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成德 自求多福

发布于:2014-12-05 15:49:33
分享到:

向善不仅是一种道德诉求,更是一种源于智慧的选择,其中关节便在于“推己及人”。

积善成德  自求多福

——我读《了凡四训》之三


文/徐薪然



改造命运的力量,深藏于我们内心:所谓“境随心转”,当心念转变时,我们对周遭人事物的看法也就变化了,身处的境遇也就随之转变。本期我们将品读《了凡四训》第三篇“积善之方”,跟随了凡先生深入学习积善修德的方法。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此句出自《易经》,说的是行善积德的人家,其子孙后代必定兴旺发达。易被尊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当然不会拿句冠冕堂皇的空话糊弄人。了凡先生于此处列举杨自惩“义吏施粥”、谢都事“止枉杀活万人”等十则祖先行善子孙荣显的例证,笔者姑举几例:

1.杨少师“江上仁叟”

杨少师名荣,“少师”是他的官职,在明朝是从一品的大官,可见他是极尽荣华显达了。杨荣的祖上是摆渡船夫,有一年洪水泛滥冲毁民房无数,溺水罹难者顺流而下。睹此人间惨景,其他船夫纷纷见死不救,只顾争着捞取水中财物;唯独杨荣的曾祖及祖父视钱财如无物,一心一意营救落难灾民。乡人嗤笑他们愚痴,不趁机发笔小财,反去费力救那些不相干的人,但杨家父子始终不为所动——能于浊世中恪守道义仁德,杨荣祖先的仁义之心着实令人感动。正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到杨荣父亲这一辈,家境已经有了很大起色;再到他出世后,二十岁便高中进士,以后更是位至三公,不仅祖先得到朝廷追封,子孙也贵盛绵延,一直到了凡先生的时代仍然家门不衰、人才辈出。

2.祖先广积阴德荫庇子孙

读至此地,大家不禁要问:杨少师荣华显达与祖先积德行善果真有关联吗?提到传家,世人大都以为要给子孙多留财产,殊不知古人有“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益增其过”的明训。那些“富不过三代”之家,当初哪一个不是把钱财抓得紧紧的,到头来还是枉然。所以说钱财是靠不住的,这在旧上海总商会首任会长、曾国藩先生的外孙聂云台先生所撰《保富法》中早有详论。若要子孙发达绵延,祖先能够留下的最宝贵财富归根到底还是仁德。正如云谷禅师所说:“有百世之德者定有百世子孙保之;有十世之德者定有十世子孙保之;有三世二世之德者定有三世二世子孙保之”。《资治通鉴》开篇,便是春秋战国之际智伯“以五贤陵人而以不仁行之”横遭灭族,赵氏择恭谨幼子为嗣转危为安的旧事,智赵两家命途迥异的根源就在于对嗣君德行的取舍上。回观杨荣祖上,不仅存心仁厚,且能于浊世坚守本志,子孙自然忠质耿介、仁厚良善,日后发达便在情理之中。


善的辨析


1.“人不学不知道”

既然明白了积善的好处,即当发奋向善,首先要做的便是明辨善恶。倘若善恶混淆颠倒,则自以为努力行善,却给他人带去困扰乃至伤害,不仅枉费一番苦心,于人生福祉也毫无助益。对此,孔子曾有“六言六弊”的辨析,他说:仁爱、智谋、诚信、直率、勇敢、刚强是六种美好的品质,值得人们追求,但若不善加涵养砥砺,则有可能滑向愚蠢、晃荡、伤害、尖刻、作乱、狂悖的反面。可见,提升智慧以明辨善恶实在是积善的首要任务。此处,了凡先生将善做了“真假”、“阴阳”、“半满”等八对关系的辨析,见地全面精深、足发慧心,笔者姑举中峰和尚论善真假一条。

2.中峰和尚对辩难

中峰和尚是元朝一代高僧,受到数代元朝皇帝礼敬,被尊为国师。一次,几个儒生向他辩难:为什么有人行善但子孙不兴,有人做恶却家门隆盛,经典上所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纯是无稽之谈!中峰从容答道:“世人执于偏见、未开正眼,其实不懂得区分善恶,因而往往认善为恶、指恶为善,明明自己是非颠倒,反去质疑大道经典,实在是荒谬得紧啊。”于是诸生进问如何分辨善恶真假?中峰说:“善恶真假不能仅就外表言行而论,打人骂人未必是恶,敬人礼人也未必是善,关键要看存心——若是纯为他人着想,即便言行上是打人骂人,也是真善;倘若念念只为自己盘算,即便对人礼敬有加,也是伪善。”中峰大师一席话真是把善恶真假的道理说透了,叫人不由得钦敬拜服。

3.“意恶”也是作恶

既然存心才是善恶乃至命运的根本,我们就必须警惕“意恶”。“意恶”是指,如果一个人的意念是恶的,即便言行上掩饰得好,没有把恶念付诸实践,他也是在作恶。意恶对福气也是有损害的。譬如有人专好挑人毛病、看人短处,心态始终难以平和,甚至满腔怨毒、愤世嫉俗,且不说这种负面气场,即便自己不说别人也能感觉到,有损人缘人气;单是这口怨气憋在心里,身心必定饱受煎熬,中医怨恨恼怒烦毁伤心肝脾肺肾的论说可为依据。说穿了,我们在心里给别人定个“罪状”很容易,殊不知在无形中给自己增添了一道障碍,想想果真“愚不可及”。

4.人该怎样获致幸福

世人劝善,仿佛天经地义、不言自明;然观诸人事,人生尽欢犹有不逮,何必劳心苦志难为自己?社会上普遍充斥着“做好人难”、“做好人太辛苦”这样的浩叹。笔者以为,向善不仅是一种道德诉求,更是一种源于智慧的选择,其中关节便在于“推己及人”。当今社会,诸如“数着钱想自杀”、“穷的只剩下钱”之类的人生荒诞剧随处上演,大众因此醒悟:幸福不是外在的标杆,而是内心的体验;幸福是一种关乎安稳、温暖、信赖、喜乐的主观感受。那么,这些感受要如何获得呢?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孟子云“出乎尔者,反乎尔者也”、佛说“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都在明白告诉世人:你怎样待别人,别人就怎样对你。可以说,“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等大”,是人际交往的定律。所以,若想获得幸福,就要首先付出忠贞、慈和、诚信与热忱,也就是做好人、行善事。这笔账算下来,向善其实一点也不冤,实在是获得幸福最根本的正道。


十类善行


最后,了凡先生具体罗列了“与人为善”、“爱敬存心”、“成人之美”等十类善行,笔者此处只举大舜“与人为善”的例子。

今人听闻尧舜禹汤上古诸圣王,皆以为年代久远无从考据,尽斥为无稽之谈。然而,即使其事非其人所亲为,终以其行高亮超世被罗致圣人名下,其中必有足堪世人效法者,如果因噎废食,就未免太可惜了。

故事是这样的:大舜在雷泽水边居住,见青壮渔民争相于水族丰饶的深潭厚泽打渔,老弱者只能避于急流浅滩讨营生,顿生哀怜之心,甘愿与老弱者同处。他见到争抢利益的人,便隐匿他的过错不加宣扬;见到谦让慈善的人,就马上褒扬效法。他这样做了一年,那里的人们风貌为之一变,不再你争我抢,纷纷以深潭厚泽相让。

像大舜这样的明哲,足以用言语教化众人,却甘愿耗费心力用身教感化,其中是有一番良苦用心的:世人看到别人的毛病很容易,且不说扬人过恶容易招人怨恨,即使把别人的坏处记在心里,也极易产生自是非他、高己卑人的念头,郁积满腔怨愤不平之气,这是最要不得的。像大舜这样,亲身示范而不轻言人非,既释人指摘之疑,更在于通过正己之行以端正己心,心气平和方能与人为善。能够身体力行正道、做众人表率的人,才称得上是仁人君子。所以了凡先生说:切勿“以己之长而盖(压制)人,以己之善而形(要求)人,以己之多能而困(困辱)人。收敛才智,屈身就下。见人有过失,就要宽容帮衬他,让他一方面有回改的余地,一方面有所顾忌不敢放纵;见人有小的长处可取、小的善行可录,就要马上放下自己的成见与他同行善事”。这恐怕便是老氏所谓“上善若水”的至德吧。

积善的方法千千万万,而谦德是其中最捷要的门径,下期我们就一起来领略古人关于谦德的训诫。

                                                             责任编辑:韩春丽


会员注册 已有账号?
昵称(*):
邮箱(*):
密 码(*):

确认密码: