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的剑:爱人

发布于:2014-10-28 21:36:33
分享到:

这两天很寒冷,我在宫中享用美味佳肴,深为对百姓无功却坐享上天赐予的福分而惭愧,既然不能自食其力,就只有亲身冒着飞矢流石的危险去为民除害。

——周世宗

子路的剑:爱人

文/高路



编者按:当下如何践行核心价值观?除了行万里路实践得真知,也需读万卷书传承中华传统文化。

《中国价值观:青少年读本》,正是这样一本严正的书。高路,曾任大学哲学教师,著有《儒家怎么说》《道家怎么说》《法家怎么说》《佛家怎么说》《跟孔子学做人》《跟老子学生存》《读历史正衣冠》丛书等。

这本书适合青少年阅读。作者从《论语》《孟子》《左传》 “二十四史”等中华典籍中选取了三百余则历史故事,生动活泼,图文并茂,深入浅出,讲述了价值源泉、价值取向、价值践行、核心价值规则等方面的问题,总结了中华传统价值规范共十个,即仁爱、秩序、公正、奉献、家国、敬业、诚信、富强、幸福、和谐,并指出它们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对应关系。

这里,跟大家分享书中的一个篇章,《仁爱》中的《子路的剑》——既包含深厚的历史底蕴,又具备时代精神。


仁爱是对人对物的总原则,是反映人与世界本质关系的价值规则。

对于仁的意义,孟子有句话讲得最为透彻:“仁,人之安宅也。”说得再明白些:“仁也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仁与人是一个意思,仁人合而为一,乃是天配地设,与生俱来,是人间的根本法则。

仁爱的基本内容是两个,一个是爱人,一个是惜物。正如孔子所说“节用而爱人”,孟子所说“仁民而爱物”。虽然都是爱,但程度不同。对于其中差别,朱熹形象地通过水流的落差加以说明。在这个比喻中,仁是水的源头,它流经三个台阶,第一个是孝悌,也就是亲人之爱,第二个是仁民,也就是关爱他人,第三个是爱物,也就是珍惜万物。

第一个对仁作出权威性解释的是孔子。《论语》这样记载:学生樊迟请教什么是仁,孔子答:“爱人。”由于爱人是仁的基本精神,人们通常把仁称作仁爱。


1


爱人是做人的基本规则。

那时子路还是街头混混,拿着把剑摆弄。孔子叫着子路的名字问:仲由,你拿剑做什么?子路答:对我友善的人,我自然以善意对待他;对我敌视的,我便用剑来保护自己。孔子说:君子以忠诚为本分,以仁爱为护卫,不出院墙之内,名扬千里之外;对于敌视的态度,用忠诚来感化,对于暴力的手段,用仁爱来消融,哪里用得上剑呢?子路折服,放下剑说:仲由愿意追随先生您,请收下我这个弟子。(《孔子家语·卷二·好生》)

爱人是价值目标。

孔子与颜回、子路谈起志向。子路重友,就是没钱,说: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让朋友来分享我的车子、马匹、衣物、锦袍,用坏了也毫不可惜。颜回重修养,说:我的愿望是,有朝一日能够达到不夸耀自己的长处、不宣扬自己的功劳的境界。孔子心系天下,说:“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我希望的是,让老人安度晚年,让朋友互相信任,让少年得到关怀。(《论语·公冶长》)孔子的追求很明确,他的抱负是以老人、朋友、少年为代表的所有人都能得到关爱。

把爱人的规则贯彻于治政,就是仁政。仁政的核心是以人为本,也叫以民为本。五代时的后周有位皇帝周世宗,名柴荣,淮南闹饥荒,他下令把粮食借贷给百姓。有人担心百姓贫困,到时候无力偿还。柴荣说:百姓是我的子女啊,哪有子女头朝下吊在那里而父亲不为他解脱的道理呢!哪个又要求百姓一定偿还借贷呢!(《资治通鉴·卷294》)朝廷修缮宫殿,宦官孙延希监督工程。世宗到工地巡视,正好赶上吃饭,发现役徒中有人使用木片削成的勺子用瓦片盛饭吃,不由勃然大怒,将孙延希拉到街市上斩首示众。世宗同大臣一起吃饭,说:这两天很寒冷,我在宫中享用美味佳肴,深为对百姓无功却坐享上天赐予的福分而惭愧,既然不能自食其力,那就只有亲身冒着飞矢流石的危险去为民除害,想到这里心中才踏实一点。(《资治通鉴·卷292》)司马光对周世宗评价很高,说他是一位仁君。


2


爱人并不局限在特定对象上,不是仅仅爱亲者、朋友、同乡、国人,而是一切人,所谓的“泛爱众”。(《论语·学而》)

周世宗的前任皇帝是周太祖郭威。后周与南唐隔淮河相对峙。南唐大旱,井水、泉水干涸,淮河可以徒步走过,北上的饥民接连不断。南唐濠州、寿州派兵阻止,根本挡不住。周太祖闻讯,说:对方百姓与我方百姓是一样的,任由他们过河买粮。北边契丹的瀛州、莫州、幽州发大水,数十万流民涌到边界,契丹开关放人。周太祖下诏书命有关州县救济接待流民,从前被契丹抢掠的中原百姓得以返归的达十之五六。(《资治通鉴·卷290》)

对异族也要怀抱爱心。唐朝太宗时,突厥颉利可汗部战败,兵民十余万人归附唐朝。他们南渡黄河,请求居住在胜(今内蒙古准格尔旗)、夏(今陕西靖边县)二州之间的地域,唐太宗答应了。大臣们有不同看法,因为他们居住地接近京师长安,担心会酿成后患。太宗说:夷狄也是人,其人情与中原人没有多少差别。身为君主应该忧虑的问题是恩德能否施及百姓,而不应该对少数族群横加猜忌。只要勤施恩德,四方民族便可亲如一家;如果心怀猜忌,即使至亲骨肉也难免成为仇敌。突厥本是贫弱民族,我大唐接纳并且养育、保护他们,他们感恩戴德还来不及,怎么肯成为祸患呢?(《资治通鉴·卷197》)


3


爱人是评判一个人是否具有价值以及价值大小的标准。

春秋时期,楚国派士尹池出使宋国,接待他的是大夫子罕,子罕在家里设宴招待。子罕家的宅院看上去有些别扭,南边邻居家的房墙朝前突出一大块,西边邻居家的地势高,污水流进子罕家的院子。士尹池问子罕为什么听之任之?子罕解释道:南边那家人是制作鞋子的工匠,本来我是要他搬家的,可他的老父亲说,他家靠做鞋子为生已经有三代人了,如果搬了家,买鞋人不知道新地址,找不到他们,一家人将会没饭吃,结果我就没再催促鞋匠搬家。至于西边那家人的污水流过来,是地势造成的,我就更不好说什么了。

士尹池回到楚国,正好赶上楚王发兵准备攻打宋国,士尹池连忙阻止,楚王问为什么。士尹池答:宋国的君主贤明,大夫仁慈,贤明的人有人追随,仁慈的人有人肯为他出力。我担心楚国攻打宋国多半不会成功,反而会遭到天下人耻笑。于是楚王改变了决定,转而攻打郑国。孔子听到了这件事,说:在朝堂上修养自己的品德,便能在千里之外摧毁敌人的战车,这大概说的就是子罕吧!


4


子罕宅心仁厚,受到民众的欢迎,甚至赢得了对手的尊敬,对国家的价值很高。反之,那些没有仁爱之心的人,获得的则是另一番评价。

战国时期,乐羊在魏国为将,国君魏文侯派他率军攻打中山国。乐羊的儿子在中山国做官,中山国把他儿子绑在城门上给乐羊看。但这并没有削弱乐羊进攻的意志,反而激发他采取更猛烈的行动。于是中山国把他的儿子煮了,还给他送去人肉汤。乐羊竟然当着使者的面吃了一杯。中山国见他心如铁石,无心再打下去,乐羊终于攻占了中山国,拓展了魏国疆土。魏文侯奖赏了他,但对他的心地难以接受,不肯再重用他。编写这件事的西汉大儒刘向这样说:乐羊有功反而遭到怀疑就是因为他不仁。(《说苑卷五·贵德》)是啊,谁愿意跟一个以亲骨肉换取功名的人一道共事呢?乐羊再能干,其价值也大打折扣。


5


东晋时,桓温进军蜀地,逆长江而上。通过三峡时,将士中有人捉到一只小猿,母猿沿着江岸悲哀号叫,跟着船队走了一百多里也不肯离开,后来跳上船,上来就死了。剖开母猿肚子,发现肠子都一寸一寸地断开了。桓温听说后勃然大怒,下令革除了那个人。(《世说新语·黜免》)尽管是军人,战场上杀人不眨眼,但也要有爱心,所谓仁义之师。如此缺乏同情意识的人留在军中只会带坏军心,是负价值,所以桓温赶他走。

爱心是成事的一个关键要素。东晋太尉刘裕渡过长江北伐,灭南燕国。刘裕忿恨南燕广固城(今山东益都西北)久攻不下,打算将城中军民全部活埋,把他们的妻子女儿奖赏给将士。韩范劝道:晋朝帝室迁往江南之后,中原地区混乱不堪,士人百姓无所依靠,面对异族的强权,只有依从。如今王师前来讨伐异族,本应拯救他们,您却要将他们全部活埋,这难道就是他们的归宿!刘裕醒悟,表示歉意,但还是杀了王公以下三千多人,没收入官的人口达到一万多。

司马光评论道:自晋朝南渡长江以来,国力威望下降,刘裕不趁机抚慰民众反而变本加厉地肆意而为,大开杀戒以发泄自己一时的愤怒。这也正是他不能平定四海,成就一番美好大业的真正原因。

(节选自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中国价值观》一书,编辑有删减)

                                                               责任编辑:陈敏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