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华:我的文化很动漫

发布于:2014-10-28 20:09:47
分享到:

创客列传


先躯和先烈只有一步之遥。


王振华:我的文化很动漫


文/刘晓坤



毕业于艺术学院,任职于省级媒体,从业7年,荣获大小奖项无数,然而一次见义勇为的受伤住院,却让他有机会慢下脚步重新定位自己的事业坐标——动漫,从那时起,成为他摸索前进却从未放弃过的方向。如今,十几年过去,作为世博华创终极BOSS的王振华已经在动漫产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当他开始成为别人的榜样,他却说,动漫对他而言,是事业的起点,也是他能给这个社会的最质朴的回馈。


跨过生命线去思考的英雄


王振华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英雄,尽管每一个年轻有朝气的男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英雄梦,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巧合,他却成了一个被大家公认的真真正正的英雄。

2003年9月,彼时只有20多岁的他已经做到 《山东青年报》新闻中心主任,事业顺遂,充满年轻人的干劲与一个记者满腔的正义感——所以,当他在济南英雄山下,看到四名歹徒欺辱两个南部山区进城卖核桃的妇女时,几乎想都没想就挺身而出仗义相救!农村妇女被救了,他的右臂却被歹徒用钢管打成粉碎性骨折,不得不住进了医院。

住院期间,一个深圳朋友来探望他,第一次将“动漫产业”这个名词带入了他的视野。作为一个文化管理专业毕业、有多年传统媒体从业经验的人,王振华敏感地看到了这个词汇背后巨大的发展空间。那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世界。

就这样,出院后,王振华从报社辞职。几乎是带着满腔孤勇,毅然决然地踏入当时只是起步阶段的动漫行业。现在再聊起来,他笑着说:“要不然别人怎么会送我动漫先躯的称号?现在说起来有点像开玩笑,我当时差点就成了动漫产业的革命烈士,先躯和先烈只有一步之遥。


突破传统教育模式的院长


这条路走得并不轻松。

在真正进入动漫行业之后,王振华才发现国内懂得动漫、理解动漫的人少之又少,更不用说去挖掘有动漫创意和策划的人才。那时候国内动漫低迷,只能算是个刚刚起步的文化行业,很难被大众接受,大众对动漫的理解也仅仅是“供小孩子娱乐的动画片”。

于是,面对全国动漫人才匮乏这个问题,王振华决定亲身涉足教育事业。最终世博动漫传媒公司与山东轻工职业学院合作。合作之初,公司提供实践和基础,配合学校所传授的文化知识,这样有助于学生更好理解动漫,也能帮助公司解决人力资源问题。但随后王振华发现,国内对动漫文化的教育不成体系,学生样样懂但样样不专精。

合作三年,他与山东轻工职业学院联合创办世博动漫学院,由他亲自担任院长,由公司高端人才组成教师团队,细分化专业教学,打破传统“一锅煮”模式教育。

结合社会需求,动漫产业缺少创意、制作和运营人才,世博动漫学院就专注于培养创意、制作和运营这三方面人才,且并不局限于世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而是面向整个动漫产业圈输送人才资源,用王振华的话说:“在培养成才后,他们不仅仅是为我所用,而是为一个行业所用。形成的是一个行业固有的力量。”

有人说作为亲身授课院长的王振华,只有他的课会如此别具一格。

这是在网上搜到的一个“世博动漫学院的特殊班会”的视频,那是5月21日下午4点,班主任号召大家召开一次班会,所有同学都还在刚刚结束的体育课中兴奋着,可他们的班主任,在一种欢快的气氛中,带着哽咽的声调:“就在昨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世博华创的董事长,我们的老大,王振华,他离开了我们。”难以相信,一片唏嘘,气氛一刹那变得安静,教室里有泪开始流下来,随着是此起彼伏的抽泣。生命往往在失去的一瞬间充满力量,孩子们用最真的感情吐露一份心声……眼泪和悲伤弥漫整个教室,而就在这悲伤的气氛下,他推开门出现在孩子们面前,那一刻,整个班会都在号啕大哭,包括王振华在内也抑制不住眼泪的流下,他们说:“爸爸回来了!”

王振华说这是他给学生上的最有力量的一堂课。一次班会,用模拟死亡的方式,刺激他的孩子们努力,用他的话讲:“很多时候,在我们的生命和事业里,做不到失而复得,今天在这里,失去和得到瞬间完成了轮回,就当这是一次生命和死亡的彩排。”

后来我见到了经历这堂课的一部分孩子,曾经的在象牙塔中的他们早以成人,带着王振华身上那种血气方刚的味道。聊天的时候我问大家对那堂课的印象,一个很平凡的姑娘站起来跟我说:“5月21日,我爱你,很特殊的日子,而我那天却在班会上哭得稀里哗啦,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梦想之路突然断了,是老大给了我大学的感觉,给了我梦想,我很佩服老大,他让我们60多个90后完成了蜕变。”她微笑着感慨:“我没想到老大会以这样的方式来教育我们,这是我上过的最好的一堂课,一堂触动和刺痛我心灵的课。老大对我们的爱已经超出了老师对学生的爱。”

他用这种方式告诉孩子什么叫“不要在失去后才懂的珍惜”,告诉孩子什么是“触动和刺痛心灵”的声音。有人反对他安排这场“死而复生”的戏,认为其为老不尊,玩笑开得太大,但一个喜欢动漫的老男孩在经历了生死后怎么会放下自己的孩子。然而事实也证明,“死而复生”的他不仅收获了孩子们的真心,还收获了更多真心热爱动漫的有生力量。


将文化动漫起来的BOSS


创业之初,王振华身上不可避免地带有文人的清高——他甚至忌讳谈钱,这也成为他创业初期的严重障碍。在做一些运营方案时,往往只看重花哨的形式,而忽略了实际的经济效益和对投资风险的控制。随着一次次的失利,他渐渐转变思维,告诉自己,做商人不挣钱是可耻的,就像原来做新闻时采不出好稿件一样可耻。

虽然这样,他依旧在两年半的时间里赔本百万。有人劝他放弃动漫,有人介绍他去年薪十万的公司做策划总监,一系列质疑和劝阻的声音,让坚持和放弃两条路摆在了他的面前。动漫,这个当时在国内还比较新的东西,理论上的诸多商业模式似乎在现实中都找不到很好的盈利模式来支撑。或者商业模式很好,可等不到盈利模式发挥作用,就死掉了他在挫折中思考很久,最终他承认,作为一个“不专业”的人,自己在不合适的时机里,涉足了一个不成熟的产业。

痛定思痛,在冷静思考与各种潜心求教后,他给公司确定了“由外围向核心逼近”的发展战略,从动漫活动策划、培训、动漫周边产品代理等外围入手,解决公司的生存问题,边做边等待机会。直到策划的“齐鲁国际动漫艺术博览会”逐渐成熟,成为山东省最大规模的动漫盛事,先后获得“山东省社会活动十佳品牌”、团中央“五个一工程奖”、“泉城文化社会办十佳品牌”等多项殊荣。在创造社会效益的同时,为公司带来不菲的经济效益。乘胜前进,将动漫活动策划到了山东省各个地市,甚至做到了山西和内蒙古。将山东的动漫社团发展到66个,动漫周边店发展70余个。

随即中国动漫产业和世博华创迎来第一春:国务院出台《关于推动我国动漫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时隔一年后,山东省政府出台《关于推动我省动漫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

2007年底,随着王振华一声口号:“向核心逼近!”世博华创终于走出了最壮观的一步:他对发展动漫产业的思路越来越清晰。在北京动漫高峰论坛上于国内率先提出“应用动漫”概念,对动漫这门艺术形式的“实用性”和对传统行业的“翅膀作用”做出详尽的阐释。投资上马“应用动画部”,根据客户需求制作工业产品类、电子产品类、机械产品类、生产过程类、模拟演示类等五大类动画。打造属于他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动漫形象和动漫品牌。

2009年,他又定位了包括动画制作、动画服务外包、高端动画培训等核心领域。《天香》《么小子笑传》《功夫足球》等一系列动画制作项目陆续启动。通过日中动漫游戏交流促进会和日本五家动画公司,就中日合作培养高级动画专业人才、卡通产品代理和开发、动漫项目咨询策划及海外版权代理等展开全面合作,签订了项目合作和服务外包协议,完成了“中日合作高级动画研修中心”和“世博华创动画制作中心”两个中心的基本建设,开启了山东动漫产业与日本动漫产业高端交流的通道。

他在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的里程上有一段相当具有说服力的“阶段论”,这源自他在动漫长征路上的十年“血泪经验”。他精辟地总结了“中国动漫产业发展阶段论”和中国动漫产业发展“三十而立”论,赢得了业内人士的一致赞同。“中国动漫产业发展必须经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1994年‘十四大’确立市场经济至2003年这10年,中国的动漫产业是苍蝇趴在玻璃上,前途一片光明但没有出路;第二个阶段:2004年~2013年,这10年是政府热情,媒体热烈,企业浮躁,市场冷淡;第三个阶段:2014年~2023年,这10年中国动漫市场会重新洗牌,动漫从自醒到自觉,大浪淘沙,品牌确立,效益凸显。”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