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茨瓦纳: 珍惜生命从我做起

发布于:2014-10-28 21:02:00
分享到:

许多人心中都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博茨瓦纳这么一个非洲最民主、最富裕、受教育程度最高、腐败最少的国家,会成为全球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


博茨瓦纳:

珍惜生命从我做起


——博茨瓦纳凝聚青年之道

文/肖保根


种族灭绝骇人听闻


联合国的一项专项调查显示,约有220万人口(2013年预计)的博茨瓦纳高峰期曾有1/3的年轻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2/3的家庭中有一名成员至少已病重3个月,1/3的家庭有一个或多个孤儿。在首都哈博罗内的一些大医院,男性病房中80%的床位上住的是艾滋病晚期患者,而在儿童病房中的1/3患病儿童都患有艾滋病,他们在母体中便受到了HIV病毒的感染。这使其成为世界上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为此,前总统莫加疾呼:“我们正处于国家危机之中,我们受到了整个民族灭绝的威胁,大批的人都将死去,我们失去了最好的年轻人,这是一场悲剧。”

但是,这些触目惊心的统计数字和日益增多的坟墓,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并没有阻止艾滋病的继续蔓延传播,在博茨瓦纳与南非交界的小镇特洛克温,镇上90%的年轻妓女都染有艾滋病,但她们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仍旧与过往的长途汽车司机进行着性交易

博茨瓦纳政府痛下决心要打一场防治艾滋病挽救民族危亡的全民战争,并期望在2016年,即摆脱英国统治独立50周年之际,完全遏制住艾滋病的蔓延。为此,博茨瓦纳政府和青年组织迎难而上,及时采取干预措施,收到了不错的效果。他们的做法是:


联合“会诊”觅生机


许多人心中都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博茨瓦纳这么一个非洲最民主、最富裕、受教育程度最高、腐败最少的国家,会成为全球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是呀!博茨瓦纳本不应该成为艾滋病的高发区的,因为该国缺乏艾滋病毒在非洲的典型温床:内战、贫民窟、吸毒。但答案是,在艾滋病进入这个国家的初始阶段,由于政府没有足够的重视,缺乏相应的防治措施,民众也大多隐瞒自己的艾滋病感染情况,致使疫情以惊人的速度在这个南部非洲国家蔓延。非洲唯一能遏制住艾滋病传播的国家是乌干达,该国的经验告诉博茨瓦纳,必须强调预防;预防的重点对象是年轻人和性工作者。博茨瓦纳政府和青年组织利用广播、电视、广告栏、公益广告和受过专门训练的8名顾问来推广这个观念。2002年6月,时任总统莫哈埃以身作则,成为全球首个进行艾滋病毒检测的总统。

博茨瓦纳政府将2002年定为5年集中防治艾滋病计划的第一年,其中一项措施就是需要抗逆转录病毒药物ARV的人都可以终生得到。博茨瓦纳艾滋病的检测和监督工作由设在哈博罗内王子港口医院的博茨瓦纳-哈佛大学实验室执行。这是非洲首个此类实验室,有50名工作人员,配有基因测序仪和血细胞分类仪,医学家可以跟踪病毒的传播过程。政府已经在哈博罗内的一家大医院和3个社区建立了4家艾滋病治疗中心。


全民“义诊”免费治


2003年9月25日,正在博茨瓦纳访问的时任美国微软公司董事长比尔·盖茨敦促该国国民积极参加由他出资的免费检查艾滋病活动。盖茨表示,尽管他们夫妇创办的基金会给予博茨瓦纳5000万美元的捐助,用以检查和预防艾滋病,但许多博茨瓦纳人并不愿意参加免费检查,不愿意知道自己是否感染了艾滋病及病情如何,这使他感到惊讶。盖茨强调说,检查艾滋病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希望博茨瓦纳人能充分重视这一问题。

博茨瓦纳2001年成为首个免费向民众提供抗逆转录病毒药物ARV的非洲国家,一举改变了之前艾滋病患者坐以待毙的惨状。政府拿出钻石工业的相当一部分收入用于艾滋病防治工作,2011~2012财年预算报告显示,政府在艾滋病防治领域进行了高额投入。负责艾滋病防治事务的国家艾滋病协调局获得9.81亿普拉的预算投入,占所属政府部门新财年预算的88%。该国已建立起比较完善的艾滋病监测体系,在公共场所免费提供安全套,在全国兴建艾滋病防治中心,在全国普及艾滋病教育,鼓励民众主动进行病毒检测。政府还花大力气阻断艾滋病母婴感染,成功率达到60%博卫生部长2009年11月在国际艾滋病教育与培训中心研讨会上表示,博艾滋病感染率近年来趋于平稳。约有90%的艾滋病患者正在免费接受抗逆转录病毒ARV治疗。


现场“出诊”揪病源


博茨瓦纳政府开展的“节欲、忠实和使用避孕套”的艾滋病教育宣传活动取得了一定效果。但是艾滋病感染者比例不会立即下降,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应当坚持安全的性行为方式——洁身自爱,遵守性道德才是避免感染艾滋病的最好办法。2005年2月27日,博茨瓦纳举行了一场特别的选美比赛——参赛选手都是年轻的艾滋病女患者。在首都哈博罗内国际会议中心的舞台上,选手们不仅展示出了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同时也展现出了积极的生活态度。举办方表示,这一活动是为了消除人们对艾滋病患者和病毒携带者的歧视而举办的,已经是第三届了。他们同时希望这一活动能提醒人们(特别是性工作者们)及早接受艾滋病毒检测并接受治疗。

由于持续的观念引导和典型引路,如今博茨瓦纳年轻人不仅对艾滋病的传播方式及如何预防有了更多的了解,而且在行为上也更加注意防范了。根据初步调查结果,89%的博茨瓦纳人知道如何预防艾滋病,84%的人认为女性可以与性伙伴协商安全的性行为,41%的人对艾滋病不存在错觉,他们知道即使是看起来健康的人也可能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此外,在2004年,有1个以上性伙伴的年轻人已经不到6%。


他乡“求诊”除病根


中国一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在其住宿的哈博罗内市的一家宾馆内,无论是书桌上、床头柜上或是为放置洗浴用品的篮子里,都摆放着安全套;而博茨瓦纳独立选举委员会所在大楼的前台上,记者同样看到了提供免费安全套的盒子;市区内向人们宣传安全性行为的海报也随处可见。即便在总统府的会客室内,关注艾滋病患者的象征——镶有“红丝带”的镜框也悬挂在醒目位置所有这些都在时刻提醒着性生活活跃的年轻人:关爱生命从安全的性行为做起。

根治艾滋病关键是疫苗的开发运用。2009年8月21日,博茨瓦纳卫生部长在接待来访的非洲艾滋病疫苗计划(AAVP)高级代表团时表示,博茨瓦纳乐意接受艾滋病疫苗计划。AVVP是非洲艾滋病疫苗利益相关方的网络,旨在通过研究、支持、合作来促进非洲地区艾滋病疫苗的开发。博卫生部长表示,接受这一计划不是因为博茨瓦纳遭受艾滋病打击最重,而是因为在抗击艾滋病方面,博茨瓦纳一向持开放的态度。博茨瓦纳确实需要疫苗来彻底控制艾滋病,从而使首当其冲的年轻人摆脱艾滋病这个恶魔的纠缠。


借助“洋诊”斗顽疾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对付艾滋病这样的顽疾,光凭博茨瓦纳一个国家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艾滋病是人类共同的敌人,需要全球各国的齐心协力。比尔·盖茨基金会出资5000万美元,帮助博茨瓦纳加强初级保健系统。药品制造商默克公司慷慨地捐赠了一批抗逆转录病毒ARV药物。百时美施贵宝公司、联合利华公司和哈佛大学艾滋病研究所也提供了500万美元。哈佛大学艾滋病研究所还与博茨瓦纳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开发保健模型

2008年8月7日,时任中国驻博茨瓦纳大使丁孝文代表中国政府向博政府转交价值200万人民币的防治艾滋病设备。2008年10月9日,中国驻博茨瓦纳大使馆向博茨瓦纳“母亲为了一切”和“孩子是未来”两家艾滋病慈善组织分别捐款5000普拉如今,在博茨瓦纳政府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下,艾滋病蔓延势头已经得到了遏制。博茨瓦纳年轻人终于逐渐结束了战战兢兢的生活,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了。

                                                             责任编辑:韩春丽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