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的英雄主义

发布于:2014-10-28 20:01:26
分享到:

这个时代的英雄主义

文/本刊编辑部



罗曼·罗兰有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智慧十足。

作为记者,最悲催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你每天都在经历生活的真相。对真相的嗜好,是这个行业内的人,近乎直觉的怪癖与本能。所以,娶(嫁)这个行业为妻(夫)的人,得做好一个准备——随时应对着这个人的好奇心洋溢、精力充沛和神经质。

过去一年中,我们见证了无数真相的水落石出,见证了无数震撼时代的惊天转圜。对于20、30岁的年轻人,这得有多强大的神经和耐受力啊。高高在上的神明,顷刻间下马,不可一世的大人物,转瞬成为阶下囚。“从何处来,到何处去”,在漂移无定的时代里,坚持着什么,信奉着什么,你思考过吗?又或者会为之,焦灼地痛苦?

这是我们推出这期思想讨论“怎样才能重拾对于人生的信念?”的意义。意义意味着价值而不是价格。古往今来的英雄,大概多是因为侧重于意义,多于价格,才千古绝伦,比如,恽代英;比如,邹容;比如,林觉民。而今天,一系列“拨乱而反正”“激浊而扬清”的国家行动,告诉我们,这个国家,呼唤着英雄,呼唤着真正的英雄主义。

在众相纷呈、英豪逐鹿、新闻圣徒都黯然倒下的时节,又如何甄别谁是英雄、又何为英雄主义呢?永远不知疲倦的创造,大概应属英雄的作为之一。本期的“创客列传”,一群80、90后以他们的方式探索着世界,创建着属于自己的“王国”,也许,还有将来的“帝国”。来自水木清扬的清华园的青年科学家陈巍,则演绎着属于这个时代的青年科学家的别样风采:既是一个科学达人,又对中国传统文化、西方古典艺术热爱有加。既致力于激发学生的“狼性”,又私下里比学生玩得还嗨。

比较喜欢这种形式的英雄主义。晨雾中,他们起航,探索着自己的道路。众声啁啁里,他们独自漫步于小园香径,直到丁香满怀。

有一点点像《中国青年》的剪影了。在这变幻无穷、以N次元进阶的时代里。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雾霾散尽的时刻,古老的京城多么美丽洁净。

中青人的一大福利,是能于清晨时,静静地经过端正巍峨的正阳门,看红旗于晨曦中升起。那时,莫名地生起一种庄重:呵,多么珍爱,并愿呵护这静谧中的所有。

掠过一世界的喧嚣,抱着一腔“不合时宜”的英雄主义,我们归入铅灰色的三层小楼,归于沸腾与宁静之中。

                                                            责任编辑:李纯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