西北五省区对外贸易总额占全国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不到2%,外资所占比例不超过5%。东快西慢、海强陆弱的开放格局亟须改观。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将带动经济实力较为薄弱的西部地区发展,使内陆沿边地区由对外开放的边缘迈向前沿。

“向东,我们是内陆腹地;向西,我们却是开放前沿。伸开双臂,迎接西面来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坐落在中国最西端的新疆喀什,50平方公里的经济开发区正在兴起,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常亮的话颇有代表性。

甘肃省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黄金带的构想,陕西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的构想,5月26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提出着力打造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向西开放,为解决东西部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

“一带一路”建设不仅为西部发展创造历史机遇,也包含着惠及周边国家、实现共同发展的愿望。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逐步铺开,中国将向周边辐射改革开放的红利。

“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分别约占全球的63%和29%。2013年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的贸易额超过1万亿美元,占中国外贸总额的1/4。

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可以输出价廉物美的日常用品,优质的技术设备。作为全球主要外汇储备国,中国能够携手各国共同应对金融风险,中国有实力投资海外,与急需资金的国家共同把握发展机遇。未来5年,中国将进口10万亿美元的商品,对外投资将超过5000亿美元,出境游客数量约5亿人次,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将率先受益。

“一带一路”的构想,史无前例地将来自欧亚大陆、太平洋、印度洋诸岛众多国家团结到了一起,有助于推进亚洲内部以及欧亚大陆的区域合作。

“一带一路”的构想并非空中楼阁,而是体现在务实合作中。透过习主席“秋实之旅”签署的协议就可以窥见端倪——

中国与塔吉克斯坦启动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建设,合作解决塔能源供应、交通运输、粮食安全三大发展瓶颈;与马尔代夫加强海洋事务、基础设施建设、旅游和民生领域合作;与斯里兰卡启动双边自贸谈判,重点推进港口建设运营、临港工业园开发建设;与印度积极研究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发挥中方优势,改造升级印度铁路,兴建产业园区。

外交部长王毅总结,习近平主席此访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一次精彩“路演”,一年来,“一带一路”已从理念设计、总体框架到完成战略规划,开始进入务实合作阶段。

过去30年,中国不断接纳世界,加入WTO,加入各种政经组织。以“一带一路”为代表的策略则是主动主导,提出自己的规则,让中国力量走出去。一进一出之间,是国家实力的显现。

当人们站在世界地图面前打量“一带一路”时,会发现这是一局大棋,是海陆统筹、东西互济、面向全球的大手笔。可以看作中国周边战略的具体实施,也可以视为延拓到全球的战略。无论对于经济民生还是国家安全,都有着重要意义。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摸石头过河的过程,也是一个开拓创新寻求突破的过程。“一带一路”建设,是不是一块坚实牢固的石头,是不是区域合作新格局中的着力点和突破口,相信随着构想变成现实,答案揭晓为期不远。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